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金刚门下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九阳神功》在倚天中可以算作第一神功,在文中情节看来即便乾坤大挪移与太极拳剑也无法与之相比,只因张无忌在学会九阳神功后对于所有武学都领悟惊人,像乾坤大挪移不过几日便能够练成,而太极拳剑也是一蹴而就,所以论起金派武侠中顶尖的神功秘籍,九阳必在其列。

如今江湖游戏日益完善,去除了大量能够暴露网游世界的不足之处,力求与现实无差别,所以对于这种记录在原有书籍上的内功心法,除了熟记口诀,再慢慢研习,却无法如同其他常见的秘籍一样,学后便会消失,好在九阳神功的心法不过千字,陆宁在读几遍后便熟记于心,且这九阳神功又与之前所练习的《武当心法》相符,粗略之下,已然是入门的境界,待暗运内力,却仍是一片晦涩,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十乐见道:“怎么了?不认字啊?”

陆宁气结,片刻安定,照实说来,十乐眯缝着眼睛,自语道:难道是废了?不可能啊!

陆宁再不能忍,不由骂道:“妈蛋你才废了,你们全家都废了!”

十乐忙说:“呵呵,开个玩笑,别当真啊。”

陆宁默然。

十乐又将少林九阳功的修炼之法说了一遍,让陆宁试看。

待在将功法行至全身,已然如同石牛入海。

“算了,”陆宁做一番笑道:“陆大侠不练什么内功了,只练习外功一样可以称霸江湖,嗬嗬嗬。”

十乐见他面上勉强,忍不住自己又看了遍,心中无法,待沉默半响,才岔开话题问道:“你说咱们学了这武功后难道就能向张无忌一样,在江湖中横着走了吗?”

陆宁心想你那身材不必练别人也会以为你是横着走,然而心中沉郁,已然没了讥讽的心思,口中只调笑道:横着走那是螃蟹,你想真多,这江湖上神功秘籍就跟批发一样,除了九阳还有九阴,另外北冥神功,葵花宝典等等,哪一本不是惊世骇俗的无上心法,而且像这样的秘籍最是难练,不要以为自己是武侠小说中的主角,能够一步登天,人外有人,山外有山,areyou懂不懂啊?

“我怎么觉得咱们得到这神功会不会太过容易了点?”十乐心中有些怀疑,不由说道。

“我靠,你贱不贱啊,容易得到你反而还不乐意了!再说那是因为你宁哥机智过人好吗,你以为藏在那绝谷里是个人就能够下去找到的?”陆宁不由鄙视骂道。

二人一番玩笑,陆宁心中稍作安慰。此刻日过梢头,休息片刻,便准备动身离去。

雪岭苍白,傍晚已没了正午的酌目,路遇葱林,灌丛,但见这山顶白雪,山下如春,心里也不免一番感慨,陆宁此刻心中却像这雪岭一般,成了这半死不活的状态,唉,倒霉催的。偏而还怨不得别人,谁让自己手贱呢。若是真的练不成内力,只凭外门功夫,那边真成这跑龙套的了,心中烦闷,只得与十乐诉说。

渐行不远,却是二人眼下得了神功之后,心中轻快,于是脚步散漫,边行边谈,也不觉的这雪岭下山之路陡峭。待到那朱长龄庄上废墟,忽然远远迎面一人,正是那刚才下山的那位。

陆宁心中暗骂,眼见这九阳神功到手,竟然忘了那二人的存在!三人渐近,见那人手中提着一捆绳索,望着己方面色不善,陆宁不便多说,心中暗暗警觉,却见十乐仍一副无知无畏的样子,大喇喇直往前走。

正到身前,那人忽然伫步,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哎,好狗不挡道!”见他直直站在路中间,十乐不由叫道。

那人看似莽壮,一身肌肉,面上却毫不动怒,仔细打量陆宁二人一眼,缓缓说道:“二位此来,可有收获?”

这一问看似没有头脑,然而双方心知肚明,都知道来到这里俱是为了那《九阳神功》,若要装作什么都不知的话,未免太过做作,陆宁心知十乐嘴快,于是忙说道:“看阁下的样子也知道那雪峰之巅高越百丈,而且即便下去了,也无法从那细洞中进去,所以我们这才无功而返,阁下就算备下绳索也无用处,何必多此一举。”

那人面露沉思,他自然知晓那里的情况,但见这二人也与自己一样,觊觎那《九阳神功》,不免心生恶念,欲对二人下手,又忽见十乐一身僧袍,心中一动,不由说道:“原来如此,那倒多谢二位提醒。”

“不必,我二人无功而返,阁下还是让开道路,让我们离去的好。”

“不忙不忙,我见这位大师修为精湛,不知是哪座寺里的高僧?”

见他面上恭敬,却不知卖的什么药,十乐心中对少林寺情感深切,并不如陆宁一般背弃师门,假装做明教弟子,所以虽见这人不顺眼,也老实回答道:“我是嵩山少林寺僧人。”

“原来是少林寺的高僧。”那人带笑,面上却又有忽然一丝戏谑,说道:“在下施辛格,乃是西域金刚门的弟子。”

“金刚门!”

“施辛格!”

二人皆被惊倒,陆宁瞧这人壮硕的身材,心道:唔,施辛格,确实好名字!

而十乐却是咬牙切齿,心知自知这金刚门是少林叛徒火工头陀所创,更在十几年前随同元庭攻破少林,残杀了不少少林僧人。

“原来是火工头陀的徒子徒孙!”心中恼怒,十乐口中骂道:“见到你祖宗门派也不知道行礼,真是没大没小!”

“果然是会念经的和尚,嘴上功夫倒是厉害。”偏那人涵养气度惊人,面上依然笑道。

陆宁眼见二人便要打起来,然而他此刻身怀秘籍,只怕夜长梦多,心中暗骂十乐没事找事,不由上前劝道:“呃,阁下既然欲寻找那九阳神功的秘籍,又何必在此与我们为难,眼见这天色也不早,我们也欲归去,难不成阁下还要赐教一番不成?”

“不急。”十乐叫道:“既然是我少林的徒子徒孙辈,还是让和尚试试他的深浅,莫让他以为偷学了点少林的粗浅武学,就以为能够天下无敌了。”

如此一番话,便是那人涵养装的再好,也要被十乐激的动手。

“尼玛蛋!”陆宁此刻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面色也不由急切,好在施辛格已然被十乐激怒,不曾发觉,否则见陆宁如此,心中必然起疑。当下气极反笑道:“原来是个疯和尚,既然如此,还是过两手的好,也让我看看这少林寺到底当不当的起武林泰山北斗的名头!”说罢将绳子摔在地上,立身起了一个手势。

陆宁眼见劝不得,淡然站在一旁,只是心里已将十乐骂死。他却不知十乐的师父明峰大师便是少林四大神僧之一的空性的再传弟子,那空性在倚天中身中十香软筋散之毒,死于金刚门的阿三之手,连头颅也被割下,肢体不全,所以明峰门下,对着金刚门尤为切齿痛恨。(这里全是作者瞎编,旨在剧情需要,空性死在阿三手下,但弟子何人在书中并无介绍,为了不与原著挂钩,直接将明峰编为再传弟子,作为空字辈之后圆字辈僧人的弟子,只是这样一来显得少林的传承过快,算是一处巨大破绽,然而前文剧情已定,已然不好删改。)

只见十乐扬手挑衅,招呼道:“孙子,来啊!”

施辛格心中大怒,面色激寒,屈指成爪,猛然向十乐眼前抓去。这金刚门上下虽是少林旁支,却由于武功俱是偷学,所以在内力上并不精深,阖门上下俱是精修外门功夫,所以其势刚烈,凶如猛虎。见这施辛格来势汹汹,单看手中指力只怕能够断金裂石。他在少林之时,由于资质出众,所以早早被明峰挑在门下,练习内功,反倒是外门拳掌不过一些常见的五行拳,罗汉掌等等,更不说那高深的少林七十二绝技,而施辛格却是自入门修行外家大力金刚指等至刚至硬的功法,一招一式间颇为狠辣,所以拳脚上十乐反而落了下风,全靠内力支持,却也还不落下风。

陆宁见十乐虽然内力精湛,但却只全在一片守势,十招中攻不过一招,而那施辛格却是招式狠厉,越攻越猛,指如疾风,招招不离十乐双手寸关,只怕沾上手臂,便能被他生生捏断。

看来十乐要跪啊,唉,让你嘴贱吧。陆宁心中叹气,却也知道这施辛格出手狠辣,怕是要将十乐废了才肯甘心。

又过十数招,眼见十乐险象环生,一身僧袍是不能再穿了,已经碎同落花,施辛格讥笑道:“我还道这少林武功有多厉害,也来也是徒有虚名。”

“放屁!你大爷的!”十乐听后心中激怒,手上更无章法,只是一股脑向那施辛格攻去,全然不顾自身。施辛格等的便是此刻,一双铁爪如同钢铸一般,趁着十乐抢攻之际,眼疾施右手,扣住十乐的脉关,当即便要用力。

眼见如此,陆宁连忙上前,抓向施辛格肩头。

陆宁这一抓指在令他避开肩膀,放开十乐,却见这施辛格将十乐反手擒拿,一头撞向陆宁,陆宁避之不及,只能施手按住十乐双肩,然而他此刻内力全无,一撞之下,便倒退一两丈远,胸前一番激荡,震惊不已,再看那施辛格冷笑纷纷,原来他竟早已暗中盯住陆宁举动。

十乐此刻已是哇哇大叫:“妈的佛爷跟你拼了!”竟如飞鹤一般,肥壮的身躯一个倒翻身,错开了施辛格的擒拿,一头撞在施辛格胸前,却听那砰的一声闷响,施辛格倒退五六步远,面色惨白。

十乐这凌空一撞陆宁早已见识过,后来问了不过是鹤形拳中一招普通的起落之势,被他借着自己身躯改变,虽然势大,却也不过蛮力击撞,却见那施辛格身子颤抖,捂在自己的心口。

这是怎么个回事?陆宁惊奇,心道难道十乐这一招升级2.0版了?

再见十乐也是一脸茫然,又忽然大喜,做一副高深样子,口中佛号:“阿弥陀佛,孙子你不是嚣张吗?中了佛爷一招,吃瘪了吧,哈哈哈!”

那施辛格呸的一声,恶狠狠道,“秃驴还真是皮厚,若不是你恰巧撞在我的罩门上,你当我会被你这一击击倒?”

“咳咳。”陆宁听后也不觉面上替十乐尴尬,却见十乐一副高深莫测的面孔,沉着道:“你可知道,这运气,有时也是实力的一种。”

“既然如此,那也别怪我不留情面了。”施辛格说罢,从怀中掏出一只竹筒,拉下底下引信,窜出一道流光,在空中包成一团烟花。

“信号弹?”十乐傻眼,“你敢叫人?”

陆宁也有些惊呆,不要脸啊,打不过就叫人,这和市井无赖有什么区别?

施辛格一旁冷笑:“既然二位这般神勇,想来也是不会怕我金刚门门下弟子齐聚,二位稍息片刻,我几位师弟即刻就来,想来不会让你们失望。”

一番话说的冠冕堂皇,然而十乐不明真相,陆宁却知道他不过只有一名同伴在雪岭山巅,想来是怕自己两人加害于他,于是故布疑阵,谎称自己师兄弟就在这里,一次牵制住自己二人,不好下手。心中不由骂这厮面皮实在比十乐还厚。却猛然见十乐撒开脚丫飞奔而走,边下山边破口骂道:“孙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佛爷有的是机会弄死你们!”

陆宁绝倒,见这施辛格定在路边,陆宁只能紧随其后。

你丫还有没有点出息了?少林有你这种弟子还真是不幸啊!待陆宁追上前去,不由大骂。

我靠你没看见他叫人吗?不跑等着找死啊?十乐气喘道,再说你不是也跟着跑了吗。

陆宁简直恨铁不成钢,不由气结,算了算了,回去再说吧,唉。

此刻日落西斜,二人偏转来到山下,在庄户上取回寄存的马匹,便准备反转离去。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