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九阳神功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从那小镇离去,往北两三日,两人心中各有所想,相谈渐少。陆宁又心怕自己内力缺失,无法与人搏斗,于是日夜思虑那大九天手的秘籍,出手渐渐纯熟,只是却还在入门之境,却不知何故,一路直至临近青海。

二人原本想从张无忌流落的那片山谷中找寻《九阳神功》的下落,然而书中写的实在太过笼统,只是间接说出是在昆仑山脉一处绝谷之中,但那昆仑山又何其辽阔,作为中华万山之祖,在这《江湖》游戏之中更被塑造的绵延壮丽,自吐蕃至西域在绵延西夏境内,只怕廊阔几千里,其中众多门派汇聚其中,如明教,昆仑派,灵鹫宫,雪山大轮寺等等,更有一些隐世的门派高人隐居在此,便如那朱九真父女,便是当年大理国朱子柳的后人。

二人从百姓口中打探那朱长龄父女的山庄所在何处,然而奔到那片山中,却只见一片废墟白地,依稀还能从中辩得先前堂皇富丽的模样。

这本是朱长龄施苦肉计为骗张无忌待他前去冰火岛夺取谢逊的屠龙宝刀,然而被张无忌识破后,自是竹篮打水,到头一场空梦,反而又与张无忌同时摔入悬崖石台之上,每日靠张无忌扔来的野果度日,下场着实苦不堪言,看来那些明明不是主角却还觊觎神功的人,果然都不得好死啊。

十乐对着这片雪岭崖下感叹,看的陆宁有心一脚将他踹下去的冲动,二人见这雪岭地势高耸,形成一片陡峭悬崖,下面残雪斑斑,初夏仍不见化解,崖底目测不及深长。只有依稀辨别寻找那张无忌坠落的石台。

过来看看,那边是不是?十乐举指向崖下一片突出的石头喊去,

陆宁在崖边已挪不开步,嘴上道:这么高,怎么下去?

这雪崖上终年白雪,虽然此时已是夏季,山上仍旧如冬。而这山间光秃,少见树木巨石,又不好绑缚绳索下去,所以倒叫两人头疼不已。

眼见到了这,怎么还被这悬崖给难下了。十乐抱着光头痛苦道。

陆宁见这雪岭虽不过广阔群山中一脉,在整个昆仑中不见起眼,却也是绵延几十里,岭端雪峰林立,直插天际,与周围相比仍显得突兀非常,陆宁苦思原著剧情,只记得张无忌岁进入绝谷,却还是孩童时期,身材瘦弱,能够钻入那石窟中的缝隙,而自己两人此刻身材,一个痴胖,另一个自己也是成人大小,又不会那缩骨之术,即便可以下到石台,只怕也进不到那绝谷之中。

“这可怎么办?”十乐倒在雪中,一阵唠叨:“你说咱们就算下去了也进不去那绝谷中,进去了也不一定找的到张无忌埋经的地方,找得到又怕被别人捷足先登,唉,这令人般苦恼,你说张无忌干嘛不把那《九阳神功》送还给少林,偏偏落到和尚到这里劳心劳力来找这破物事!”

陆宁见这士气杀手又开始嘀咕,心里不胜厌烦,再见这苍茫雪岭,也不觉得初见的巍峨。而此刻天地山间,云霞掩落,映在这一片雪崖上倒显得缤纷绚烂,犹如江流,波光嶙峋。

“十乐!”陆宁叫道。

“想出办法了?”十乐赶忙凑过来,满脸期待。

陆宁怒目而视:“你想出来了没?”

“呃我还在想。”

见他一副装痴作傻,陆宁无奈,道:“你还记得原著中绝谷有什么吗?”

“有什么?”十乐心中记得繁杂,又怎会知道陆宁具体指的是什么。

“张无忌靠什么撑过五年生活?”

“好像是什么野果吧?’十乐抓抓脑袋道。

陆宁泄气,知道这秃驴一定猜不出自己想要说什么,于是才将刚才所想的全部道来:

“那张无忌身陷绝谷之中,每日以采摘野果,捕捉昆仑雪鱼度日,既然绝谷中有鱼,那必定有活水,只要找到这雪岭上的水脉,顺着水流往下,必然能够进入绝谷之中。”

十乐恍然,心道惊奇陆宁的一番推断,望向陆宁眼中也多了几分敬服。

二人从雪崖寻路而下,一路寻找水源。这雪岭顶峰上长年积雪,便从高处分成多股溪水流下,又在山间汇集,形成一条奔流的水源,激流而下。

陆宁见这股溪流已然是这雪岭中最大的一条,而其他不过几条溪流一般,分向别处,料想张无忌既然能够在绝谷中生存五年,以这样的溪流,又能养出几条雪鱼供他食用五年,所以必是这条最大的水流。

两人寻激流而下,果然不出几里,已寻到山间一处壁崖,激流汇到此处,从崖下奔腾而下,形成一道巨大的瀑布,直坠崖下,水流撞击之处声如雷鸣,再往下看去,已不过数十丈的高度,其下看似深潭,碧绿幽寒,谭中游光乍现,想来便是生长在其中的昆仑雪鱼。

“是这里了吗?”十乐问道。

“应该是了,想个办法下去吧。”陆宁随口说道。

‘还想什么,直接跳吧。”说罢,不等陆宁答话,竟直接顺着瀑布跃下,只听到扑通一声,见他肥壮的身躯没入水中,扎下巨大的水花,不多时,水面冒出一个光头,正是十乐!

“跳啊,没有危险,湖底深的很!”见十乐在水下扑腾翻涌,肥胖的身躯如同一只巨大的蛤蟆,陆宁简直惊呆,破口骂道:“我跳你大爷啊,你丫的还想不想上来了?就这么直接跳下去!”

“啊?你说什么?”十乐在瀑布下大叫,他猛地跳入深潭,此时脑中嗡嗡乱响,耳朵里灌入冷水,又有瀑布轰鸣,任他内力深厚,一时也听不清陆宁在崖上的喊声。

这绝谷在雪岭深处,四面山壁陡峭,除了当初张无忌通过的那道细细的洞口,便并无出口,十乐这一跳下去,又不想后路,若是陆宁也如他这一般,恐怕两人以后就要在这绝谷中陪着猴子生活一辈子了。

陆宁心中叹气,心想自己真的要不要跳下去砸死这和尚,否则以后定要被他气死。见十乐还在下面叫喊自己下去,陆宁只得叫道:“你自己去找吧,我在上面给你把风。”

“把什么风啊,又没有其他人来这里跟我们争。”十乐只好游上岸,嘴中嘟囔。

见这绝谷中风景秀丽,却又不比那雪岭山顶寒冷,气候暖人,时如春秋一般,所以谷中草木葱茏,常年不败,又有瓜果熟透,点在枝间垂坠,宛如一派世外桃源。

谷中无路,十乐只得依着草丛行走,这里虽无人烟已久,却还有猿猴在此群居,不时可见野猴在树间跳跃,骤然见到十乐在树下行走,也不惊散,想来是久不见人,所以并不害怕。还不时摘下野果,掷向十乐的光头,却被他抬手接住,只在破旧的僧袍上擦了擦,便塞进嘴里大嚼开来,心中甚是开心,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他依稀还记的张无忌将经书埋在地下,上书“张无忌埋经处”六字,其余的倒是不甚记得,在这谷中寻走半日,皆找不到,心里不由埋怨陆宁不肯跟随他下来。他为人表里如一,一副心宽体胖的模样,偶尔奸猾,也不过玩笑做闹,却并不比陆宁那般心细,只在走一步看一步,所以并未想到后路如何。

在谷中转了大半,饶是他内力过人,却也累的气喘,日头见高,便寻了个山壁休息片刻。

再说陆宁在崖上半日不见十乐回来,而在崖上又看不清十乐在谷中的动静,心中耐不住焦躁,又想起十乐来时无法攀爬上来,于是嘴上不住骂这秃驴的鲁莽,又起身去林中找寻结实的藤蔓,结成粗绳,到时也好拉这胖和尚上来。

雪岭山巅惊寒,树木无法存活,而自上而下,半山间才见到草木生长,陆宁寻了几条依在老树上的藤蔓,编制结成长绳,又觉有些不够,便在山间继续找寻。

这雪岭在昆仑群山中并不出众,所以颇为难寻,若不是有朱长龄一家在此建庄,需要与山下庄户时常来往,走路了讯息,且不根据书中的线索,要想在这群山中找到这处绝谷,真只怕比登天还难,陆宁此刻攀在一个两人粗壮的老树上,截断树顶的藤蔓,却忽然发现两个身影从远而至,依着雪岭的另一面慢慢往上攀爬。

陆宁身在高处,望的长远,见这二人俱是一身短打,在这雪中露着两只臂膀,竟不觉的严寒,又见二人皆威势凛凛,远远可见一身肌肉虬结,想来是外功有成的高手。

这又是什么鬼?陆宁心中暗道:见那二人往山巅行走,身形甚快,不知觉已经转过山后,攀向雪岭顶峰。

难道这两人也是来找《九阳神功》?陆宁心疑,又道:“不会那么巧吧,正好和我们撞到同一日上山。”

他却不知这二人在山下打听许久,却从庄户口中得知已有两人在他们之前上山,心中生怕那《九阳神功》先一步被人拿走,于是并没有做停歇准备,直接登山,所以此时才让陆宁瞧见。

陆宁心中虽有惊奇,却也不信那二人能够如自己一般,找到进谷的方法,然而一经生疑,疑心便会悬在心中壮大,还是有些担心他们走了狗屎运,于是陆宁连忙攀下,借着原路奔向雪岭顶峰,尾行在那二人身后。

山巅白茫一片,四处积雪,却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陆宁眼见他们伫在悬崖边交谈,只能远远躲在一处雪包后面,望着他们的动静。

只见那二人不是俯身望向悬崖下,似乎也发现了那快石台,但这里已是雪岭最高处,离那地下足有几百丈高,那石台暗藏崖壁上,虽不过数十丈,却在崖下如同孤叶流萍,令人不敢触及。陆宁心道这两人不会是要从这里下去吧?这里孙然最简单,但是石台里面还有山壁阻挡,看他们身形,绝不会什么缩骨的功夫,难道还要破开一点点石壁,从里面进入绝谷中吗?

那二人交谈半会,竟好像真要从那崖底下石台进入,只见一人在停在崖便守候,另一人便寻原路返回,料想是去准备绳索。

陆宁见留下的那人身材高大壮阔,若不是满面虬髯,倒是和段天涯有些相像,呃,不对,段天涯还要略高一点。而那另一人则是五短粗壮,一身筋肉却比那虬面壮汉更加结实,陆宁怕他也是从林中找寻藤蔓结绳,于是慢慢跟在后面,却见那人在树丛中转了半会,便下山而去,想来是怕藤绳易断,二人不免坠落山崖,摔个尸骨无存,所以便往山下庄户家中,借几条粗绳上来。

陆宁心中颇为自得,平时没有别人在一旁衬托,所以这关键时候才能看出自己有多机智啊。

唉,就你们这智商,还要啥自行车啊。口中感慨,不由摇了摇脑袋,继续往那林中将制好的绳藤带到那瀑布处,却仍不见十乐的踪影,又恐怕自己叫喊会引来山顶那人,只得将山藤结在一棵古树之上,抛下去等十乐瞧见后自己爬上来。

又等了有片刻,才见到藤绳晃动,陆宁连忙从向下望去,正见到十乐光着上身,用僧袍包住一包东西,负在背上,往上爬来。

“找到了?”见他上来,陆宁连忙上前问道。

十乐将背在身上的僧袍解下,递来,陆宁见他竟将这秘籍随手交过来,倒反而不好意思伸手去接,十乐满不在乎道:“尽管拿去看呗,要是没有你,我也找不到这经书,快瞧瞧能否治好你的内伤。”

陆宁心中感动,便也不再觉得这十乐憨肥可恶起来,便从僧袍中拿出一油纸包,打开看来,正是三本经书,其中两本乃是胡青牛的医经和他夫人王难姑的毒经。剩下一本只见书面字目如蝌蚪一般弯状难辨,想来便是那楞伽经,翻开看来,字里缝隙中夹杂有大量中原汉字,正是那《九阳神功》!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