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他之强,犹如天,更胜天!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白衣。

银发。

挺拔的身材,高傲而孤寂的背影,在青阳的眼中无限放大。

风雪在此刻似乎也是安静了,一切都像是静止了一般。王者之气,强大的王者之气!

“王者之气?!”

青阳此刻脑中只浮现这四个字来形容眼前发生的一切。即便是云家最强者云家主云苍,也无法与眼前这名男子相比拟,不!别说比拟,即便是云苍在这男子的面前,恐怕连蝼蚁都是不如!

他就那样子背对着青阳,矗立于地,仿佛与天地合一,他就是天,他就是地。没有狂暴的气息,没有凌厉的锋芒,有的,仅仅是一股平淡的气。

在这个世界上,这种气,称之为王者之气!唯有天地间的强者才有的一丝王者之气,而眼前这人居然周身都散发出这样浓烈的气!

这种气是最柔和的气,也是最凌厉的气,这全凭拥有者的心意决定。就像此刻,青阳没有觉得半点难受,反而是心清目明!此气能救人亦能杀人。

白袍无风自动,银发璀璨飘飘,犹如天地般的修长背影,足以震撼任何人的眼球。即便是知之甚少的青阳,也是被震撼得无以加复!

他之强,犹如天,更胜天!

“浮生若梦,转瞬即过,迢迢年华,似水无痕,旧日种种,深埋在舞。老朋友,该做的,能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就该由你自己走出属于你的路了。能解开在舞封印的,只有你自己……大道沧桑,一将功成万骨枯,好自为之。”

那白色的背影伴随着飘渺的话语开始变得虚幻,旋即遁入虚空,渺无踪迹。

“在舞...解开封印?只有我?”青阳低头注视着手中的长剑,心头一阵迷茫,旋即一阵意识模糊,又再度倒下。

……

青阳醒来的时候浑身被雪,不过雪已停,晨已至,暖暖地阳光打在青阳那略显稚嫩的脸庞上,青阳很是享受这样的时光。

“真是神奇的一夜,这么神奇的经历我看也可以让村头那说书老儿编成几回讲了。我居然也会武功,而且是那么厉害的武功,星云剑法,九星封!呵呵。真帅!”

青阳回想起昨晚的种种,心中也难免澎湃激昂,毕竟是他亲手斩杀了一只藤妖,而且看起来还是道行很高的藤妖!此后青阳每每回忆起这一幕,依旧热血沸腾,因为后来他才知道,这藤妖的修为,相当之可怕!不过高兴了一会儿后的青阳突然腾的一声跳了起来,大叫不好。

“父亲还在等着阳灵草救命呢!我估计是睡了一夜,现在必须马上赶回去了!”

“还有,云立...你这混蛋!等着!我一定会讨回一个公道的!”想起云立,青阳便是怒火中烧,因为青阳的父亲便是被这云家支脉的云立的水灵掌所伤!此人与云家大小姐比斗时输了几筹,便是将野火撒向仆人青林青阳的父亲。故而才有先前青阳寻阳灵草一幕,此刻青林身中寒掌,急需阳灵草救命!

“阳灵草有两株,一株给父亲用,另一株嘛……我看那天大小姐与那云立较量时,怕也是受了他一点寒劲,不如这株就当作顺水人情送给大小姐,如果没有大小姐的指点,估计也没有昨晚的经历,更不可能为父亲寻到这疗伤灵药。”

不一会儿,青阳便将一株阳灵草放在篓里,而另一株则是捧在手中,毕竟这阳灵草也是挺大的,两株拿不了。殊不知青阳此举倒是救了其父亲一命……而那柄黝黑的长剑,也一并放在篓子里。

花了半天时间,跋山涉水,青阳总算是出了囚林。

“今后这囚林,可就不叫囚林了,呵”

青阳轻轻一笑,心底有些自豪,这次的经历也让他开了眼界,让他有了更强大的渴望去拥有力量,也让他学会成长。

此时正是晌午,暖暖的阳光洒落在落昏镇上的每一个角落。市集上的叫卖声,小孩的耍闹声,妇女的嬉笑声,安详和睦,其乐融融,怡然自得。

青阳笑嘻嘻的背着篓子往人群中走去,在一个绑着马尾的小女孩头上敲了一敲。

“啊!青阳哥哥,是你啊,你又欺负牧离啦!”一个拎着菜篮的小女孩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委屈的道,一种令人很怜惜的柔弱在其身上展露无疑。

“哈哈,牧离,就是跟你打个招呼嘛。今天又去赶集啊!”青阳摸摸后脑勺,笑嘻嘻的说。

“是啦,哼。每次都这样……诶?你干嘛背着个篓子,干嘛去呢?还有手里那红色的草是什么啊?”牧离皱了皱鼻子,哼哼了几句,然后看见青阳背着个篓子以及手中的阳灵草,好奇发问。

“恩...这里面是药材,山人自有妙用,嘿嘿。”青阳不想让牧离担心青阳父亲的情况。牧离家是药铺,青阳倒是经常去那里采购药品,于是久而久之,两家也就自然而然的熟络起来。

“哼哼!不说就不说嘛。不理你了!”牧离说完便是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开。

“这……这小妮子。哎算了,父亲的事情先解决再说。”

青阳苦笑,书上说,女子之心不可也。正是如此,喜怒无常。

“哼,坏蛋,每次有事都是这样子,不肯跟我说,怎么回事?怎么还没追过来,平常不都是会追过来的吗?今天怎么这样子啊!”牧离停住脚步,没看见青阳的身影,便是气的直跺脚,停驻一会儿还是没发现青阳,最终只好作罢。

此时的青阳正朝着一座华丽大院奔去,自然是不知道刚才牧离已经怨声连连了。

“大小姐?你怎么在这里?”青阳刚跑到云家大院门口便是发现云大小姐云琪正阴沉着脸往门口走去。

“不关你事……滚……嗯?等下!你手中拿的可是阳灵草?”

云家大小姐估计是心情不好,本想喝走青阳,没想到看到青阳手中的阳灵草后居然眼放狂热之色,想来青阳的猜测没错,这大小姐肯定是受了寒劲。

“回大小姐,是的,小的还要多谢大小姐告知之恩,小的这才能找到这灵草!”青阳低着头恭敬的回答道。

“嗯!没想到你倒是运气十足啊,我随口一说的阳灵草居然被你找的,运气真逆天啊!好!大功一件,把它给我,我正好拿来治疗我所受的寒劲。至于你父亲,我看年岁也不低了,一辈子也就混个佣人,这样,我向父亲提一下,让你升为管家,怎么样,划算!”

大小姐眼珠一转,掩嘴一笑,花枝乱颤。

“什么!”青阳本就想把这手中的阳灵草送给大小姐,只是没想到,这大小姐竟是如此恶毒自私,为了一己私欲,罔顾在她家侍奉了那么多年的佣人。

“大小姐!这药草是救我父亲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本来……本来我还想……”青阳愤懑的说着,却没想到被大小姐的打断。

“怎么?不愿意?难道你父亲那奄奄一息的命换不了本小姐要的东西?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你不过就是个奴仆,主要奴死,奴能不死吗?我现在愿意提拔你,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哼!”大小姐一见青阳不肯交出阳灵草,立马阴沉着脸,冷冷连连道。

“什么!这就是我认识的大小姐吗?居然这般骄横跋扈!至他人之命于蝼蚁!你怎可如此!!”青阳已经听得怒发冲冠,脸部已经扭曲,双眼通红,甚是恐怖,牙缝里挤出这么几个艰难的字。

大小姐见状,知道这青阳已经是处于癫狂状态,用软的估计是无法奏效了。于是手一横,一把软剑从腰间抽出,脸色阴寒,剑指青阳。

“哼!看来不来点硬的你是不会就范了,贱骨头,你们全家都活该当一辈子的贱骨头!快交出来!我不想把事情闹大!”

这大小姐一见软的没用,便是想用硬的来威吓青阳,毕竟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与一奴仆争一药草,怎么也说不过去。这要闹大了,她的脸可就丢光了。

青阳看见大小姐剑刃相对,也知晓此事他怕是讨不了任何好处了。可是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无论别人怎么辱骂自己可以忍,但要是扯到他父母身上,青阳可是会狂暴的!

“大小姐!我敬你是云家大小姐,你如何作践我,我无所谓,但是...任何人都不可辱骂到我的父母!”

青阳一改之前低声下气的模样,眼神凌厉有如刀锋,对着云琪怒吼道。

“看来最近几年是把你们奴仆给惯坏了,居然敢这样跟我说话,看我不收拾你!”云琪冷笑连连,旋即长剑迅速向前一刺。

噗的一声,便是刺中青阳的左臂,云琪怎么说也是修炼者,出剑速度自然不是青阳所能比拟的。

啊!

青阳被刺中左臂,发出痛叫声,手上的阳灵草也是随之掉落于地上。青阳额上立即因为疼痛而变得汗涔涔起来,但是即便如此,青阳依旧没吭一声,而他原本那狂怒的脸色在下一瞬,竟是化为湖水般的平静和阴寒,他咬紧牙关,伸出右手握住剑身,猛一用力,竟是被其硬生生拔了出来!

嗤嗤!

血红色的鲜血溅到青阳那平静得可怕的脸上,同时也溅到了大小姐的脸上,只是此刻云琪却没有发作,因为她突然怕了,她害怕那样的眼神,害怕那样平静的脸,同时,她也害怕杀人!毕竟她也只是有杀心没杀胆的女人。

青阳不言半语,惨笑几声。旋即右手捂着伤口,忍痛拖着疲惫的身躯往他那小破屋走去,孤独而萧瑟的背影,被滴落的鲜血缓缓拉长。

只是那凌厉的眼神隐隐有青光闪过,变强!这是青阳如今唯一念头!

而看门的侍卫则是心中不忍,却是不敢溢于言表。独留大小姐一人呆滞的站在那。

......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