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 世家公子哥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曹孝远对孟飞的印象愈发好了起来,觉得他是个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让兄弟吃亏的家伙,摆摆手道:“什么桑塔纳法拉利的,在咱们兄弟面前,那都是狗屁!”见孟飞这么火急火燎的就要走人,曹孝远不由得笑了:“多大点事啊,还得你专程回去?”孟飞使劲的摇摇头,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辛师傅,你别急,我这就赶过去!对方有什么条件,你统统答应,千万别伤着了。”孟飞急切的说。瞿晓曼点点头。孟飞自信满满的道:“曹哥你放心,什么白慕云,黑慕云,我保管干的她成了火烧云!”曹孝远苦涩的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家里管的太严了。”听孟飞这么说,曹孝远愈发觉得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摆摆手,很轻松的道:“别着急,不就是一群小混混嘛,别忘了你曹哥还在这呢。”笑过之后,孟飞就跟曹孝远说,打算让瞿晓曼去面试销售员,曹孝远本来就不愿有外人在场,很是乐意,跟药厂联系了一下,很快拿到了那人的联系方式。孟飞故作一愣:“曹哥,你什么意思?”“嘿嘿。”孟飞略显得意,然后就叹了口气道:“本想带着钱回国创业,报效祖国的,哪想到创业这么难,不到一个月时间都花出去将近三千万了。”曹孝远很随意的道:“总后。”“哦。”孟飞点下头,然后就露出了一副无比吃惊的表情,“谁?曹……曹光树?”“厉害啥啊,要不是还有爷爷压阵,就我爸跟我二叔那两下子,早完蛋了!”曹孝远没有一点尊卑概念,很不屑的说了出来。孟飞更是愤怒,不用看,这一定是那酒厂搞出来的鬼。曹孝远顿时瞪大了眼睛:“孟飞,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可是说好了要换车。”曹孝远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话?”曹孝远脸色一板,很严肃的道:“我倒要看看谁敢说!”然后就宽慰道:“老弟,你别有心理压力,咱们兄弟该怎么处就怎么处。再说了,要不是你不知道我的身份,我能交到你这么重情重义的好兄弟吗?”“好,好,我知道。”辛如南有了主心骨,情绪稳定了下来。曹孝远心中感动,摆摆手道:“老弟,你别激动,咱们兄弟能相识,本就是缘分。”见孟飞情绪激动,就转移了话题,笑道:“对了,快跟我说说,在法国你赚了多少钱?”孟飞蹬的站了起来:“你是哪位?”这时,孟飞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之后,就听到了对方急切的声音。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呢!见孟飞这副吃惊地表情,曹孝远嘿嘿一笑,得意的道:“怎么样,这回还要照着你曹哥不?”孟飞苦笑道:“曹哥,你是逗我吧?”瞿晓曼暗暗觉得好笑,这个曹孝远,真是个棒槌!“孟老板,救命啊!”“呵呵,原来二叔在药厂工作啊。”孟飞恍若明白的说。曹孝远忍不住,终于大笑起来。不过瞿晓曼脸色却不好看,她刚才已经听孟飞说了,原来是那女销售被开除,就是被那个曹孝远害的。“部长?”孟飞惊的快喘不上来气了。瞿晓曼离开之后,孟飞很不解的问道:“曹哥,你花那么多钱改装个破桑塔纳,怎么不买辆豪车开开?”曹孝远顿时笑了,指着孟飞有些无语的道:“你啊,年纪还小,不懂政治,那一个小小的破药厂,我岂能看在眼里?”孟飞装傻充愣的说:“你随随便便就开除了一个销售主管,难道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孟飞皱眉道:“曹哥,你不知道,我在惠城有家酒厂,从东关挖来了一个调酒师傅,没想到那家酒厂恼羞成怒,打上门了。这事因为而起,我总不能不管不顾吧?那也太没义气了!”“白慕云?名字倒挺好听。”曹孝远冷笑一声。孟飞笑道:“是啊,你知道,我是法国队的死忠,所以世界杯没开始就把所有钱都买了法国队,没想到,法国队竟然真夺冠了!”孟飞感到好笑,到底是个纨绔子弟。“噗!哈哈……”曹孝远摇头道:“我家在京城呢。哎,我这不刚留学回来嘛,来岭南省是看看我二叔。”即便是副的,那也是中将啊!“曹哥说的好!”孟飞赞叹一声,然后大咧咧的道:“那行,我也不见外了,这车我就收下了。呵呵,说起来也挺有趣,本想给曹哥送个大礼,没想到最后是自己收了个大礼。”驾驶着这辆桑塔纳,就好像开着法拉利似的轻便迅捷,尤其那一脚油门踩下去,强烈的推背感相当带劲。孟飞则摇摇头:“正因为他不是个东西,利用起来才不会有心理压力。”曹孝远睁大了眼睛:“这么多?”孟飞连连点头:“那是自然,有机会,一定会去京城的,到时候曹哥别怕我叨扰就行。”孟飞又敬了一杯:“曹哥,你家真厉害。”曹孝远摇摇头:“副的。”曹孝远暗暗好笑,明知故问道:“老弟这是怎么了?”“老弟,依我看啊,你直接去京城发展得了,那里可是我的地盘。”曹孝远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脸的兴奋,“倒时候把我那几个朋友介绍给你认识,你基本就可以在京城横着走了,哈哈。”在一旁的瞿晓曼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一边暗骂着曹孝远,一边为他感到悲哀。孟飞叹气道:“咱们身份差距太大了,你是豪门子弟,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商人啊,了解情况的知道咱们是有交情的兄弟,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孟飞是攀炎附势的小人呢。”到了酒店包厢,孟飞就一副苦脸样。孟飞感动的都要落泪了,端起酒杯就敬道:“曹哥,这杯我敬你!本以为我能照着你呢,却没想到,以后要你照着我了。”曹孝远哈哈大笑,捧杯相饮,豪爽的道:“你我兄弟之间,谁照着谁还不一样?其实在我看来,你刚才有照着我的想法,虽然不太现实,却让我认识到了你真正讲义气的一面。我曹孝远老哥一个,咱以后就当亲兄弟处,有什么困难,你说句话,在哥哥这绝对好使。”见瞿晓曼困惑,孟飞笑道:“好啦,这不是你们女人该管的事,一会去饭店问到那个销售主管的联系方式,你去面试吧。”孟飞苦涩的道:“可是我哪想到这桑塔纳改装的这么好,跟法拉利似的,我这不是占个大便宜嘛。”曹孝远大喇喇的拿出手机,淡淡的道:“你把那人姓名,酒厂名告诉我,我保证十分钟内解决!”曹孝远却皱起眉头:“谁说我二叔在药厂工作?”孟飞一下来了兴趣,神秘的道:“嘿嘿,四千多万人民币!”“不用陪你们吃饭?”孟飞笑道:“老人家也是关心嘛。不说这个了,真没想到你家也在岭南省,咱兄弟有事没事可以多聚聚了,我可以照着你。”“哈哈!”瞿晓曼也脸色一红,白了孟飞一眼,扭着小腰离开了包厢。“嗯。”果然是豪门子弟!孟飞好奇的问:“部队出身?不知伯父什么工作?”“小飞,那个曹孝远不是个东西,咱别跟他交朋友吧?”瞿晓曼到底是女人,容易感情用事。孟飞一脸难为情的道:“我本以为送你辆奔驰车是我自己仗义呢,哪想到你这太桑塔纳……曹哥,兄弟这脸丢大了!”孟飞摇摇头:“不用,你在不合适。”看到孟飞吃瘪的样子,曹孝远觉得真是有趣至极。这一下孟飞可不是装的,他是真的吃惊!孟飞又是一番感动无比的表现,心里面已经乐开了花。“哎,曹哥,这辈子我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去法国看了球,在那里我不仅靠**赚了一笔,还认识了你这样一位好兄长,真是……”说着,孟飞就哽咽起来。孟飞脸色一红,尴尬的挠挠头,苦涩的道:“曹哥,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家庭,我说什么也不会结识你的。”你丫还以为自己多高明呢?人家孟飞把你耍的团团转,你在那自娱自乐呢!曹孝远哑然失笑,无奈的道:“家里老爷子是部队出身,对资金这方面把的很严,说实话,这方面我也没什么办法。”曹孝远直接笑喷了。孟飞把钥匙递了过去,坚决的道:“曹哥,这车还你。”曹孝远越发觉得有趣,大笑起来,紧接着孟飞也对笑起来。“这话从何说起?”曹孝远忍着笑意问。“嗯?为什么?”曹孝远很是困惑。曹孝远眼睛睁圆,错愕的望着孟飞,过了半响才咽了口唾沫道:“你小子够狠!一下就把全部家当全买了法国,厉害!”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曹光树是谁?曹孝远已经把孟飞当成了兄弟,也不隐瞒,很坦然的道:“我二叔是曹光树。”“我是辛如南啊,孟老板,我本打算带着家眷和徒弟去惠城给你打工的,哪里想到家里来了十几个地痞,要扬言打断我的腿呢。”辛如南的声音显得很急迫。岭南省的二号人物,省委副书记、省长!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