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章 酒后失言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哇!”瞿晓曼秀目圆睁,“那咱们现在岂不是成了亿万富翁?”孟飞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不是咱们,是我,别搞错了行不行?”孟飞想了一会儿:“既然这样……那给你百分之五的股份也不是不可以。”瞿晓曼脸蛋愈发艳红,连耳根都红成了一片。见孟飞闭目养神没反应,又撒娇委屈的道:“到现在为止,你还一分钱工资没给过我呢!”孟飞点了点头:“晓曼,对不起,可是我不想欺骗你。”果子是成熟了,还不到采摘的时机啊……“那……那是生活费,不算数!”瞿晓曼哼了一声。孟飞眼睛一瞪:“胡说,我不是给过你一张五万块的卡吗?”“百分之五?”这是你自找的采集的爽不爽?给你提示了会给随机内容!居然还采集!“就一下!”“那你说吧,什么条件?”孟飞斜着眼睛瞅着瞿晓曼,失笑道:“哪有老师跟学生撒娇的?”“孟飞,你这个混蛋!”瞿晓曼挑起眼帘瞥了孟飞一眼,咬着红唇犹豫着道:“那……个人生活方面呢?”“嗯?”“保证不动。”门没锁!孟飞心里恶狠狠的想着,一把抓住了门把手,使劲的一转。许久之后,还是瞿晓曼打破了宁静,低声问道:“孟飞,你在惠城的事业有了起步,还有什么打算吗?”“孟飞,那按你这么说,咱们岂不是捡了一块宝?这厂子至少价值几千万吧?”瞿晓曼拍手欢呼。其实不止男生享受女人的很多第一次,女人也同样享受很多男人的第一次。瞿晓曼被他说的又羞又臊,这些事情她怎么会不明白?平时那些男同学看自己的眼神,就是傻子都明白,更不用说她还收到过好几封学生寄过来的匿名情书。瞿晓曼兴奋的差点尖叫了出来,不过紧接着她的起伏心情就冷凝下来。第二天早上,瞿晓曼起床后,却发现孟飞已经做好了早餐,在等待着自己。不过孟飞显然还沉浸在他巨无霸的商业版图中,根本没有注意到瞿晓曼的表情,借着酒劲,笑嘿嘿的道:“当然是在家里养百八十个大美女,每天轮流宠幸,天天换着花样玩,哎呀,想想就过瘾啊。”清醒过来的孟飞揉了揉脑门,暗暗无奈,酒后误事,酒后误事啊!孟飞没理睬瞿晓曼羞愤的表情,喃喃道:“瞿老师,你不知道,当你第一次站在讲台上给我们讲课时,简直就像是梦中女神一样,为我们班当时多少纯情的小处男开启了懵懂的青春相思之门。”孟飞果然很老实,瞿晓曼红唇蜻蜓点水般的在孟飞脸上吻了一下,然后火速就退开了身子,坐的远远的,低着头,好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似的。孟飞也沉寂下来,回味着那轻柔、温润的滑腻感觉。瞿晓曼脸色骤然一变,身子往后一退,娇斥道:“孟飞,你过分!”瞿晓曼忽然爆发起来,拿起沙发垫就朝孟飞砸来:“我告诉你,你永远也别想碰我!”商人追逐的就是利益,我知道你和左市长关系好,想卖他一个面子,可没必要直接抬价几十万吧?这钱是交给国家的,又不是送礼给个人。早餐很简单,两个煎蛋,一杯牛奶,几片面包而已,可尽管如此,瞿晓曼心里面也美滋滋的。瞿晓曼深吸了一口气,身子靠上去,娇艳欲滴的红唇往孟飞的脸颊上凑了过去。不过现在的孟飞可不是什么纯情少年了,被瞿晓曼这么一通发泄也有些来气,老子就想玩女人,怎么了?老子有钱,玩女人谁管得着了?咦?“不行!”瞿晓曼脸色顿时一黯,嘟囔了一声小气鬼,大眼睛偷偷的瞟了孟飞几眼,然后凑上去一脸讨好的道:“孟飞,孟总,孟老板咱们既然是一起创业,那是不是该我点股份啊?”人家一个女孩子这么相信自己,连卧室门都不反锁,自己就这么破门而入,是不是太禽兽了?再说了,瞿晓曼现在肯定还在气头上,要是强上了她,报了警不就麻烦大了?“不过嘛,我有个条件。”孟飞意味深长的说着,还带着一点坏坏的表情。瞿晓曼面色一变,沉默下来,坐下来,喝了一口牛奶,小声的说:“那……是真的吗?”瞿晓曼喝的并不多,虽然醉眼朦胧的,好在意识还算清醒,听完这么一番话,那一双大大的眼睛愈发的明亮起来,整个人兴奋的快要跳了起来。瞿晓曼眼里闪过了一抹怒气,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恶狠狠的盯着孟飞,咬牙切齿的道:“你觉得这可能吗?”猛砸猛喊了一通,气呼呼的就回了卧室,还使劲摔了一下门。见瞿晓曼咬着嘴唇发愣,孟飞笑道:“瞿老师,你不是连这个要求都满不足了我吧?别忘了,百分之五哦~~~”孟飞豪言道:“其实现在的惠城市计划,都是些小打小闹而已,我的事业梦,是想打造一个传媒集团,一个商业帝国!”孟飞挠挠头:“昨晚喝了点酒,说了些错话你别介意。”孟飞理所当然的道:“为什么不可能?我有钱有势的,什么样的女人包不起?”直到回到家,瞿晓曼仍对孟飞的这个决定困惑而且不满。瞿晓曼纠结了好一会儿,牙缝里才好不容易吐出了几个字:“就亲一下?”显然,那一个吻后,瞿晓曼思索了很多。一时间,房间内的氛围忽然变得诡异而暧昧起来。瞿晓曼幽幽的叹了口气,略带嘲讽的道:“我明白,男人嘛,有钱了不都那样?”瞿晓曼高高兴兴的吃着煎蛋,心里面却迷茫起来。喝了点小酒,瞿晓曼俏脸红扑扑的,面若朝霞的宛若盛开的花朵,孟飞也是晕乎乎的,再加上没把瞿晓曼当外人,很多话未经脑子就蹦了出来。……瞿晓曼警惕的盯着孟飞看了一会儿,再一回想,貌似这几天他的确没什么过分的举动和暗示,比学校的领导强多了。然后就换上了一种欢快的口吻,笑道:“好啦,不说那些了,让我尝尝你的手艺……哇,味道不错哦~~~”“让你喊,老子今天就办了你!”孟飞在门外驻足了三分钟,叹了口气,走回了自己的卧室。瞿晓曼心里迅速的算了一下,酒厂要是一亿资产的话,百分之五就是五百万?天啊,这么多!孟飞脑子里“轰”的一下子,好像瞬间醒悟了。瞿晓曼脸上一热,故作不知道:“现在你是老板我是员工,哪来的老师学生?”孟飞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就说那块地皮吧,只要我稍加运作,赚个把亿的玩似的!”“今天怎么这么勤快?”瞿晓曼很满意的娇笑道。孟飞指着自己的脸颊,笑嘻嘻的道:“亲我一口。”孟飞越想越生气,看着瞿晓曼卧室的门,一咬牙就走了过去。经过一番激烈的讨价还价,最终双方采取了折中的办法,酒厂的收购价格确定在了一百六十万人民币。“你不动?”孟飞摊了摊手,苦笑道:“瞿老师,你又想哪去了?我孟飞是那样人吗?”什么地皮价会飞涨,什么酒厂前途无量,什么国有资产买卖的弊端,什么政府清算等等问题都絮絮叨叨的说了出来。这是孟飞第一次做早餐。她抱起了枕头,就好像把对方当成了孟飞似的,双拳似雨点般的落了下去,嘴里面还咬牙切齿的咒骂起来:“坏蛋!流氓!色狼!混蛋!”未来,该怎么办?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没由得出现了几分失落;又想到了什么,脸上出现了羞愤交加的神色。卧室里,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大床上蜷缩在被子里的瞿晓曼长长的舒了口气,抚了抚胸口。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