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可怕的南宫绝

08版金瓶梅 倾叶雪 2106 字 2020-08-06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

他直视南宫雅的目光,不屑道“本王放她走,然后你就收了她在身边!”

南宫雅迎上南宫绝的目光,两人对视,他坚定的回答:“是!不仅这样,我还会娶她为王妃,宠她,爱她,一辈子都只要她!”

柳沫汐震惊在原地,心猛然被撞击了一下,呆呆的望着南宫雅那张坚定的脸,对方似乎感觉到她的视线,转过头,朝她淡淡一笑,还是那么如沐春风,却多了一份宠溺。

南宫绝冷冷的注视两人的目光交汇,完全将他忽略在一旁,脸色越加难看,跨前几步,将柳沫汐抱在怀中,挡住后方的视线。

“她是本王的王妃这是不争的事实,六弟,本王知道,你是为当年责怪本王抢了雪儿的事情耿耿于怀吧!”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南宫雅听南宫绝提到当年的事情,眸子暗淡了下来,僵硬的抬起头,笑容不自然起来:“没有的事!我一直把小雪……当妹妹来看!”

当说道妹妹的时候,温柔的脸明显闪过丝犹豫,好久,才哽咽出声。

言不由衷的话让柳沫汐心中微痛,她分明注意到那温和男子一听到她的名字,眼中一闪而逝的异样目光,分明是爱恋,是男女之情。

护卫察觉到院中的压抑气氛,悄悄退在一旁,他看见的是什么,是自家尊贵的王爷和温雅如玉的六王爷争一个恶臭显著又丑陋的丑女,差点呼天喊地:这天下是要疯了,丑女也成了抢手货!

屋顶上方的人也注意到南宫雅的不自然,勾唇一笑,看着柳沫汐的目光有一丝挑衅,果然,他爱的还是我!你永远都比不上我!

“够了!六弟,不管是什么原因,她是皇祖母赐婚于本王的王妃,希望你要记住这一点,和她保持距离!”南宫绝出声警告,将怀中人儿抱的更紧,故意做给南宫雅看,宣誓自己的拥有权。

南宫雅明白这一点,不过他不想沫汐在这里受苦,今天他一定要把沫汐带走,可还想说话,一道声音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谁都不跟着走,你们出去,我要静一静!”柳沫汐挣脱开南宫绝的怀抱,背对两人慢慢走进屋子,不再理会两个心中都是另有他人的男人。“小硫,送两位王爷出去!”

南宫雅望了望已经关上的门,眸光微敛,遮住眼中的失落,沫汐,你是不是还是忘不掉四哥,宁愿吃苦也不愿离开,既然如此,他也不会强求!

他再次瞥向柳沫汐的房间,停留了片刻,毫不迟疑的离开小院,只是那离开的背影看起来十分寂寥。

南宫雅离开后,南宫绝满脸复杂,最后怒气冲冲的离开小院,脸上的阴鹭吓到了周围的丫鬟仆人,那一刻,他们以为见到了死神般恐怖。

两人离开,护卫尽责的守在门口,转身的时候,朝屋顶上望了望,和某一处视线交汇,满脸的诡异。

“小姐,绝王爷和六王爷已经离开!”小硫站在门外,对屋里的人说道。

柳沫汐有种说不出的劳累,“嗯……”抵着门口坐在地上,她双手抱膝将自己埋在双腿之间,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只要一想起南宫雅有了心上人,还是君落雪的时候,她的心就很难受,难受的令人心慌。他的温柔,他的体贴,他的纵容一直在她的脑海里。

她不知道对南宫雅是什么感觉,从第一次见到他温雅一笑,到后面对自己的关心,让她在这陌生的地方能感觉到一丝温暖。

她知道南宫雅是同情她才说出照顾她的话,他的好就藏在她的心里吧!

在边筑小院屋顶上的人影快速一闪,直奔思雪楼的方向前去。

夜晚慢慢降临,边筑小院一片安静,柳沫汐已经熄灯睡觉。

“砰”门瞬间被打开的声音让她立刻坐直了身体,朝外面喊道:“小硫,是你吗?”

没有声音回答,柳沫汐套了件衣服便往门口走去,还没走几步,身子突然被人禁锢住,一浓烈的酒气朝她扑了过来。

“啊!”她想挣扎,上身被控制住,水眸灵动一转,脚弯曲向后踢去,而最终目标就是对方的胯部,那里是人的弱点之一。

后方似乎知道她的目的,反应更快,用脚把她的脚夹住,低沉的声音响在她的头顶上。“别动!”

南宫绝,他来干什么?周围漆黑一片,柳沫汐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酒气虽大却挡不住他身上的檀香,柳沫汐放松许多,冷淡的问“你来干什么!”

这句话让南宫绝心中火烧起来,唇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却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漠:“你是本王的王妃,你说本王来干什么!”

“这里不欢迎你,你出去!”柳沫汐的平静装不下去了,恼怒的说道。不禁下了逐客令。

今晚的南宫绝让她感觉危险,柳沫汐的心里透着一丝不安。

“凭什么六弟可以来,而本王不可以来!你不是很寂寞吗?今晚本王如了你的愿!”黑夜中,南宫绝的一双眼睛瞪的通红,头准确无误的压了下去,动作充满了暴怒。

“唔……你放……开唔……我!”柳沫汐手抵在男人坚硬的胸膛上,想躲开那令人窒息的吻。

殊不知,她越挣扎,男人的兽性越大,南宫绝一双大手禁锢住柳沫汐的头,粗暴的掠夺她唇中的美好。

柳沫汐紧紧抵制,南宫绝眸光一深,情欲燃起,娇嫩的红唇被他啃咬出血,柳沫汐吃痛的张开,他一路掠夺,完全不顾她的疼痛。

突然,一个甩身,柳沫汐被甩到了床上,脑袋眩晕了一下,发觉不好,想立马起身,却被男性身躯压了下来,罩住娇小的身子。

现在的南宫绝无疑是危险的,这次柳沫汐真正感觉到了什么是害怕,张大嘴,朝外面喊道:“小硫,救命!救命!”

好久都没人过来,柳沫汐发觉不对,才发现上方的男人用一种看好戏的姿态看着她,柳沫汐顿时明白过来,小硫恐怕早被他打晕过去。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