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当当当当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登台立定,周青望着眼前稍显从容的陆宁,心道还真没看透此人,以往看来此人不露声色,在段天涯几人中从不出头,除了话多便是偷懒,想不到现在竟然展现出这样的实力。

“陆师弟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周青笑道。

“是吗?”陆宁面上没有一丝波澜。

“之前我以为段兄的武艺便足够惊人,没想到陆师弟也有这样好的功夫,竟然进了决赛。”

周青此话虽然有些贬低陆宁,却也是实话,无论熟悉陆宁的人,便是段天涯等人恐怕心中都是这样认为的,陆宁泛起一丝苦笑,心道若不是因为你,我何必来参加这场大比。当然只是在心中念叨,并未说出口。陆宁望了一眼远处的萧红衣,见她站在人群正望着台上,她依旧对自己笑笑,便望向自己身前的那人。

陆宁心中生起一阵悲哀,原来周青已在她眼中那么重要,而自己不过只是她的朋友而已,呵呵,嘴边泛起一丝苦笑,人常道哀莫大于心死,但若心依然不死,这种哀愁也是让人无法抵挡。陆宁望着周青:“周师兄可知道我为何会站在你的对面吗?”

“为何?”周青笑望对方,心里却奇怪陆宁为何对他有一似敌视。

长舒一口气,心中再次蒸腾起来,陆宁知道自己心中为何会这么的浮躁,原因就站在对面,只要击败了他,他就还有机会。

“你打赢了,我再告诉你吧。”陆宁缓缓抽出长刀

周青望着对方的眼睛,黑的发亮的眼眸,那里分明藏着对自己的无限的战意,“好,周青就陪师弟好好比划一场。”说罢也拔出了长剑。

周青的剑依然是武当派最初发下来的制式剑,单薄细长,剑锋上布满十几个缺口,挽了一道剑花,剑锋斜指地上,周青望着陆宁,似乎在等着他的进攻。

陆宁看着他,看着他傲然直立,整个人便如一把剑一样,立在自己的身前,涌动着凌厉的剑意。

“原来你的剑法已经达到巅峰的境界了。”

“不错,所以还是使出你最强的招式吧。”

“那倒不必,”陆宁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别人说我都悟性很好,说不定在这擂台上就能和你一样,进入巅峰。”

“拭目以待。”周青心中有些波澜,自己无法看出面前这人的心思,是单纯的想打败自己,还是想争夺自己在武当的地位?

周青迎剑而上,伸手便是一招三环套月,剑身化作一团雪花,绕在陆宁胸前,陆宁挥刀躲避,只听嗤的一声,胸前衣物已经被挽出了一个洞口。周青站住身形,没有在接着进攻。

陆宁望了他一眼,手中长刀突起,疾风骤雨般劈向周青,眼见便要触及身体,只听荡的一声,刀势被挡在了剑外,周青横剑自立,剑身上又被劈出一道缺口。

“陆师弟刀法果然强横呢。”周青惋惜的望着自己的长剑,自己从学剑开始便用这把剑,至今打败了不少挑战者,自己越来越强,而这把剑却眼见着慢慢损坏。

陆宁唰唰又是几刀,刀刀狠辣,直劈周青,而周青不急不缓的抬手迎剑,击退了陆宁的每一招。

陆宁并未放弃,疾身跃起,再次劈来,身影跃在空中,万千力道只在一柄刀中。

当的一声,又被周青挡下,

“你听没听过当当当当?”陆宁忽然收身,望着周青,嘴上若有若无一丝轻笑。

“什么?”

周青有些无语,想起了那句搞笑的台词,面上露出微笑。

陆宁露笑回应:“当当当当就是”说罢,唰的一声竟又向周青劈来。转眼又被周青挡住。

周青面色无奈,台下也传来一阵窃窃声,“看来陆师弟计只此尔,还是尽快结束吧。”说着,起手竟也向了陆宁攻来。

周青每次在台上都是先以剑法自守,等到对方无力时才慢慢上前击败对方,而此次却被陆宁弄得心中莫名,手中长剑疾刺,快若蛇突,刺向陆宁,而陆宁多次连劈,看起来体力有些消耗,竟没躲过,被长剑在身上划出几道伤痕。

“陆师弟还不认输吗?”周青心中奇怪。

“呵呵。”陆宁笑了笑。

周青又是一剑奔来,陆宁闪身越过,回身又是一刀,刷的被周青挡下,剑身急闪,逼向陆宁肩头,陆宁横刀抵挡,一阵大力自刀上传来,震得手上发麻,周青又长剑逼来,陆宁急忙闪身退后,周青紧随,剑若游龙般袭来,陆宁上擂台边上疾走,躲开周庆的每一剑,周青紧紧跟上,手上常见步步紧逼。

陆宁忽的转身一刀划来,自上而下又是一道闪光劈来,周青长剑急守,然而陆宁却高声叫道:“这就是当当当当!”啪的一声,空中传来一声脆响,只见周青的长剑应声而断,掉在地上,台下观众跟着惊呼,似乎不敢相信。

周青旋即退后,望着手上的断剑喃喃道:“原来如此。”

“你早就想好这样破我的剑招?”周青问道。

“不错,”陆宁提刀伫立:“毕竟你是周青,武当上没有人在剑法上击败过你。”

“哈哈,果然厉害,陆宁,我真是小看了你。”

陆宁没有答话。

“不过为什么?”周青突然问道。“你这么想击败我是为了什么?我知道你不会在意那些虚的东西。”

“我说过如果我打赢你,我告诉你。”陆宁啪的一声,抛下了手中的单刀,引起台下一阵惊呼。

“来吧。我知道,你不只是剑法厉害。”

“你想和我比试拳脚?”周青疑惑。

“怎么,你怕?”陆宁悠悠说道。

“哈哈哈,来吧。”

说罢,周青一掌向陆宁袭来,两人旋即在擂台上一拳一掌对展开来,陆宁虽然不曾认真学过拳法,然而内力在腹中翻腾,涌动,灌注双臂,阻挡着来自周青的攻势。

而周青却好似掌中好手,一双肉掌上下绽飞,如同洪水猛兽一般袭来,压得陆宁喘不过气来。但陆宁依旧死死撑住,一双臂膀相抗间有着微微颤抖。

没想到这周青的拳脚也是这般厉害。台下段天涯说道。

“但是陆宁却更出人意料。”李凌辉淡淡说道。

“是啊,不知道他暗中下了多少苦功。”段天涯叹了一口气。

萧红衣心中也对陆宁的表现有些惊讶,虽然知道他不是周青的对手,却也为他这样的打法有些担心,这家伙为什么这拼命?不过是一场比赛,何必这样。他的性格不是这样啊,心中如此想,台上的那个身影也变得陌生。

陆宁渐渐拳法凌乱,不时被周青击在身上。

“陆师弟你还有奇招吗?”周青淡淡说道。

陆宁止不住的喘息。望着眼前周青,依旧面不改色。

看来内力上的差距始终是不能用计谋来弥补的。

“你知道便好,我还想再试一下。”

“你”

“再接我一招。”陆宁提拳近前,被周青一掌击在胸前,口中绽出一抹鲜血。

“别打啦,下来吧。”台下不是有人叫喊。

“嘿嘿。”陆宁一笑,抹去嘴边的血迹,又欺身向前,推手拍来,周青闪身而过,避开后又伸出一掌,直击陆宁后背,啪,陆宁踉跄了几步,周青紧跟向前,又是一掌袭来,陆宁突然挺身,迎向周青的那一掌,周青想起刚才自己断剑的经过,当下立即闪身后退,陆宁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微笑,只觉得全身如同不是自己的一样,猛地向眼前的周青冲过去。

在台下看来这陆宁已经是在死斗了,人群望着陆宁悍不畏死的上前,周青亦在心中无名火起,自己并不曾与他有仇,何苦这样拼着性命与自己缠斗,想既于此,提功运掌,应着对面扑来的陆宁拍去,陆宁不躲不避,任凭这一掌打在身上,当下缠住周青的手臂,运拳直向周青胸前打去。砰的一声,两人都倒退了几步,周青口中流出一丝鲜血,手捂胸前。陆宁身体虚晃,堪堪站稳。

“呵呵,看来我是真的比不上周师兄。”陆宁望了台下一眼,那边的段天涯几人满面关切望着自己,而萧红衣却担心的望着周青的背影,看过自己一眼,似是有些漠然,离自己那么远,仿若不识。

“那么陆师弟可以说说为什么如此敌视周青了吧。咳咳”周青捂着伤势,语调依旧平平,心中感到莫名的愤怒。

陆宁望了台下那片身影,转而看着周青轻道:“为什么啊?因为我喜欢她啊。”

原来是这样!周青望着陆宁苍白的面容,顿时想起萧红衣与自己的亲近,原来如此。在察觉到萧红衣对自己的亲近,周青心中也喜欢这个女孩的天真无忧,自己背着武当大弟子的名头,每一日都要刻苦督促自己,折磨一般虐待着自己要做到最强,而在每次见到她后都可以放下心中的负累,安静的与她谈笑风声。

“难怪。”周青苦笑道。

陆宁艰难的捡起地上的刀,慢慢走下去,对他说道:“好好待她吧。”便走入了人群。

陆宁没有理会段天涯几人过来,向他们笑了一下,便走出人群。

“他怎么了?”萧红衣本要好好修理陆宁一下,却见他直接离开了广场。

“可能有什么心事吧。”莫愁若有所思。

陆宁径直走向了那晚练武的山峰,与那晚不同,艳阳照的这片如画的春色,和风煦煦,一片山林平静的似乎只剩下自己,陆宁扔掉手中单刀,躺倒在地上,感受着自己在这风中与大地之上的心跳,一片山林平静的似乎只剩下了自己。

“下次别这么傻了。”陆宁恍惚间告诉自己。

待醒过来时,已经靠近黄昏,山间昏幕,斜映出一片山影,陆宁只觉得身上快要裂开一样,摇摇晃晃的起身,捡起地上的单刀,回了山门。

来到住处,段天涯几人已经回来,却不见小红亿的身影,见陆宁回来,顿时沉静了下来。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段天涯见他身上伤势还没好,便过来搀他坐下,一边问道。

“其实我上次回来就拜了张五侠为师。”陆宁看了众人一眼,见他们一副果然的样子,想来猜到自己身上有了奇遇。

就知道你小子肯定遇到了什么好事。段天涯啪的拍了陆宁胸口一下。

“然后呢?”莫愁殷切问道,心中想来十分好奇这些细节。

陆宁便将当日的事情讲给他们知晓,并且说出张翠山叮嘱他不要告诉别人。众人皆有些羡慕。

“那你为什么跟周青那么拼命?”李凌甫在旁呆木的问了一句?引起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这个”陆宁心中真是难以开口。

这时萧红衣竟然也回来,眼中见了陆宁也有了带了些异样的神色,看来周青已经告诉了他。

陆宁心中有些尴尬,而众人以为又是张翠山叮嘱他不要告诉别人,所以也就再也没问。

几人说了陆宁走后大比的情况,周青毫无悬念的夺了首名,前二十多名的弟子皆会在明日根据自己的功法,选择拜的师门,这一点张翠山也和陆宁说过,并且言道自己不会再收其他弟子,所以那些弟子都拜在其他六侠门下。

萧红衣并没有说话,只是回了自己的住处,陆宁心中百感,只道两人再无法像从前那般欢闹,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我想出去闯闯。”陆宁告诉大家,这也是他这几日在心中不时生起而的一个念头,若自己走了,想来萧红衣两人不见,自己心中也不会如此烦乱。

“为什么?”段天涯几人却是大为惊异,真的感觉到陆宁有些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随便,心中藏了许多的心事。

“没什么,听师父讲起江湖中那些豪侠的英雄事迹,实在令人向往,准备出去旅旅游,走一走比较大的城市,什么铁岭啊”

“咳咳”段天涯见陆宁越说越离谱,不着调程度直追春晚节目组,干咳几声打断道:“这次大比后门派功法的高级功法马上会对亲传弟子开放,你这个时候走,接下来怎么办?”

“明天我就想离开了,”陆宁说道,“高级的功法我会央求师傅今晚传给我。”

“这么快?”几人惊讶,口上却也不好再说,毕竟陆宁身上有些秘密,他不愿说出来,自己等人也不能强求。心中泛起了一阵涟漪。其实陆宁在的这几个月,整日宇其他六人玩玩闹闹,每个人都觉的气氛活跃了不少,有了他在身边,便是终日死气沉沉的三李也有轻松的感觉,一直在心中把他当作自己人,今天听到离别的消息,才察觉心里的不舍。

既然无法挽留,几人也不作婆婆妈妈的小儿女心态,既然进了这个游戏,自然在心中都带有一丝豪气,待几人惜惜话别,陆宁也离身来到了经楼。

见了张翠山,待诉说了去意,张翠山也有一番感慨,师徒二人虽不过才相伴一个月的时间,其实他心里已经已经把陆宁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悉心教导。

“武学上如你的资质已不必让我多过操心,只是江湖中风起云涌,眼下为师也无法将太多的经验告知你,只能你自己行走时多加小心,不要过于相信别人,毕竟人心难测。”

“徒儿明白。”

“我这里还有一本《纯阳功》本来是要待大比之后同时传授给亲传弟子,现在就先给你,望你行走江湖多传我武当侠义精神,才不负为师教你一场。”张翠山将秘籍交与陆宁。

《纯阳功》便是张三丰根据自己所学九阳神功的功法,自创出的一门心法,只是那时他修为并未大成,是以这门心法在江湖上并不如他晚年所创的《太极神功》盛名。

“师父,弟子明日便离去了,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不能侍奉师傅左右,陆宁愧对师傅授艺之恩!”陆宁心中说没有不舍那肯定是假的,张翠山是他进入江湖中第一位师父,待他犹如亲子,每晚悉心教导,让自己在武学上便比中同门自己修行摸索少走不少弯路,而且不时给自己所讲的武林事迹也给自己增加了不少的临阵经验,此时一要离开,心中又念起张翠山对他的好来。

“无妨,反正一年后就是你们的下山之期,到时候也少不了一番离别,还是莫要做小儿女姿态。”张翠山倒是看的很开,毕竟他经历过比这更加残酷的生离死别。“等你在江湖中传出一定名声时,再来看看为师罢。”

陆宁暗暗自责,这么快就离师父而去,然而心中去意已深,也只好告别了张翠山,回了住处。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