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人心难测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翌日,陆宁醒来,却听到楼下一阵吵闹。来到楼下大堂,却见到十乐被人群围作一团。

掌柜的见十几张口实在说不清原委,便让大伙安静,对十乐说道:“大师傅,那妖僧昨夜沪指如何挣断了绳索,杀了看守他的老头,不知逃往哪里去了!”

“逃了?”十乐心惊,转而看到陆宁过来,

“为什么昨夜不把他杀了?”陆宁昨夜早早离场,不知发生了何事。

“这下糟了。”陆宁心中急道:“你们可知那妖僧是什么人?那是西域血刀门的弟子,血刀门平生无恶不作,这次让他逃了回去,等他养好伤,带着师兄弟回来复仇,我看你们这里有谁能挡得住!”

众人一听,顿时炸开,那掌柜的过来一把抓住陆宁的手,问道:“那这可怎么是好?”

陆宁心道我哪知道,见十乐不语,似是在想什么,又忽而说道:“那可糟了,和尚我被他看了正脸,他回来一准找我报仇,这可不好。”

“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自己。”陆宁不由骂道。

“那你说怎么办?那血刀老祖怎么说都是一方教主,估计就算武功再次也是少林达摩院的水平,怎么这回和尚被认了正脸,只怕今后都不得太平!”

镇民们听到此处心中早已沉落到底,看来那妖僧背后的势力连面前这两位大侠也不能够对抗,这到底该如何是好!更有人想起那日死在自己眼前的那十几名青年,各个头颅被切下,活生生望着自己的可怖情景,心中惊恐失措,只怕自己也步了那样的后路。

“眼下之际,只剩下一条退路。”陆宁见大伙已然被士气杀手十乐打击到了谷底,早已没了主张,于是说道:“咱们必须全部离开这里,避免血刀门来到这里复仇,到时候他们一来恐怕免不了要将这里屠成白地,把大家杀光泄愤。”

众人沉默不语,面色复杂,还有的看着镇长与掌柜的,十乐只道他们心中不舍,不由劝道:“眼下情况危急,大家若不尽早搬离此地,恐怕真会像他们所说那样。”

“凭什么!我又没有碰那妖僧一根汗毛,凭什么要杀我。”其中一人忽然叫道:“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参与追捕他,何况我们家祖辈都住在这里,我不走!”

陆宁望向他,见他脸色含怨,望着着自己二人,恐怕心里已然将自己二人视为造成这件事的主要原因。

而再看其他人,口中虽不说,然脸上也有了这意思,陆宁蓦然心寒,心道自己二人是否就不该插手此事。

“镇长,你说咱们怎么办?”人群见陆宁的回答并不能使自己满意,有望向一贯作为主心骨的镇长

“我我也愿不走,我已经几十岁的老骨头了,还能活几年?你们走吧,他们要来复仇就来吧。”那边镇长也跟着说道,只是口上虽然叹息,但两眼还在瞧这二人还有什么适中的法子。

陆宁望向他,见他眼神游离,已然不再相信自己二人,心中不由生起一股无名之火:“那好,你们不走就呆在这里等着那妖僧带人回来复仇好了,我们还有事,没空在这为你们陪葬!”

陆宁心头火起,说话已然不顾别人感想。那先前说话的那人忽然又道:“你们把他好一顿折磨,然后拍拍屁股就像走人,留下烂摊子给我们收拾,想的到美!”

“王善举,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掌柜的闻言大怒,一把抓起他的领口骂道:“两位大侠都是为了我们镇上的事才出手对付那妖僧的,你现在这样讲话,可还有一点良心没有?”

“你放手!本来就是这样,祸是他们闯的,凭什么他们没把事情办好就想走人,到时候那妖僧回来复仇,找不到他们,又怎会不拿我们出气?依我看,就是该把他们留下来,要是能解决的了这一关,再走不迟,若是解决不了,就拿他们去给那妖僧出气!”那年轻人一番话过后,客栈大堂忽然一片寂静,没有一丝声息。镇上的人面色复杂,一双眼睛不时望向二人,看样子心里显然然对那年轻人的话有些动摇。

陆宁若讲刚才是一阵心寒,现下心里已经是冻成了冰块,冻到还在怀疑刚才所听的话是不是真的,人的心会丑陋到这种地步吗?他心里发问。

他望着那年轻人、那个名叫王善举的人,此刻也看着他,面目竟看不出一丝的愧疚,这人怕和自己是一般年岁,一身儒衫,呵!原来是个读书人。

“你说什么!”十乐也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这是怎么了,这就是自己得到的回报吗?他面色通红,指着那王善举。

那掌柜的似乎也听不下去了,嘴角哆嗦着,似是想说什么,又忽的啪的一巴掌打在王善举的脸上:“滚出去,别再我这里脏了我的地方。”

“你”那王善举见掌柜的翻了脸,一时捂着脸不知心中如何作想,狠狠望了陆宁二人一眼,转身离去。

镇长见陆宁与十乐动了怒,面上尴尬,见那王善举离去,心里却也有了一点失望,此刻客栈中人群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是好。陆宁忽然笑了声,面色古怪道:“掌柜的,多谢你的招待了,人,我们帮你捉了,他跑了,也是你们看管不利,怨不得我二人,我们二人打扰贵乡,实在不好意思,我二人还有别事,等我们收拾一番,就此告辞了。”

“是是!”掌柜的见他如此说话,只怕已经动了真怒,满口回到。

“二位大侠”镇长面有难色,口中喏喏,不好意思道:“这妖僧还未铲除,两位”他说道此处,只见陆宁“笑眯眯”望他,眼神也有了一丝凶厉,已然不好再说下去,陆宁见他住口,便道:“镇长,别说我不提醒,你们若是还不肯下决心搬离此处,只怕等我们再回来,就只能为你们收尸了。”

“可”镇长还向再说,见陆宁头也不回的上楼,只能作罢。十乐跟在后面,面色怒红,骂道:“什么玩意!”心里已不想再管这些人的事情,二人回到自己房间,作一番收拾,便下楼准备离去。

大堂镇民已经散去,不知他们到底如何打算,陆宁此刻心中不知生起什么样的邪火,竟一刻也不愿再呆在此地。

“二位”那掌柜的见二人要走,心中百感,一时无法道出,忽然跪下,道:“二位为我们镇子捉住了妖僧,不曾得到一点厚待,反而还受这般冷遇,我”

“快起来吧。”二人心中虽然有气,却对着掌柜的还有一点好感,便道:“掌柜的,我见你与他们不同,所以劝你还是别再待下去了,早早离去,还有后路。”

“唉”掌柜的一声叹息,不知如何作想,转而看了一眼外面,说道:“时候尚早,眼下太阳还不毒辣,二位此时上路正好,再往北去已经不是中原的地界,那边小老儿也不曾去过,只是听说那边回人很多,二位还是多加小心为好。”

那多谢掌柜的款待了。陆宁与十乐向他告别,便牵马离去。

此刻太阳初生,还不浓烈,镇上依然是一阵沉寂,陆宁与十乐相视,眼中俱是说不出的一种感觉,为什么自己做了行侠仗义的事情,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快乐?而此刻,也是自己应该得到的吗?他们不得而知,心里却还有一丝侥幸,这不过是场意外吧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如那王善举一般,而自己也不过才刚刚踏入江湖,见识太少而已。心中沉重,只好以此来安慰自己。

走到镇头,忽然看到镇长一群人站在路上,十乐惊怒:“喂!陆宁,不是真要跟咱们动手,要把咱们留下吧?”

陆宁沉色未答,二人走到近前,镇长忽然向二人深施一礼,说道:“二位为我们镇子解决了这次麻烦,反而还受了不少委屈,大伙心中实在愧疚,特地来送送二位。”说罢,又带着众人向二人施礼。

陆宁见状心道这还差不多,总算还有点良心,又见那边那王善举也在人群中,面上露出一阵不情不愿的神色望着自己,陆宁宛如见到一只死苍蝇,心情乍然又有些回落。

“不必了。”陆宁冷淡道:“我二人愧对大家,一不能使大家安居乐业,二不能保你们一生平安,实在不敢当诸位如此大礼。”

镇长闻言面上一红,尴尬道:“说笑了说笑了。”见陆宁面色阴冷,十乐火气未消,于是招手道:“快把我们的一点心意拿上来,送与两位大侠。

陆宁看去,只见人群中出来两人,一人端着一包金银,一人牵着一匹骏马,来到二人面前。

镇长讪笑道:“二位为我们解决了妖僧,我们自然有厚礼相赠,这一点心意请二位收下,还有这匹马,我在客栈中见二位只有一匹马,就自作主张再送二位一匹代步使用。”

“老子不要你们的东西,拿走拿走!”十乐心中愈发觉得这些人面目可恶起来。

陆宁却忽然伸手,道:”马我们收下了,金银你们自己留着用吧,我还是那句话,那妖僧背后的势力不凡,你们若是想要保命,就马上离开这里,只此一个办法,否则后果怎样,只能看你们的运气了。”

“是是是。”再一番推让,见二人坚决不收金银,镇长只好作罢,应道:“我已派人向南寻找适合居住的地方,二位大侠帮了我们那么多,若是不急,还可以在这里多住几日,我等必然盛情款待,绝不怠慢。”

陆宁见他虽然面上诚恳,但又怎知他心中怎样作想,实在懒的辨认他究竟是真是假,于是也说道:“不了,我二人确实还有事情要做,就不再打扰了。”

也罢,镇长见留不得二人,又一招手,却见昨日那相救的女子手上端着一盘酒具,细步前来,向二人施礼,道:“二位大侠相救之恩,小女子实在无以为报”

“那就不必报了,报来报去免得麻烦。”陆宁口上说道。

那镇长倒了三盏酒水,递向二人道:“二位的大恩大德,本镇必将刻碑记载,留往后世传扬,二位大侠不愿久待,我代表镇上百姓敬两位大侠一杯。”

说罢,将自己的酒水饮了,看向两人。

见他饮罢,二人也端起酒杯,十乐心中有怒,气呼呼喝下去,陆宁闻这酒香清澈泠烈,心道不会有毒吧,电视里常有这中镜头,然而心里也不慎在意,一口将酒水吞下,顿时觉得胸中如火一般,慢慢眼前也变得迷离,竟啪的一声倒在地上。

尼玛真的有毒!他心中如此想道,又见十乐的身形也变得摇晃起来,那女子却伏在他身上哭喊,十乐还强撑着要与围上来的镇民厮打,他挣扎着扯了扯十乐的腿,对他摇了摇头,示意别再抵抗了,十乐终于也倒了下来。此时人群已然围了上来,这是怎样的一群人啊,望着这群嘴脸,他心里这般想到,慢慢没了知觉。

“喂!陆宁,醒醒!”陆宁在一阵迷茫中被人踢醒,睁开双眼看去,正是十乐。见他身上已被绳索结结实实的绑住,双手负在背后,再看自己也是如此。

陆宁堪堪坐起,心里早已在未昏迷前就想的清楚了,这群没有人性的镇民要把他们送给血刀门,换取这镇子,或者说是他们自己的平安了。

“呵呵。”心里发寒,不由冷笑出口。

“你怎么真的昏倒了?”十乐却忽然靠了过来,问出一古怪的问题。

“怎么你没晕吗?”陆宁不解道。

“我也晕了啊,但是我晕的并不厉害,本来想要反抗,却看到你给我使眼色,我还以为你看出来了他们的阴谋,怎么你没看出来吗?”

陆宁无语再无语一脸白痴的望着十乐,说道:“大哥,我是觉得反正最后还是要被他们捉到,你在那里反抗太狠,被他们疑心药力对你不管用,为了安全,直接宰了你或者废了你的手脚,所以才提醒你啊!”

十乐若有所思:“嗯,好像有点道理”

“有你大爷啊!这辈子没有点默契啊!”陆宁破口骂道,“你既然还有力气就逃走得了”

“吵什么!”忽然顶上传来一声喝骂,紧接着再无动静。

陆宁这才发觉自己二人被关在一间类似地窖的地方,出口在上面,被紧紧扣上,想来自己两人在里面无法打开出口。

见上面好久不见动静,陆宁忽然背对着十乐,小声说道:“快,先解开绳子再说。”

“怎么解?”十乐茫然。

陆宁真的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忍着想咬死他的心,摆动着自己被绑在后面的双手。

十乐会意,也挪着身子,背向陆宁,二人双手交互为对方解开绳子,虽然看不见,却不多时将绳子解开,站起了身。

“现在该怎么办?”十乐小声问道。

“我哪知道!”陆宁没好气的回答。

十乐吃了一憋,忽然怒道:“妈的等老子出去了一定打的他们皮开肉绽,叫他们知道什么是佛家文化的厚重!”

陆宁深深的鄙视了他一眼,他心中已然动了杀心,这群人看是良善懦弱,然而一经别人鼓动,却比最恶毒的人还要恶上三分,对待自己二人这样的恩人尚且如此,实在没有继续生存的必要!

见他面露绝厉,十乐然,问道:“你该不会想要动手杀人了吧?”

“怎么不应该吗?”陆宁反问道:“你可知如果我们逃不掉的话将会是什么后果?是被他们献给血刀门,再被那恶僧常秀慢慢炮制,最后恐怕尸骨无存。”

“但这毕竟只是一群普通的百姓啊!”十乐心中不忍,劝道。

陆宁面色不定,只是一双眼睛凶狠狠的望着墙壁,不知心中如何作想。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