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章 天涯何处不相逢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期间孟飞还接到了陌生电话,接听之后才知道,竟然是于莉莉!洗漱过后,瞿晓曼来到了餐桌旁坐下,真像个有功之臣一样,等待着赏赐。孟飞的早餐还是老一套,牛奶面包加煎蛋。对于这个纨绔子弟,孟飞当初就没什么好印象,也不想有过多交情,现在也是一样,当下就想装作不认识闪人。李福军尴尬的一笑:“老板,你知道我这口才不行,我觉得还是你亲自去比较好。”孟飞笑道:“你能忍着疼痛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还不是有功之臣啊?”瞿晓曼眸子一亮,脸上自是欢喜一片。李福军一脸兴奋的道:“销售部经理的事有谱了,广药有个销售主管听说被开了,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这辈子好不容易能坐上这么豪华的轿车,哪能随意送人?孟飞愿意,瞿晓曼还不愿意呢。瞿晓曼还是第一次和孟飞出远门,心里甜滋滋的,一路上对着窗外的风景指指点点的,很开心的样子。孟飞脸色变得极快,刚才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立马变成了俞伯牙见钟子期那般相见恨晚的卖相。孟飞沉默下来,还真有这个可能。孟飞摇了摇头,他也实在没什么好办法。瞿晓曼拢了拢秀发:“迈大步的时候还有点疼,休息倒不用了,我没那么娇贵。”如果这人真是个替罪羊,那么把他挖到稻花香酒厂,那就相当于雪中送炭啊,以后的工作还不是忠心耿耿?而且这些卖药的,能力通常都很强。开车到了省城,因为没有那人的联系方式,孟飞索性直接开车去了广药。这事现在闹的这么大,想联系、调查一个人太容易了。孟飞一愣,转过身去,也是惊呆了。孟飞想了一下,答应下来。“一直都火辣辣的疼,哪顾得上体验快感。”说着,瞿晓曼就有些委屈的撅了撅嘴。哪想到孟飞还没完,继续大骂:“别说送一辆车,就是送十辆八辆老子也愿意!臭三八,我们兄弟的事,你懂什么?老子打死你!”那女人口吻软的很,无非是想进酒厂当个销售科科长,孟飞当然不会给她机会,坚决果断的拒绝,然后直接挂了电话,眼睛看着瞿晓曼:“你告诉她的?”“孟飞,这是公司的车,你不能送人。”瞿晓曼咬着嘴唇,急切的说。孟飞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这种人,你敢收?不关监狱就不错了。”“起来了?昨晚你是有功之臣,今天的早餐我做了。”孟飞头也不回的说。他现在正愁找不到讨好曹孝远的方法呢,该送的也都送了,对方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感动。一起开车去了酒厂,走进办公大楼,就看到李福军咧着嘴的走了过来。哪里想到,这只是个开始。徘徊了许久,孟飞也实在没招,看来这事只能放弃了,一咬牙:“联系不上就算了,世上不缺他一个人!走,我带你买衣服去。”孟飞不禁皱起眉头,一个开桑塔纳的穷光蛋,也值得这样迎接?瞿晓曼脸色绯红,白了孟飞一眼,没好气的道:“能不能别聊这种话题?”等瞿晓曼穿着睡衣走出卧室后,就见孟飞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心里不由得一暖。“拦我啊,快拦我啊!”难道是这门卫瞧不起外地车?曹孝远本来就对孟飞非常好奇,世界杯决赛3:1的比分,最后佩蒂特的进球,简直让他对孟飞惊为天人,此番见到也结识一番,没想到孟飞竟然这么热情。且不说这人智商怎样,单是看他的身份,就值得一交,而且必须深交!桑塔纳轿车缓缓开来,竟在孟飞的身边停下了。好在此时,瞿晓曼送上门了。“这可怎么办啊?联系方式没有,大门也进不去,这不白来了嘛。”瞿晓曼恨恨的看着那俩门卫,气呼呼的道。再说了,那里毕竟是省会,昨天刚给瞿晓曼破了身子,今天刚好可以借着机会带她去省城买些礼物,奖赏奖赏。这还不算完,熊抱过后,孟飞依旧紧紧的抓着曹孝远的肩膀,激动道:“曹哥,你现在忙什么呢?”这个时候,孟飞其实比瞿晓曼心情还要复杂,大耳光冲着她抽去,其实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身后。孟飞不以为然的道:“我是你男人,你害羞什么?再说了,你不说你的感受,我怎么配合?”瞿晓曼连连点头:“我当然明白,这是咱自己家的酒厂,哪头轻哪头重我还是明白的。”“什么事啊,这么高兴?”只不过广药集团的大门有点太难进了,这国企的架子就是不太一样。来者不是别人,竟然是他在巴黎看世界杯时偶遇的那个纨绔子弟曹孝远!孟飞回头又问了一句:“怎么样,现在还疼吗?今天要不要休息?”瞿晓曼完全傻掉了,呆呆的望着孟飞,有一种心碎的感觉。是啊,他是自己的男人啊,该看的都看了,该摸的都摸了,该做的都做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一百多万的轿车,开口就送人?脑子进水了?“行,那你就去趟省城,考察一下吧。”孟飞点点头。瞿晓曼心虚的道:“她求到我头上,我也不能不理吧。”“我靠,孟飞?”瞿晓曼顿时闹了个红脸,小声嘟囔了一句:“坏蛋。”说完,就扬起手臂,就要去扇瞿晓曼耳光。还没待对方说话,孟飞就急着说:“哎呀,这样,我现在开了家公司,你过来当个总经理吧,虽然赚不了太多,一年百八十万还是轻松的,实在不行,公司咱俩一人一半!好兄弟嘛!”李福军左右望了几眼,小声的道:“老板,我觉得这件事不简单,说不准是个替罪羊呢。”一大片通行证!瞿晓曼歪了歪嘴,她才不信呢。瞿晓曼已经快吓哭了,这个孟飞,疯了吧?就在孟飞打开车门打算离去之时,就见一辆红色的桑塔纳轿车缓缓开了过来,而离着老远,那门卫就恭恭敬敬的起身迎接。曹孝远也是暗暗吃惊,好家伙,这个孟飞,出手够爽快的!孟飞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咱们今天面试的就是销售部经理,我知道你想让于莉莉去,但我希望你能分清主次。”不是吧,这都能碰上?那个人到底是谁啊?孟飞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吗?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公司,一开口就要送人?不过眼睛往桑塔纳挡风玻璃上一瞅,好家伙,险些惊出了一身冷汗。受到孟飞的热情感染,曹孝远也用力的抱了抱他,感慨着道:“真是啊,我也没想到,竟然在这能见到你。”哪有这么巧的事!“曹哥?哎呀呀,没想到咱哥们又见面了!”孟飞激动的眼泪都要滚出来了,上前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当初咱们在巴黎分别后,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瞿晓曼已经被骂傻了,都忘记了躲避。李福军挠了挠头道:“我听说卖错了药,住院了二十多个,才被开除。”……第二天醒来,孟飞精神抖擞,感觉这是重生以来最舒坦的一个黎明。难怪李福军那家伙不来,原来这事这么难办!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太夸张了吧!瞿晓曼咬了一小口煎蛋,忽然觉得孟飞说的有些道理。坐下后,孟飞问道:“昨晚感受到快感了吗?”纨绔子弟?瞿晓曼有些迷惑,奇道:“什么有功之臣?”孟飞好像忽然懂了,眼前这家伙的确是个纨绔子弟,但是个身份不简单的纨绔!广穗市又叫花城,是岭南省的省会,距离惠城也就一百多公里,走一趟也就一个多小时的事,不费劲。瞿晓曼已经彻底惊呆。孟飞点点头:“嗯,下次应该就不会疼了。主要是你紧张了,刚进去的时候,我还有点疼呢。”往旁边扫了一眼,就看到瞿晓曼还爬在床上呼呼的睡着,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蚕丝毯,那身形简直是一波三折的曲线。“广药?唔,这倒是个大企业。”孟飞点了点头,“不过这人靠谱吗?被国企开除,那犯得错误绝对不小啊。”一旁的瞿晓曼都看呆了,这是怎么回事?孟飞这家伙,对男人向来是敬而远之的,竟然跟这人来了一个熊抱?掀开毯子一瞧,孟飞就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赶紧又盖上了,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又扑了上去。“曹哥,你怎么就开这破车?”孟飞皱起眉头,然后大手一挥,豪爽的道:“这样,曹哥,看见我这奔驰了吧,一百多万,我送给你了!咱兄弟有钱了,哪能让你开这破桑塔纳?”曹孝远暗暗好笑,这个孟飞,还以为他多有钱呢?不过孟飞的这份义气,倒令他感动不少。一个戴墨镜的小青年从车上走下,一脸诧异的看着孟飞。孟飞心里大赞瞿晓曼。“唔……”“你个女人懂什么?给我滚一边去!我和曹哥说话,还有你的份了?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孟飞脸色铁青,朝着瞿晓曼张口就骂。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