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辛师傅,回家吧!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辛如南瞬间沉默了,好像在努力思考着什么。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惠城到东莞也就一百多公里,四十分钟后,奔驰车驶进了东关市内,路过市政府门口,就能看到很多女工手里面举着牌子请愿,嘴里还大叫着什么。“来,老辛,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咱们酒厂新的老板孟飞先生。”李福军拍拍辛如南的后背,主动介绍道。“你妻子也可以回厂里工作,月薪两千。”就在这种情况下,不出五年,曾经让辛如南名声扫地的佳酿酒厂,被他亲手打趴下!任何一个工厂或公司都有两个核心:内核研发部,外核销售部。而这个辛如南,就是酒厂内核的领军人物。直到有一天,东关市的一家民营酒厂找到了他,打算高薪聘请他为调酒师傅,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机遇。后来知情们陆续返乡,他老爸却因为婚姻缘故留在了岭南省,并在佳酿酒厂谋得了一个职位,研发科的科长。人到中年,辛如南对职位的兴趣已经不大,依旧摇头。“辛师傅,想必我俩今天过来的目的你都知道了,不知你怎么想?”趁着没喝醉,孟飞要尽早展开攻势。辛如南摇摇头,一副痛苦回忆的神色:“孟老板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好马不吃回头草,而且还是曾经伤害过我的毒草。”辛如南尴尬的笑笑:“不好意思,刚从厂里过来,一身酒味。”孟飞摇下车窗,才知道她们都是下岗职工。放下了杯子,李福军盯着孟飞看了一会儿,感慨了一句:“孟老板,说句实话,你是我见过最佩服的人!”“这两个老板点了这么好的菜,这么贵的酒,就为了请这么一个土鳖?”连服务小姐都忍不住皱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嗯,这名字改的好。”辛如南点头赞许,明显想错开话题。“好?我可好不了呢。”孟飞笑笑,意味深长的道:“要是辛师傅再帮外人打压自己人,我收购酒厂那几百万,肯定就打水漂了。”李福军拍着胸脯保证:“当然!”见势头不对,李福军赶紧打了个哈哈:“好了,咱们边吃边聊。”几杯酒下肚,孟飞就觉得晕乎乎的,再一看李福军和辛如南,就跟没事人似的,不禁暗暗苦笑:“跟这两个家伙喝酒,我不是找死么?”孟飞摆摆手,冷笑道:“如果真有一技之长还会怕下岗?我一个大老板愿意大老远的重金聘请辛如南,他们却只能在政府门口示威抗议,哼,这就是人才和蠢材的区别!”听过了这个故事,孟飞也无奈的摇摇头。孟飞微微一笑。孟飞道:“我知道,当年整个酒厂的人都把你当笑话看,说句不好听的,那个时候你就是拖家带口的落荒而逃!”辛如南脸部的肌肉扭曲了一会儿,忽然站了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回厂子上班了。孟老板,要不您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吧,有时间我再考虑考虑。”孟飞却淡淡的,经历了前世的背叛,他现在只相信利益。孟飞长叹了口气,默默的点上了一根烟。李福军微微一愣。这年头,不仅是惠城市,东关也是一样,很多小型国企纷纷倒闭,尤其是纺织厂、鞋厂、衣厂等等,导致大量女工下岗失业。虽然是八十年代,这仍是伤风败俗的一件大事,厂里立即做出了严肃的处理,把怀孕女工直接开除,辛如南因为是人才的缘故,受到了留厂察看、记大过的处分,并且直接剥夺了他科长的职务。几乎没有多想,他给厂里打了辞职报告,带着妻儿,举家搬迁到了东关市。没有理睬对面二人疑惑的表情,孟飞陷入了回忆,就好像在自言自语:“如果有人抢了我的东西,我就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报复他,然后拿回本应属于我的东西,而不是去没完没了的践踏。”非人之错,是时代的错!“佳酿酒厂已经被你打垮了,你已经完成了复仇。而稻花香酒厂就是你回归的起点,来这里证明你的实力,证明你不仅能让一家酒厂置之死地,也能够让它死而复生!”看着这位当年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自己的老哥,辛如南眼睛一热,险些落泪,主动的抱了过去:“老李!”孟飞算是看明白了,要想酒厂重新开始运转,没个把月的休整期根本不行。首先各个部门的职员就必须要完善起来,否则根本没法开展工作。辛如南在这种环境下长大,自小就对品酒、调酒有着天然的优势,接班之后,很快得到了厂里领导的重视,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研发科的科长。孟飞皱起眉头,望着他。辛如南离开后,李福军却一脸兴奋的站了起来,高高的举起酒杯:“孟老板,我敬你一杯。”李福军摇头道:“老辛,你这话就不对了,这可不是回头草,这是新草!佳酿酒厂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们这次邀请你去的是新成立的稻花香酒厂。”辛如南穿着一身蓝色的工作服,四十多岁的年纪,并不显老,看来这几年过的还不错,只是带着一身强烈刺鼻的白酒味。李福军嘿嘿一笑:“孟老板,你就放心吧,老辛那家伙我了解,他收了你的名片,就说明你的话已经打动了他!依我看,不出半月,老辛就能回家!”辛师傅,现在该回家了!“辛师傅,回家吧!”“香港有一部电影,叫《英雄本色》,我很喜欢其中的一句台词‘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我只是要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只不过年轻人嘛,一旦有了点成功就容易飘飘然。辛如南也是如此,年轻之下难免就犯了错误,还没结婚的情况下,就把厂里一个女工的肚子给搞大了。辛如南苦涩的一笑:“回去继续遭受冷眼吗?”李福军一板脸:“老辛,几年不见,还跟我见外了?”辛如南看到孟飞先是一愣,怎么这么年轻?好在很快就反应过来,恭敬的伸出手:“孟老板你好。”因为下岗女工数量太大,市政府也无力解决,女工们只好自谋生路,可是什么都不会的女人能干什么?他们二人是从小一起在酒厂玩大的,成年后又一起进了酒厂工作,这样的交情绝对不假。辛如南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眼里已是满含热泪。到了中午,饭店包厢等待的孟飞和李福军二人,终于见到了正主。东关市,就是在这种势头下,逐渐变成了前世那个威名远播的花花世界。根据李福军介绍,孟飞得知,辛如南祖籍是晋西人,他老爸当年是晋西省杏花汾酒酒厂有名的勾兑师。后来国家政策发生变化,他老爸下乡插队,在岭南省一呆就是七八年,期间还认识了一个本地姑娘。孟飞脱口而出:“你的待遇和厂长一样,月薪六千!”孟飞递过了一张名片,兴致有些索然,没想到这样都没能说服这个老顽固,看来还要再想办法啊。“对了,你说的那个怀孕女工,是辛师傅的现任妻子吗?”李福军有些着急:“老辛,孟老板的诚意你还没明白吗?”孟飞又道:“你是副厂长兼研发科的科长。”“要不是孟老板收购了酒厂,恐怕过几年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下岗吧?”李福军叹了口气,眼里面写满了感激。辛如南叹了口气道:“孟老板的盛情邀请,我当然明白,我也很感激孟老板这样信任我,只是……那个伤心地,我不会再回去。”“是,后来生了个儿子,算起来,也应该有十二三岁了。”李福军惊讶的看着孟飞,他不明白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怎么会有这样锐利的人生经验,而他那吸烟的模样,就好像有四十多岁人的成熟和干练。辛如南闹了一个红脸,语气却很坚定:“当年错的是他们,这不能怪我!”当时辛如南还不到三十岁,就受到了这样的打击,开始变得闷闷不乐、少言寡欢,而且时常能够注意到工友们在背后的指指点点,这让他对酒厂失望透顶。而孟飞现在的工作就是抓紧时间,把那个辛师傅给挖回来。辛如南一愣,这可是他现在薪水的两倍啊,犹豫了一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摇了摇头。孟飞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闪过了一抹阴霾,语气也沉重了许多:“辛师傅,我很喜欢你的性格,因为这跟我很像,但你我之间有一个最大的区别,你知道是什么吗?”孟飞哈哈大笑,跟李福军痛饮了一杯。孟飞没有因辛如南这一呛生气,相反有些高兴,因为他自己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这个辛如南很符合他的路子。孟飞很满意,只要那个辛师傅不滥情就好了。孟飞眼睛立即亮了起来:“果真如此?”不过还好,现在迎来了新的发展春风,佳酿酒厂也一去不复返,崭新的稻花香酒厂出现在了大时代中。孟飞正驾着奔驰车往东关市疾驰,副驾驶位的李福军显得很紧张,脸部肌肉紧紧的。不仅是因为他第一次坐上这样的豪车,实在是孟飞的车速让他感到有些害怕。“可是你不想光荣的回归吗?你不想让曾经那些嘲笑你的人都感受到自己当年的错误吗?你不想以一个光辉的形象重新出现在故人面前,让他们接受你的领导吗?别忘了,在这里你终究只是个客,而那里,才是你的家!”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