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残忍的南宫魅

08版金瓶梅 倾叶雪 2142 字 2020-08-06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呵呵,真是稀客啊?像你们这样的大忙人怎么会到我这小小的魅王府里来?”南宫魅轻抿一口茶,紫瞳流转,不经意的瞥向大厅里的不速之客。

南宫绝用手捂住唇咳嗽一下,他深沉的望着南宫魅,这几年他们水火不相容,因为母后的关系。他知道南宫魅一直憎恨自己,憎恨父皇,憎恨母后。明知道是母后的错,他作为子女,自然站在母后这一边。

从那件事过后,他再也没听见南宫魅叫他哥哥了,他心中一直很愧疚,今天来,他是想让他远离夺位之事,毕竟他不想与他为敌。

“五弟,我知道对不起你,这十年来斗也斗够了,今天我不请自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件事,别参与夺位之事!”

南宫绝说话期间,南宫魅都是淡淡的表情,与怀中美人调情嬉笑,视南宫魅和云涯两人是空气一般。当南宫绝说道最后夺位时,嬉笑的表情瞬间消失,绝美的脸颊变得凝重起来。“原来你是希望我别争皇位?而让你能够少一个争夺的对象,所以……”南宫魅推开怀中的美人,来到南宫绝面前。又恢复玩世不恭的表情,眼里却含着鄙夷。并没有当眼前的人是他哥哥。

亭台楼榭,风景迷人,这里正如南宫魅那般美丽,又带着一种让人致命的神秘。南宫绝越过全是美人的娇阁,不理美人的呼唤,向前走去。娇阁是南宫魅专门设置的美人阁,里面的美人肥胖矮各种类型都有,外人都十分羡慕这个销魂的“美人窝”。

南宫绝来过一次,看到南宫魅在娇阁的堕落与风流,他虽然很生气,更多的是冷冷的看着,对于夺位,那他就少了一个人。冷酷的凤眼中早已没有以前看到娇阁时流露出的不屑和厌恶,换而言之的是眼神锋利的似一把剑,冰冷无情。

“所以,你是来警告我的吧?你依然像当年那样冷漠,狠心的让人讨厌!母妃的死,永远不会那么简单。夺位之事,我不会输给你,我也不会放弃!我要你们欠我的一一奉还!”他现在才发现,花心风流的南宫魅竟然在他面前露出他从未见过的郑重,那被人看作的“妖孽之瞳”就这样盯着自己,竟然让什么都不怕的自己有一丝害怕。

“涯,你先回去吧?本王想静一静!”南宫绝没看云涯,却把眼神放在远方。

云涯拍了拍南宫绝的肩膀,“别想太多,随遇而安!”南宫绝点头,顺着小道越走越远。云涯复杂的盯着南宫绝的背影,从什么时候起,他用起了尊卑之礼,又是从什么时候起,他什么事都不愿意说出来!云涯叹了口气,看来随遇而安的是自己吧!

“主子,绝王爷还没有出府,云公子倒已经离开!”大厅处,女子处变不惊的报告,软榻上暧昧挑逗的两人让女子习以为常,没有任何的慌张。眼神淡淡的就像白莲般清雅。

“哦!让他玩玩吧!也许以后他就不会再踏进这里了!”南宫魅眼睛都懒的抬一下,一双手揉捏美人丰满的双峰。“恩……”美人娇媚的**,眸光含电,软软的倒在南宫魅的怀里。

“她今天怎么样?”说道她时,南宫魅的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对怀中的美人也没了兴趣。推开美人,独自坐在一旁。美人不甘南宫魅就这样推开她,眼中是没有发泄的欲望,想再次贴上去,却知道南宫魅的性格,只能乖乖待在一旁伺候南宫魅。

风瑶注意到南宫魅的变化,她淡淡回答道:“漠姑娘今天很温顺,一丝反抗也没有,属下想漠姑娘已经放弃逃走了。”

“可主子,您不会因为她叫漠溪而认为她是柳沫汐才娶她为王妃的吧?主子,三思啊!您看清楚她不是柳沫汐啊!”一直都很冷淡的脸上划过一丝担心,风瑶突然跪在地上,劝谏道。

“风大人说得对!王爷,那个女人来历不明,万一她是不三不四的女人呢?”待在一边的美人看准时机,也附和风瑶的话,眼里藏着三分得意,七分嫉妒。

府上所有人都说那个狐媚子是未来的女主人,听说还入住了为王妃准备的倾城居,这无上的宠爱怎么能不让人嫉妒。

南宫魅玩味的勾起一笑,双手一勾,将美人卷进怀中,如玉纤长的手指温柔的挑起美人的下巴,美人接触到南宫魅颠倒众生的美丽容颜,顿时羞红了脸。只有跪在地上的风瑶脸上一脸的凝重,她知道,这是主子生气的征兆。

果然……南宫魅收紧了美人的下巴,全身散发危险的气息。“你说谁是不三不四的女人?恩?”

美人被这样可怕的南宫魅吓的全身颤抖,说话也不利索起来:“没……没有……谁。”

“哼!”南宫魅将娇媚的美人毫不怜惜的甩在地上,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本王就让你尝尝不三不四的感觉!”

“戚风,押下去!送到军营里去!”

戚风一进来就看见风瑶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她的旁边同样跪着一个浑身**的女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什么也没有问,准备去押跪在地上**的美人。

“不,我不要去那里……”美人极力哀求,却没有激起一个人的目光。送到军营里就是当军妓,生不如死,永无出头之日。最后还会悲凉的死在军营里,不,她不要过这种生活!不想被那些军人蹂躏!

“拖出去!”戚风瞧都没有瞧露出完美身材的美人,就这样让人把跪在地上的美人拖了出去。临走时,回头望了眼风瑶,眼里的关心不自然的流露出来。只有面前对他冷冷淡淡的女人才让他在意,只是她却注意不到陪在身边的自己,眼里心底都只有主子。想到这里,戚风有些落寞,而风瑶一直都没注意从进来到离开的戚风。

“本王素来爱美人,她这样的尤物自然要特殊对待,起来吧!本王心中知晓她是美人就行。”待房间清静下来后,南宫魅双眼微眯。藏住了眼底深处的来不及消失的残忍。风瑶站起身,没有看见他眼中的变化,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