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灌药,流产

08版金瓶梅 倾叶雪 2094 字 2020-08-06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蓉妃突然死亡,南宫绝称蓉妃是得病去世,给予厚葬,太尉府的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自己女儿的骨灰带了回去,南宫绝心怀愧疚,也任由他们。

花园小亭……

“哎!想不到蓉妃一死,到让王爷对她上了心,不仅风光大葬,还可以回到祖位。”燕妃独自在那里自怨自艾,眉宇间却透露出她的高兴。

君落雪瞟了眼幸灾乐祸的燕妃,冷冷一哼:“要不你也去试试?”

燕妃连连摇头,她才不要,她才没蓉妃那么笨!外界传言蓉妃得病去世,谁信啊!

“对了,你不是说对付柳沫汐吗?怎么现在还没有动静?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万一王爷哪天把她放出来怎么办?”这时候,燕妃猛然想起什么,有些担心的问道。

君落雪摆弄手中的玫瑰,瞟了眼燕妃,挂起温婉的笑容,在燕妃看来却是阴笑。果然,君落雪带着警告道:“有些事情别太多问,否则……”将手中的玫瑰轻轻一折,便断成了两截,蓉妃后脑勺一凉,好像那株玫瑰就是她的下场。

诺诺的回答:“不敢了……不敢了……”

分割线

黑夜临近,突然,一道黑影从思雪楼划过,躲过护卫,来到一处偏僻的废弃院子。

“侧王妃,你找小的有何事?”在黑影后面站着一个身穿护卫装的男人,脸上闪着诡异神色,而他正是守在柳沫汐小院中的护卫。

黑影转过身,面对护卫,露出一张美如天仙的容貌,褪去了白天的纯真温婉,现在的她面含冷漠,闪着丝丝算计的光,犹如一条随时咬人的美人蛇。

“这个东西给你!”君落雪丢出一个药瓶,护卫赶忙接住。她继续说道:“这是堕胎药,你喂给柳沫汐吃了!”

护卫面上一惊,这不是让他害人吗?他坚决不要,那可是一条小生命,更何况还是小王爷,万一事情发现,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连忙摇头。

君落雪猜到护卫会拒绝,轻轻说了一句话让护卫不敢再拒绝。虽然听起来没有什么,但对于他来说却是一个对他很重的威胁。“你不想解毒了吗?你说是她怀中的孩子死?还是你死呢?”

君落雪斜眼看他,面上淡淡一笑,胸有成竹,好像护卫会答应她。护卫脸上闪过丝犹豫,捏紧手中的药瓶,仿佛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好!小的答应便是,不过,事成之后,你必须解开小的身上的毒!”

后者只是轻柔的笑了笑,算答应他的要求,“提醒你个事,喂她吃药的时候就说是王爷吩咐的?知道吗?剩下的事情你就自己搞定!”

声音还没完,人便消失在原地,远处一道残影飞向了思雪楼,护卫复杂的看着手中的药瓶,牙一咬,运起轻功向大牢飞去。

大牢处……

柳沫汐蜷缩在角落里,柳眉紧锁,额头上流着细细的汗珠,似乎想把自己从噩梦中挣扎出来。

就在此时,铁链开锁的声音将她从噩梦中拉了出来,她一睁眼,眼前莫名的多了几个护卫装扮的男人。

“你们是谁?”柳沫汐警惕的看着几人,双手本能的捂着肚子,牢房安静的可怕,这瞬间,柳沫汐居然从未知道这个牢房如此可怕的让人不安。

几人不说话,其中一个人使了个眼色,有两个人慢慢朝柳沫汐逼近,架起她的身体,将她全身固定住,让她动弹不得。

“你们要干什么?是谁叫你们来的?”带头的护卫不说话,眼睛直直盯着她的肚子,柳沫汐心里一惊,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慌乱。“别动我的孩子!”

“王妃,对不起,这是王爷的命令!逮住她!”命令一下,几人牢牢禁锢住柳沫汐的自由,护卫从袖中拿出药瓶,面露邪恶的朝她逼近。

“我不喝!我不喝!”柳沫汐使劲躲开护卫的手中的药瓶,她直觉里面不是什么好东西。紧紧闭着牙关,就是不让一滴药水倒进她的嘴里。

护卫见柳沫汐使劲挣扎,眼里有丝恼怒,左手架住柳沫汐的头颅,迫使她把嘴巴张开,右手将药粗鲁的灌进她的嘴里。

不要……不要……柳沫汐含着泪,无助的被灌完整瓶药。泪水和药混合在一起,说不出的苦涩,就像柳沫汐现在的心。当药一滴不剩的进入她的嘴里,她越加绝望!

“松开她!”几人把柳沫汐甩在地上,此时她就像一块破布一样,那么狼狈。下体开始流出血,柳沫汐感觉肚子里的小生命快要流失般。

“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柳沫汐淌着血泊跪在护卫面前祈求道,此时的她卑微的犹如一粒尘埃,那样的无助。只为了不失去孩子!

护卫别开眼,不忍的甩开了柳沫汐,残忍冰冷的话再度在她的伤口上撒盐。“这是王爷的命令,我们也不好违抗!属下先行退下!”

柳沫汐就像定住了一般,护卫的话就像一盆冰冷的凉水倒在她的头顶上,从头冷到脚。

“对不起!”护卫再也看不下去,指挥几人离开了牢房,因为每看一下,他的心中就越内疚。

牢房中只剩下柳沫汐一人,腹中无与伦比的疼痛和下体流的血都在说明一个事实,她的孩子没有了!脸色因血液大量流失,越加苍白,黑唇呈现灰白色。全身发冷,无论怎样抱住自己的身体也感觉不到半点温暖。

“南宫绝……为何你要这么狠!为什么你还要杀掉我最后的希望!”柳沫汐倒头痛哭,哭的撕心裂肺。眼中的恨越积越深,手腕上的疤越发灼热,仿佛在嘲笑她的悲哀。

这里的每一个伤口都是南宫绝留给她的,以后她定要加倍奉还。在柳沫汐晕倒之时,眸底铺天盖地的恨意仿佛要毁灭一切。

稻草堆染满了鲜艳的红色,还有一个身着破烂的瘦弱女子无助的倒在血泊中,手紧紧捏在一起,仿佛在诉说她的不甘和恨。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