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一击必杀 妖僧就擒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血刀门,这是金庸先生笔下《连城诀》中最为著名的反派门派,其中的门主血刀老祖,在文中的武功可以算作仅次于神照经大成的丁典。他的血刀秘籍传自西域,招式怪异诡变,故虽然内力并不出众,却由于血刀刀法诡异莫测,仍使他令人闻之色变。而且他生性残忍,又好女色,所收的门下弟子也俱是无恶不作的狠角色,但由于是西域门派,并不多涉足与中原,是以中原武林只闻其名,却少见其门人弟子在中原腹地行走。

若真是血刀门的和尚,那这下可有些麻烦了。陆宁心中思虑:他知道那位血刀门主极为护短,原著中狄云不过空口冒充他的徒孙,便被他从湘护佑到昆仑。想来若不是当时狄云手足残废成为累赘,只那血刀老祖一人挟持水笙,再加上他心机深沉,又怎会被那什么落花流水、武林南四奇一路追到天山。

陆宁心想若是杀了眼前这和尚,怕要被这血刀门缠上一辈子,况且那血刀老祖武功高强,虽然无法与其他金庸武侠中的绝顶高手相比,但恐怕再低也是武当七侠的层次,可以称得上是一流高手。想到此处,再看院中十乐,已然与那常秀斗在了一起,一双肉掌上下翻飞,躲避常秀手中的怪异弯刀。而那常秀的的血刀刀法果然大异于陆宁所学的刀法,见他身形柔软,刀锋不时从被背上、肘间身上各处钻出,若不是十乐内力精湛,对于危险极为敏锐,恐怕早已中了他的暗算。

十乐口中不时咒骂:“果然是血刀门的贼子,使得一手邪刀!我尼玛!擦!敢捅你佛爷的菊花?”

陆宁只听这一阵脏话不绝于耳,再看那常秀也是憋得面色怒红。常秀早已看出这和尚的武功还在他之上,虽然出手间不过寻常的五形拳法,但是由于十乐内力惊人,所以只听四面拳风赫赫,想来若是搭载身子上,必受到不轻的内伤。于是手上不敢丝毫的松懈,一刀一式封闭周身上下,但见十乐拳来,又被他以刀拒之,不敢让十乐攻进半步。

十乐见他刀法渐渐呈守势,十招中已然只有一招向自己攻来,皆因自己拳式凌厉非常,每一招都往他要害攻去,逼得他不得不回防自身。但这血刀刀法本就不是以守出名,而且常这秀血刀要义未精,看起来才不过融汇的境界,更加抵不住自己的强攻,想来不要多长时间,自己便可以迫的他生生累倒。

“和尚!我与你无冤无仇,你若再苦苦相逼,小心我血刀门与你势不两立!”常秀眼见自己落在下风,又拉不下脸面说些软话。血刀门在西域称王称霸,自己也跟着过的风生水起,想来为什么听从大师兄的话,去中原抢夺什么武功秘籍!心中暗悔,口上也不由怒道。

“孙子你说什么?大点声!”十乐见他示弱,又怎会放过这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嘴上一边调侃,手上却丝毫不见迟缓。

常秀大怒,手中弯刀忽的激进,化作一团银光,飞向十乐。

十乐大惊,身子凌空跃起,双手招展,如鹤翼舞空,避开这一团疾闪而过的银光。

却见那常秀忽然就地一滚,翻到一旁细被处,弯刀已一挑,露出一张昏迷的面孔,月色下显出一种病态的秀美,雪白的颈子被常秀一把抓在手上。十乐此刻堪堪落地,一见状连忙扑来,见他势如疯牛,竟如同丝毫不在意那女子的性命一般,只可惜那常秀又岂是一般人,避在那女子身后,掌上忽的运力,只听一声嘤咛,竟将那女子迫的醒来,一张秀脸被抓的喘不过气,身子四肢不住的扑腾。十乐见状心中不忍,蓦地止住了步子。

“和尚,再往前一步!敢过来么?”常秀见他停住身子,不由狞笑道。

“妈的果然败类都会败类的那一套,有种的敢跟和尚单打独斗吗?”十乐见他手指丝毫不放松,眼见那女子眼白也快翻了出来,心中焦急,不由激道。

“哼哼。”常秀听罢面色阴沉,却不答话,恐将那女子勒死,手上却又放松了些。见十乐虽不敢前进,却也不曾后退,心中又怕十乐出手抢夺,眼下余光打量一番,见十乐堵在正门,自己若想逃走,必然要翻过破墙,于是脚步慢慢后退,渐渐贴在墙上。

见十乐似要上前阻止,口上便骂道:“和尚,你若敢上前一步,小心这女子的脖子被爷爷捏成两截。”他此刻心中起伏不定,前一月来顺风顺水的行事早已让他对此事没有了戒备,哪知道今晚突然杀出这么一位,武功大大高过他,是以现在小心翼翼,心里不敢有任何松懈。

却见那和尚竟然真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上也浮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神色,像是一种嘲弄,戏谑,他心里气急,心道迟早有一天找到你这和尚,将你千刀万剐,才能泄自己心头之恨。心中如此作想,却也不疑其他,在发觉背上墙壁由于坍塌,不过才刚刚高过自己的脖子,心中大喜,正欲说话扰乱十乐的注意力,自己趁机逃走,忽然觉得脑袋上一痛,紧接着又是一痛,啪!啪!啪!几声过后,竟逐渐失去了知觉,身子瘫软,慢慢从墙上滑倒在地,露出背后一张面孔,手中举着一块青石砖,仍是做出一副拍击的样子。

“啊!”那姑娘此时挣脱,转身看向墙外突然出现一张人脸,蓦地吓了一跳。又见陆宁面色尴尬,慢慢将手中砖块抛下,那边十乐不由埋怨:“靠,和尚本来解决了一大半的问题,眼见就能干掉他,倒被你小子抢占了功劳。”

陆宁绕过墙壁,从门中进来。那姑娘见他一身长衫,在月下倒显得翩然而立,比之那边肥胖的十乐倒更有一番侠气,面上不由一红,不敢说话。

陆宁又怎在意这些事情,只看见十乐除了身上僧袍又多了几道裂痕,倒一点伤痕都没有,心里不由有些鄙视:老子是不是将这血刀门想的太过厉害了?连十乐这个配角都打不过,明显又是本主角成功路上的垫脚石嘛!

实际上这般不要脸的想法也只在心中想想。他此刻内力全失,最有威力的七伤拳本是内家掌法,无法使出,而其他会的也不过几套武当的寻常刀法和一套大九天手,大九天手不过刚刚入门,内里复杂繁深,稍有练错,恐怕又要伤到自己,所以论起实战能力,恐怕连这血刀门的常秀都不如,又如何与十乐相比。

“呵呵,本少侠抢你的功劳?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要不是本少侠上来一招制敌,还不知道你们两只秃驴要打到什么时候,若是拼个两败俱伤还算老天保佑,要是一不小心伤在他手下,倒显得本少侠身边都是窝囊之徒,顶不得半点作用。”

“我尼玛”十乐有些气极骂,道:“小贼你可敢与我再比划比划!”

“比就比!”

“先说好,不许猴子偷桃”

“”

“小女子多谢两位大侠相救之恩。”那边女子见二人警务一个理她,只顾一旁斗嘴,想到今晚之遇,不由心中委屈,暗暗落泪。

“怎么还哭了,来来来,和尚给你擦擦眼泪。”十乐见她面上梨花带泪,心里不由心疼,口上说说,竟真的伸出那副酸臭的烂袖子,要去拂落女子面上的泪珠。

“咳咳!”陆宁见这情况实在有些不堪入目,忙伸手啪的一声,打落了十乐的肥爪,向那女子问道:“你是谁家的女儿,这妖僧已经被我们抓住,你不用再担心受他侮辱,还是早早回去,免得你家人担心。”

一番话比起十乐更懂得安慰人,却更让那女子落泪不止,陆宁与十乐暗自无措,对视一眼又负气转离。此时外面忽然多了一阵嘈杂的人声,一大批脚步声慌乱而来,门外转进几人,正是那客栈掌柜的与两名老头进来。

那两老头一进门便见到秃头反着月光的十乐,不由吓得绝倒,那掌柜的却是认得二人的,见二人安然无恙,脚下却伏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也是一个光头和尚,心中胆大,上前翻看,只是那常秀被陆宁用砖头打的头破血流,实在看不出原来模样,幸亏掌柜的眼力算好,细细端详,便叫道:“就是他,就是这妖僧!”

那两位老人听闻,近前细看,也开口道:“是了,是这妖僧,我认得他手中这把弯刀。”

此时门外忽然进来一对老年夫妇,见到二人背后的女子,泪眼娑娑扑来,口中叫道:“我的儿!可苦了你了!”

两人抱着女儿一阵痛哭,那便掌柜的却向陆宁二人施礼:“多谢二位大侠为我们镇上除了这一大害。”说罢长施一礼,不肯起身。

那边几位这才醒来,连同那一家三口也向两人拜谢,眼见门外挤进更多人向二人施礼,二人面上一阵无奈,只有生生受了,不复多言。

一众人带着惊惧前来,见这妖僧就捕,显然喜出望外,将陆宁与十乐二人簇拥着回镇,又吩咐了年轻的镇民将那妖僧用绳索绑了,几个年轻人用一根竹竿插入绳子,在两头轻轻负起,抬着那常秀,随这被众多镇民簇拥的陆宁十乐二人,返回镇中。

此时才到深夜,一帮人也不用火把,在月色下竟然也清清楚楚可以辨析众人情绪畅快,陆宁见那常秀早已醒来,被串在竹竿上不得动弹,偏偏一张嘴又被人用破布堵住,只得拱着身子在竹竿上一弹一弹,宛如一种硕大的虫子。

眼见身边围着这么一群人在耳边喧闹,陆宁此刻头都打了,便对十乐说道:

“十乐,咱们差不多得了,这么多人围着我实在受不了,要不你在这顶着,我先回去睡了?”将十乐在那几名老者簇拥中挣脱,陆宁忙向他诉说。

“别呀,我承认我只出了一点点力,全靠你最后的一击必杀咱们才能捉住这佛门败类,既然都是你陆少侠的功劳,那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不如你在这里应付,我回去先睡了吧。”

“我靠!你个秃驴这么不讲义气!”陆宁急骂:“我身为一个重伤未愈的患者,怎么能随便熬夜,听话,你在这先顶着,你看,刚才我们救的那位姑娘到现在还脉脉含情望着你,快上去跟人牵牵手说说话,聊聊人生理想什么的,千万别辜负了人家。”

十乐顺他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有什么姑娘望着他,再回头看陆宁已然不见了踪影。此时一群大老爷们围着他不住说话:“大师父武功盖世,几下便将那妖僧捉来,要是大师父早点到我们镇子投宿,我家那小子也不会呜呜。”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了。”那掌柜的过来劝道,见陆宁不见了踪影,便向十乐问道:“大师傅,这妖僧现在被捉住,要如何处理才好?我们都听您老人家的。”

“对对,我们都听大师傅的。”人群传来一阵应和,十乐却有些为难,他毕竟不是什么真正的武林人士,此刻才初出茅庐,经验也少的可怜,见数百人举着脖子听他的意见,不由有些不好意思。

“依依我看,咱们还是先把他关起来,等明日大伙心情平复,在一起决定他的下场,怎么样?”

众人半响不见说话,十乐见状心道不会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吧,正在犹豫要不要重新说,忽然人群一片叫好。

“好,不愧是少林寺的高僧,果然是慈悲心肠。”

“对,等我们大伙聚齐了,明日一起商议,为受害的女子讨回一个公道。”

见这群人此刻不杀自己,那边竹竿上的常秀睁着血淋淋的双目,望着眼前这一群百姓,露出一股子阴冷的笑意。

此时若是陆宁在此,一定是拔出兵器一刀将这常秀给砍了,但十乐毕竟是佛门弟子,手上纵能擒龙伏虎之能,心里也还抱有七分仁慈,只不过十乐却没有想到,今夜自己的这一番决定,却给这一镇居民和自己,惹下极大的后患。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