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章 打人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一个号码是后六位六个6,一个是后六位六个8,真是极好的号码,估计是哪位移动的领导送给萧国兴的,他抓住时机借花献佛。从周进学的穿着就可以看出他们家庭条件很一般,可于莉莉莉却一身高档货,单从这一点就能断定她是个什么人。孟飞也不客气,当初就把6的那个号码送给了瞿晓曼,自己留下了8的那个。周进学上下打量着孟飞,心中暗暗赞叹,果然是个好小伙,能配上我妹子,只不过好像年纪小了些。要是能去酒厂工作,凭自己的手段,那油水还不大大的?自己还用的着这样精打细算?忽然,一记深沉而威严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可是接过一看,孟飞顿时笑了,看来上次那二十万没白花。为了瞿晓曼的事,两口子没少吵架,家庭条件本就不好,周进学还花钱请教育局、学校的领导大吃大喝,要知道,那些钱能买好几个包包呢!周进学还在那边发傻发愣,于莉莉这边已经率先反应过来。人家堂堂一个局长在孟飞面前都这么客气,而且还称兄道弟的,看来这孟飞真是不简单啊!孟飞笑道:“萧哥真是客气了。”话未说完,又是一记响亮的大耳光。孟飞也有点手足无措:“要不我给你揉揉?”不说这事成没成,但周进学毕竟出面帮了忙,现在瞿晓曼辞职下海,总要请客表示表示。这话一提,周进学和于莉莉都是眼睛铮亮,看向孟飞的眼神,哪还有怨言?声音清脆而响亮。此话一出,周进学夫妇高兴的都语无伦次了,手忙脚乱的向萧国兴敬酒。周进学是瞿晓曼姨家的哥哥,已经三十多岁了,和妻子于莉莉都在工商局上班。瞿晓曼大学毕业后,一直为学校编制的问题困扰,不得不找她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堂哥帮忙。周进学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衬衫,看起来很朴实的一个人,挽着他一起来的少妇则要光鲜不少。吧台的服务小姐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人,心中暗暗羡慕的叹息着,真是一对金童玉女,就是男的岁数似乎小了点。孟飞还想询问,忽然反应过来,凑过去附耳低声:“来事儿了?”萧国兴一听就明白,笑道:“小周业务能力还不错,是该提拔了。”“嗯?”萧国兴皱起眉头。再联想到他才十八岁,他背后还站着左肖军,更坚定了萧国兴要好好结交孟飞的心思。周进学在饭店里望了望,皱眉道:“晓曼,怎么来这儿了?太破费了吧?”“孟老弟,你看着两个人怎么处理?”萧国兴冷冷的看着周进学和于莉莉。想到瞿晓曼这是辞掉了老师的工作,于莉莉也忽然有了下海的打算。瞿晓曼脸色骤然一变。于莉莉从小在家里备受宠爱,结婚后更是随心所欲,何尝受过这样的苦?当下就撒泼似的狼嚎起来:“姓孟的,我跟你拼……”现在的萧国兴,不仅是没了前一阶段的阴霾晦气,反而成了赤手火热的一个人。瞿晓曼害羞的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周进学甩了她一下,低喝道:“胡说什么?”此时见孟飞和自己的手下发生了冲突,正是拉近关系的机会。瞿晓曼吓了一跳,赶紧拉住了他,于莉莉也尖叫一声,藏在了周进学身后,呵斥道:“瞿晓曼,这就是你找的男朋友?我和你哥辛辛苦苦帮你找工作、求编制,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周进学本就是个文人,也不愿意动手,见来了领导,赶忙上去求救:“萧局,这人叫孟飞,他刚才无缘无故的打了我爱人两个耳光!”再看看孟飞那张阳光帅气、却又严峻冷酷的脸,于莉莉忽然害怕起来。于莉莉冷哼了一声:“我就说吧,肯定被哪个老头子包了,否则她一个小老师,哪来这么多钱?”瞿晓曼脸色微微一红,抿着嘴唇点点头。虽然于莉莉惹了孟飞,但周进学这个当哥哥的确实不错,这一年多来毕竟对瞿晓曼多有照顾,酒桌上便拿话点着道:“对了萧哥,我听说周哥要进副科?”都是女人,凭什么瞿晓曼能过着那么享受的日子?而自己却还要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算计着,就为了省下几个钱买几件像样的衣服撑门面。于莉莉登时被打傻了。以前,哪次不是她对着瞿晓曼颐指气使?再看看人家现在,就好像个豪门小姐似的,自己哪里差了?两人坐在大厅里等待,就发现瞿晓曼脸色有些苍白,一手还捂着肚子,孟飞不由得关心道:“晓曼,怎么了?”瞿晓曼这才抓住机会,在孟飞耳边埋怨起来。说到底那是自己的嫂子,哪能抬手就打?“胡说!”瞿晓曼深吸了一口气,强笑道:“哥,我在楼上订了包厢,咱们过去吧。”看着对面赔笑陪酒的嫂子,还有那已经喝的醉醺醺的表哥,瞿晓曼心中五味杂陈。瞿晓曼今天身体不舒服,一点酒都不想喝,可是听到嫂子这话,只能硬着头皮端起了酒杯。孟飞见瞿晓曼还一手捂着肚子,一把就拦了下来,完全不给面子的道:“你不用喝。”身后的孟飞对几人的对话听的轻轻楚楚,心中暗暗冷笑,早就知道情分最不可靠,还真是如此!他走上前去,伸手搂过了瞿晓曼的纤腰,笑道:“我叫孟飞,是晓曼的男朋友。”然后就听到萧局长热情洋溢的道:“孟老弟,真没想到这种小饭店也能见到你。”于莉莉打了个冷颤,脸色发白的道:“萧局,误会,这是个误会,我们跟孟老板是熟人,刚才我们在闹着玩呢。”于莉莉则在一旁掐了他一把,阴阳怪气的道:“你没看出来人家现在都穿着高档衣服么?傍大款了吧?”电话卡有什么可送的?周进学和于莉莉这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能和局长在一个桌子上吃饭,高兴的不行,两人也都是场面人,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那一茬,轮流向萧国兴和孟飞敬酒,煽动氛围的话也是接连不断。人活着,就怕对比,一对比,就显现出来了人与人之间的巨大差距。“哥,嫂子,你们来啦。”瞿晓曼笑着迎了上去。周进学和于莉莉俱是一愣,这声音他们在熟悉不过了,这可是他们的局长啊,正牌局长!周进学虽然不是什么领导,但人际关系也不错,下一步很有可能就能升副科。在他的运作下,瞿晓曼才得以应届生的身份带高三,而且还是班主任。他们两口子为了副科的职位,辛辛苦苦运作了两年多还没见个影,人家孟飞一句话就轻松搞定,这样的心理落差,让于莉莉这样世俗的女人如何甘心?周进学气的恨不得扇她一个耳光。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瞿晓曼吓的花容失色,紧紧的抱着孟飞的腰,生怕他再要动手,而那边老实巴交的周进学也忍无可忍了。周进学顿时傻眼了,这是哪跟哪啊?瞿晓曼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大厅内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到了这里。虽说老婆有错在先,但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哪容别人这样暴打?怒瞪着眼睛,挥着拳头就要跟孟飞玩命。那边瞿晓曼不停的拉拽孟飞的胳膊,一脸哀求的表情,孟飞只好点点头:“嗯,确实是误会,他们是小瞿的哥哥和嫂子。”寒暄了几句,几人就往包厢走。说完就眼前一亮,在饭店门口看到了表哥夫妇,孟飞也循着目光望去。萧国兴这才明白,原来是家事,也就不再掺和,笑着从兜里拿出了两张小卡片,递给了孟飞,说道:“孟老弟,这是两张电话卡,号码还不错,我就留下了,你要喜欢就拿去吧。”就是为了让瞿晓曼表现的好一些,得到校领导的重视,尽快拿到编制。于莉莉撇着嘴道:“男朋友?你才多大啊?”萧国兴也满不在乎的笑道:“瞿小姐是熟人了,酒喝不喝都无所谓了。”又接着和孟飞胡侃乱侃起来。境遇能得到这样的转变,萧国兴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孟飞的原因。“小周,这公共场合,你要寻衅挑事不成?”“啪!”孟飞却冷酷的道:“不论是谁,敢欺负我的女人,那就是找死!”对面的两人顿时睁大了眼睛。根据市委市政府的决策,开办政务大厅的措施已经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实施。她大约二十七八岁,一张标准的瓜子脸,颇有些姿色,尤其是一对柳叶秀眉,很是精致,明眸皓齿,倒也是个美人,只不过眉宇间,总感觉带着点市侩气。萧局长怒瞪了周进学一眼,呵斥道:“我明明看到是你们夫妻二人胡搅蛮缠,跟孟老板有什么关系?”这不是别人,正是工商局的局长萧国兴。上次孟飞给他提了一个政务大厅的想法,解决办理证件困难的事,他回去上报市里,受到了市政府的高度重视,甚至市委书记还专门在常委会上表扬了他。孟飞冷笑道:“你这臭三八再阴阳怪气的,看我不抽你!”说完就举起了手掌。瞿晓曼白了他一眼,小声的道:“这么多人,你要别人看我笑话吗?没事,挺挺就过去了。”以前在自己面前高傲不可一世的嫂子,现在就像个廉价的卖酒女一样,自己却只需要喝着清淡的饮料,根本不需要顾忌别人的眼色。孟飞二话不说,找到了一个角度,直接大耳刮子扇了过去。这还不算,于莉莉见瞿晓曼一直也不敬酒,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挨打的一幕,劝道:“晓曼,快敬萧局长一杯啊!他可是帮了你哥一个大忙。”于莉莉也是一呆,就好像受到了全天下最大的委屈。“那就多谢萧哥了。”当晚孟飞就和瞿晓曼在饭店订了包厢,打算宴请周进学夫妇。“啪!”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