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人心丑恶 侠是什么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时间沉默,一时无语,地窖下静悄悄无声息,忽然听到外面一阵脚步声,远远向这边走来。

“小心,有人来了!”十乐小声提醒道。

二人连忙将绳子依原样覆在身上,又坐在地上,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

只听到上面传来两人小声的低语,续续传进耳中,陆宁此刻身无内力,所以听的并不真切,只是依稀听到一人说道你先回去我看着,待会你再来轮班,两人一番交谈,其中一人像是离去,脚步声逐渐远去,慢慢没了声响。

不知是谁前来,想要干什么。陆宁心中想道。

那人在上面等了片刻,方才下来,打开顶上那座木板。只听到吱呀一声,头顶传来一阵光亮,正眼望去却并不刺眼,想来地窖处于一间房内,所以光亮有限,只堪堪可以看清地窖内的情况。

陆宁望去,只见上面投下来一张木梯,一个身子慢慢走下来,待全身落了地窖,才看到正是那先前一直不忿陆宁二人的书生,王善举。

他见两人早已醒来,脸上露出一股子轻笑,道:“二位大侠休息的可好?”

见他作一副高高在上的恶心姿态,俯视着自己二人,陆宁冷笑着未答,十乐却没惯着他,啐了一口唾沫,骂道:“呸!我好你大爷!”

王善举面色一冷,又忽转平定,冷哼道:“死和尚!你以为你还活的了多久?等那血刀门一来,便将你们送去换取镇子的平安,到时候看你们还怎么样嚣张!还有你”他指着陆宁狠狠道:“想活命的话,就求我,好好的求我,说不定我还可以放了你们。”

陆宁望他那装逼的模样,心里一时无语,然而心中倒颇为费解,不由问道:“等一下,我只是实在想不清楚,我们到底是如何得罪你的?你为什么这么针对我们?”

见那王善举一顿,面上忽而狰狞,恶狠狠道:

“你不知道?你怎么能不知道?你们赶走了妖僧,全镇的人都感激你们,凭什么?不就是因为你们会什么破武功吗?凭什么你们这些会武功的人能够想杀人就杀人,想救人就救人?你们那么厉害为什么不帮我们彻底解决这个麻烦,凭什么你们想管这件事就管,不想管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

陆宁望着这副扭曲的面孔,心里又怎会将这傻比那一大堆话听进去,只觉得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见他面孔逼近,等待着自己的回答,不觉有些起鸡皮疙瘩,随口敷衍道:“啊?你说什么?”

此时无声。王善举的面色缓缓呆住

十乐见气氛尴尬,忍不住小声说道:“他问你凭什么我们会功夫就能够想杀人就杀人,想救人就救人?”

再次无声

王善举脸色涨红如血滴,指着陆宁。

陆宁心中知道,其实某些人的心理在正常人的眼中显得尤为病态,因为别人无论对他怎样都可能让他心生不满,瑕疵报复。又如嫉妒,那种隐藏在心里生根发芽,慢慢生长为整个心里都无法承受的恶果,到最后生生爆炸,炸的自己伤痕累累,却多数也将别人卷在其中。

陆宁心中苦思一会:这怎么回答?这王善举显然是个神经病,自己说什么好?我不是故意的?或者你去找心理医生看看?都不行啊。陆宁烦闷,忽然心道老子干嘛要回答你这破问题,随即起身扯掉绳子,一巴掌甩在王善举的脸上,道:“凭你大爷啊,你还有理了是吧!”只听这啪的一声,将那王善举打倒在地上,捂着脸庞叫唤。

“你你怎么会解开绳子的?”王善举蓦地脸色发白,倒在地上惊叫。

陆宁实不愿多见这人丑恶的嘴脸,便欲出手结果了这人性命。

十乐此时见状也站起身,一脚踹在王善举的身上,口上大骂道:“真是看不出来,一脸书生相,怎么就一肚子坏水,难怪人家总是说负心总是读书人,真是没说错,老子给你们解决了麻烦,你们这帮撮鸟就是这样报答老子的?”

“哎哟别打!别打了!”

“打的就是你这孙子,还尼玛敢求饶!”

十乐一顿劈头盖脸式的毒打,手脚又俱含有内力,不多时已将这王善举打的连自己亲妈都认不出来,陆宁在一旁冷眼看着,心知十乐不欲让自己插手,唯恐自己下手太重杀了这人,心中一时无法开解,面上却依旧平静向十乐问道:“这种人打死得了,你又何必阻拦我。”

十乐见他看出自己的想法,尴尬道:“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

陆宁心想难道是自己狠毒了吗?好像并没有啊,好像自己此刻才是受害者,要是逃不出的话,天知道这些愚民会怎么折腾自己。

想到此处,再看十乐,见那王善举还有力气哼哼,又上去补了几脚,转而对自己道:“好了,怎么说也算咱们害他们被人报复,江湖就是这样,人心善恶,都在一念之间,他们又不是什么真正的恶人,又干过什么样伤天害理的恶事呢,还是算了吧。”

陆宁却是见这和尚忽然说出的话思考来竟还颇有些道理,心里又将十乐高看了几眼,又见他已然是坚定的有些令自己意外,陆宁深望他一眼,心中曲折,只是无法诉出,然而已是对这镇子上的人产生了深深的恶感,也对那一直在心中矗立的行侠仗义四字也多了一丝迷茫。他曾经心中空旷,无牵无挂,也没有欲求,却在这游戏中连续遇到刺激着自己心跳的人与事物,对自己原本的信念动摇尤重,如果行侠仗义就是这种下场的话,自己为什么要当什么大侠呢?他问向自己。

“喂,想什么呢?走吧!”十乐将那王善举彻底打晕,爬上梯子,对陆宁叫道。

陆宁心思沉重,想问十乐,又忍住,见那王善举一脸衰相昏迷在地上,心里也算生起一丝宽慰。

“来了。”他应道,亦跟随十乐,出了地窖。

地窖外正是一处偏房,二人逃出,见四下无人,初时蹑手蹑脚,忽然想起自己两人都是有武功在身,干嘛要怕这群普通人,于是放开手脚,在这一户人家中逛了起来。

“你还在想什么?”十乐见陆宁步步沉思,不由有些无奈。

“我是觉得我们为什么要行侠仗义?”陆宁望着他认真答道。

“靠!这么深奥的问题我怎么知道,还是留着下回再想好吗?或者你早点跟我找到《九阳神功》,回少林寺请教我师父。”

“你师父知道?”

“呃,他这大半辈子就只在达摩院练武参禅,谁知道呢。”

“参禅,那他的佛法很高深咯?”陆宁忽然问道,他心想这些懂佛法的其实跟搞哲学的差不多,无非是将一种问题用千八百种答案解出,看谁解得更巧更有道理。想来会不会能够解答出自己的问题?

“那你呢?”他复而想起,问十乐,“你也参禅吗?”

十乐望他一眼,讪讪笑道:“呃,呵呵,我参那玩意干嘛?”

陆宁知道自己问错人了,继续前行不提。

接连打倒几人,已然惊动了所有人,当二人跨出门外,正见到镇上人群聚来,一个个见到二人面上惊恐,不敢直视。

“镇长大人。”陆宁见镇长躲在人群中,不由挥手招呼道,“吃饭了吗?”

“吃吃过了。”镇长见陆宁点他名字,心中虽然惊惧,却也顾及着自己的脸面,不好躲在这人群之中不出,于是颤巍巍应了一声,从人群中慢慢走出,答道。

“吃了?吃了好啊,也好做个饱死鬼上路。”陆宁面上带笑,慢慢说道,却引起人群下面一阵轩然。

“你你要杀我们?”镇长心中一惊,才想起这两人是能够擒下那妖僧的武林高手。

“你们这样报答我们俩,怎么也要礼尚往来,不然岂不是显得我们小气,不懂得知恩图报吗?”

十乐在一旁见陆宁面上笑意吟吟,实在看不出他心中的想法,眼见这一群乡民竟被他吓得面无人色,心里又不免生起同情之心,于是小声向陆宁劝道:“喂,吓吓他们就得了,你难道还真要把这些人杀个干净?”

他随不过与陆宁同行几日,却也看出陆宁为人简单,只是处世不深,并没有受过大起大落的波折,心态虽然如同大人,却并不成熟,一进入俗世,更易被世事牵绕,渐渐的改变自己的初衷。

只怕这件事会让他逐渐迷失从善之路,那便可惜了。十乐心中暗想,已然在考虑该如何避免让这件事成为陆宁心中的魔障。

陆宁见他面带忧色,询问自己,心中忽然有些烦躁,这和尚未免管得太多了。又忽而想起身在武当时张翠山的教导,心念渐渐平复,再看那人群也不显得碍眼。

镇长见这二人沉默不语,只当便要大开杀戒,扑的一声跪下来,道:“二位大侠,这件事都是那王善举挑唆的,我也是一时糊涂,被鬼迷住了眼睛,才干出这种事情,二位大侠仁义,只要放过全镇上下的性命,老朽愿意随两位处置。”

见他痛哭流涕,而周围乡民也相继跪下,向二人哭求,一时一阵哀嚎,陆宁虽然心中对这群人没有好感,却也生起同情之意,两相竟异,不免犹豫未答。十乐见他犹豫未决,便上前对下面众人道:“你们若不是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今日就是和尚我也不会轻饶了你们,算你们运气,遇到的使我们这样的正派子弟,不然的话非将你们这帮忘恩负义之徒剁成肉酱喂狗,这世上真是无奇不有,偏偏让和尚遇到你们这群人,晦气,实在是晦气!”

他口中这般讥讽,已让众人面色羞愧,不敢起身相见,陆宁见状不由冷笑一声,又问道:“我确实不明白,为什么那妖僧淫你们的妻女,你们不想方法擒拿他,反而是我们帮了你们,却还被你们下药擒拿?你们说人的心真的有这样卑劣吗?此番真是长见识了”

说罢,便抬身欲走,乡民们伏在地上,不敢与之对视,至于他们听到后怎么想,陆宁不得而知,是会改过从新?或是变本加厉,成为第二个第三个王善举那般的人,这些由他们去吧,自己并不是他们的父母,没有那个时间去教化他们,只要他们不再招惹到自己就好,陆宁心中如此作想道。这是他自下武当山后心态发生的第一次变化,人心一变,整个人在别人看来都是陌生的,将两人的包裹找出后,便真正离开了那小镇。十乐见他自此一路沉默不语,多次挑闹也不见他还口,心中叹息,只得作罢,以期将陆宁徐徐导入正途。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