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归途之遇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回身客栈,又在房中静坐,暗暗将《武当心法》在体内研习,几遍下来,心中已然一片宁和。这《武当心法》本来便是根据道家练气的法门改编而来,由此练出的内力中正平和,又有温养身心的功效,所以相比其他各派内功,虽然进境纵然缓慢,然而厚积薄发,只待年久日长,威力才愈加显现出来。

而那大九天手招式太过绝厉,陆宁初学乍练,身旁又无人指导,所以造成的内伤颇为严重。不过好在他武当心法即将进入巅峰,想来这一番疗养之后,便能够突破,想到此处,陆宁此时心中才算有了些许安慰。

又客栈中逗留几日,内力稍有回转,却迟迟不见突破迹象,此时陆宁银两也如流水般外流,这客栈中一人一马花费颇有些巨大,让并不富裕的陆宁也渐渐有些觉得捉襟见肘。唉,何时才能过上那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日子呢!陆宁牵着马,望着住了几日的客栈,心中无限感慨。

春日无限,暖风送人,然而这一离去,却又不知该往何处去。当然自从自己下山之后,便没有想好去哪,难不成回武当修炼成这大九天手?算了,自己刚与张翠山萧红衣他们一段煽情别离,此时回去,实在有些不像话。再讲没几天就跑回去,知情的知道自己得到秘籍,回来闭关修炼,那不知情的还只道自己让人教训了一顿,逃回武当避难呢。或者留下来投奔明教?不行,明教马上就要内乱,忠于张无忌的杨逍一派最终要被陈友谅或者朱元璋干掉,自己眼下连一名三流高手都算不上,想想原著中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那刀光剑影,血流成河的惨乱场景,不由打了个冷战,去了也是跟着倒霉,还是不要去了。自己虽说刚得到神功秘籍,却因此受了不轻的内伤,说不定到时被人当成小boss宰了,不知道会不会把秘籍再爆出来?唉,到时候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心中胡思乱想,任由马匹在来时路上小跑,一时心思飘转,只听一句“我尼玛”陆宁在马上一震,便看到一憨胖和尚四仰八叉倒在路上长嚎。

我去,这是要讹我吗?听他长音中气十足,自胸腔透喉腔,转头腔,连绵不绝,显然也是有一身内力,却还横在路上不见起来,陆宁不禁脑门生汗,道:“哥们你要不要起来先?”

那和尚听到刷的坐起,盘腿指着陆宁:“撞到人了知不知道?”

“知知道。”

“知道还撞?”和尚一双丹凤细眼瞪的溜圆,怒视着陆宁。

“这不是没瞧见嘛。”陆宁被他瞪得心虚,嘴里申辩。

“不带眼睛啊!”

“那怎么办?”

“呃那啥,捎我一段呗?”正当陆宁以为这和尚得理不饶人,马上要狮子开口的时候,却不想和尚脸色一变,向陆宁谄媚道。

陆宁心中无语,再看这和尚胖硕的身材,实在不忍让自己的马受到这样的压迫,于是摇了摇头道:“不行。”

“撞人了嘿,快来看啊,欺负老实人呐。”见陆宁摇头,和尚竟一个撒泼,在地上打起滚来,边滚便嚎。

我擦嘞,大哥,这荒郊野岭的哪有人啊!陆宁心中不由暴汗,这尼玛也太能演了吧!诶,荒郊野岭。陆宁忽然平静,这是荒郊野里,要不要来个

心中如此作想,又忽然打消,自己又不是什么豪车二代,怎么还想到毁尸灭迹上去了。再看那胖和尚却又坐起,望着自己一脸正色:“你想杀我?”

陆宁心中一惊,见他危然而坐,虽然刚才闹得灰头土脸,却仍可见其气势与刚才完全不同,身势戒备,暗暗防御自己。

额,陆宁却不知该怎么说,说自己刚才露出的杀意是闹着玩的?鬼信啊!

和尚却突然站起,淡然而笑道:“原来只是玩笑,施主还真是顽皮,不过施主一言不和,便露杀心,未免太过暴戾,小僧虽没有普渡众生的大能,却还略懂一些清心普善的法诀,若是施主不介意,小僧愿跟随施主,一路为施主尽心祈颂,净化施主心中的暴戾,阿尼陀佛。”

陆宁已然惊掉下巴。谁要你尽心祈颂了,太不要脸了吧,明摆着是要搭我的顺风马,还能找更无耻的借口吗?不过他为什么能看出我的心中所想?吐槽之余,心中也不由惊奇。

和尚却已然不顾陆宁惊呆的目光,正襟拍落身上的尘土,便伸着一条肥腿往陆宁的马上爬来。

“来,拉我一把。”和尚淡然而语,佛意盎然,俨如一位高僧导人向善。

“妈蛋!你到底是谁啊!谁让你爬上来的!”陆宁破口大骂。

“施主勿要动怒,小僧乃是少林寺四十二代十字辈的僧人。和尚毫不动怒,温声劝解。”

“我擦!少林寺的秃驴都像你一样不要脸吗?”陆宁劈头盖脸向欲爬上马的和尚打去。

“施主勿要动手!”

“施主”

陆宁猛抽中

“别打,别我尼玛!”这和尚猛然变脸,“再打一个试试!再打一个试试!”

陆宁吓了一跳,和尚也露出一副滚刀肉嘴脸,陆宁大怒,老子吓大的?翻身下马,叫道:“秃驴,我看你是讹上小爷了,来来来,手上较量较量!”

和尚后退一步,一双丹凤细眼圆瞪:“嘿,你道和尚怕你?”说罢,将大袖一挽,怒视着陆宁。

陆宁叫骂:“妈蛋哪来这么个不要脸的秃驴,坏了本少侠一整天的心情。”

和尚还嘴:“我呸,还少侠!路见不平你师傅教没教过你?拔刀相助会不会?现下江湖这风气怎么了,自私自利,冷漠无情,和尚我很痛心啊!!”

“好个会修嘴的秃驴。”陆宁气急懊恼,一掌向眼前这和尚抓来,他眼下内伤未愈,近几日又多研习大九天手中的招式,出手便是大九天手中一式百转乾坤向这和尚攻去,并未带有内力。却不知这和尚见他掌势平平,心中只道眼前这人虽然自私,却也不是残忍好杀之人,出手之中自然有度,不含内力伤人,心里已然了缓和之意,抬手迎下,便欲将陆宁掌中劲力卸在一旁作罢。只是他不知这百转乾坤中百转两字却是含有深意,一掌既出,力道百转,又怎是他随手一迎便可以卸去的,登时被陆宁绕身一抓,撕在肩前,灰色僧袍嗤的一声裂开,露出一身雪花似的肥肉。

和尚大嘴一列,似是有些口呆,看看陆宁,又看看自己的僧袍。陆宁连忙回手,跳在一旁,装作没留神的样子。和尚见状大叫:“老子跟你拼了!”说罢五指扣拳,竟如猴一般灵活,拖着肥胖的身躯,招招抓向陆宁那身新买的衣服。

陆宁闪身逼避过,全以刚刚入门的大九天手相拆。而这和尚使一手少林五形拳法,暗含内力相逼,拳风阵阵,势大力沉,若不是这大九天手招式精妙绝伦,陆宁脚下又以武当七星异位躲避,恐怕一拳打在身上,陆宁便有得可受了。

和尚见眼见陆宁手上章法惊奇,连消带打,招招使自己重拳落空,且步法正儿不诡,明明只在眼前,一拳击去,却无法击中。看他脚下踏如北斗七星方位,心中暗道这孙子难道是武当派的弟子?又见陆宁出手轻浮,全无力道,顿时猜想难道他受过内伤?当下心中一凛,竟一跃而来,如鹤般招展,一身肥肉腾空而至,双手暗扣,击向陆宁。

见他掌中暗含力道,势如破竹,陆宁暗叫不好,自己内伤未愈,着实不敢硬接。再讲就是没有内伤也不敢接这么堆肥肉啊!于是就地一滚,避在一旁,这和尚和尚见他竟不顾形象,使出懒驴打滚这么一招,嘴上嘿嘿一笑,竟又如刚才一般,跃向陆宁。

“尼玛你有种换一招!”陆宁边滚边叫。

“你有种别躲。”和尚狞笑。

陆宁心中大急,妈蛋再这么滚几下老子在读者心中主角的光辉形象就全没了,只是此刻手中无刀,否则必然上去将这肥和尚切成五花肉。心中暗暗回忆大九天手中招式有无可破他的这一招。

和尚见他面色郁闷,心中不由一阵畅快,口中念道:“阿尼陀佛。”一双细眼眯起望着陆宁淫笑:“孙子你服不服?”

我服你大爷!陆宁骂道,见他一跃而来,陆宁忽然上前,伸手探前,仰身抓向和尚的下阴。却不想这和尚一身内力澎湃,更借下坠之势,猛落下来,陆宁堪堪避开,然而内府空虚,被这一力相坠,牵的内息不稳,腹中丹田如同火中浇了一捧猛油,内力与外力相激之下,霎时眼前一黑,竟昏了过去。

而那和尚身子腾空,避无可避,被一抓之下,顿时脸色发绿:“我尼玛哎呦呦卑鄙小人”接着半响不见声息。

陆宁再醒来时,天色已然昏暗,只见马儿系在路边树下,一团火堆旁一个肥大的身躯倚在树下,不时呻吟。

陆宁不由骂道:“秃驴你怎么还在这?”

“阿弥陀佛孙子你再骂老子一句试试!”和尚怒火噌然又被挑起,立时站起身来,只是大站立间腿虚晃,显然牵动一丝痛楚。

“泼贼秃”

“直娘贼!若不是老子几日不曾吃饭,身上没有力气今日非要大开杀戒,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佛怒金刚。”

陆宁呸的一声,转身背过去。他此刻身子乏力,实在无力与这秃驴对骂。

等老子内力恢复,非把你这秃驴切成五花大肉不可!心中如是想。

和尚见他背过身,手上向他竖了个中指,又坐了回去。

天时慢慢漆暗,夏夜晚风坠坠,陆宁枕着双手,望着天上明月,以往在武当山上,也曾与萧红衣他们相聚月下玩闹,不知此时他们在干什么。心中思绪万千,却只听那边不时传来一阵肚子的空响,扰乱这静谧的时刻。

妈蛋老子造了什么孽,碰到这么个货!陆宁狠狠想到。

又有一刻钟,听这和尚没完没了发出一阵阵的声响,陆宁不耐望去,见那和尚一脸可怜之色,看着自己道:“有吃的没?”

我尼陆宁正欲骂这和尚没脸没皮,却又见他饥辘难忍,一张大嘴不住吧唧,着实令人烦躁,不耐烦道:“包里有,自己拿!”

见他一身肥肉仍如壁虎一般飞快爬过去,取下自己的包裹,翻开来,不过一包素食干粮,也没嫌弃,塞进嘴里狼吞虎咽,不多时竟吃了个干净。

见陆宁看他,这和尚不由讪讪一笑:“呵呵,不小心吃光了。”

陆宁无语,只是他此时身上无力,也没有进食的.,便闭上眼睛未答。

那和尚见他并不理睬,只道他还在怨气,面上一阵挣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说道:“喂,我看你好像受了不轻的内伤,我这里有瓶疗伤的丹药,是我从达摩院首座那里偷捡来的,你要不要来一颗?”

陆宁听他话音变转,心道什么捡来的,定是你这贼秃偷来的。见他手上丹药递向自己,心想不吃白不吃,于是起身接过来,瞧到这和尚面上一阵肉疼,心中不由大快。待打开小瓶,只闻得一阵幽幽异香,直透心肺,五枚黑色丹丸滴溜溜在瓶中滑转,心中不由惊奇:这玩意好像还挺香的。口中生津,不由咽了口唾沫,见那胖子又去翻看自己的背包,眼珠一转,将那五颗丹丸全部倒在了嘴里,嘎嘣嘣嚼碎了吞下。

嗯,吃着却没有闻着香。陆宁扣了扣小瓶,边嚼心中边道。待确认里面干干净净后,递给那和尚,面上作不好意思道:“呵呵呵,不小心吃光了。”

话未说完,只觉的丹田中如同升起滔天火浪,一浪高过一浪,炙热难挡。而五脏六腑如同搅在一起,被那火浪舔舐,燃尽,慢慢没有感知。

“我擦这是少林大还丹啊,吃这么多要死人的!”和尚一脸肉疼,惊慌失措间扶住慢慢瘫倒的陆宁。

“日你大爷”陆宁眼前昏沉,嘴中喃喃,只觉眼前一片凄红,如同大火从丹田蔓延到头上百汇,想要焚尽自己身上的一切,意识渐渐模糊,面前那秃驴由近及远,慢慢消失,骤然昏死过去,人事不省。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