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决战来临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台下大批弟子见他竟然赢了近日名声突起的徐玉,不由也有些敬他的实力,只是相比徐玉在擂台上剑法虽然凌厉却不失一片温和气度,陆宁则得势紧逼,显得不够宽厚,不过除去那几个徐玉的死忠女粉,却也都对陆宁高看了不少。

熟悉陆宁的几人却是不知陆宁跳脱的性子怎会变得如此冷漠,在台下见其拳法招式凶狠,也是吃了一惊,见他下来,左臂上血迹斑斑,在一名小道士那边包扎过后,向段天涯他们走来。

“怎么样?”陆宁冷色不改,一步步缓缓向众人而来,嘴上却道:“可曾看到陆大侠展现出来的高手气度没有?”

身边众人冷汗直下,萧红衣刚要打出这不要脸之徒的常态,陆宁脸色古怪道:“别动手,心里快要笑的憋不住了。”

我去,怎么会有这种人。众人皆无语相对。

莫愁问道:“你什么时候学的拳法啊?陆大高手。”

“嘿嘿,不可说。”陆宁偷拌了个鬼脸,众人还在刚才陆宁装逼的画面里,突然见他恶搞,不禁忍俊。

“臭小子,还敢跟我们藏私!”段天涯揉着一双蒲扇般的肉掌恶狠狠对陆宁说道。

莫愁等人也面色不善,萧红衣更是要拔剑。

“好啦好啦,真的不能说。”陆宁不再玩闹,“等这次大比完我再告诉你们。”

一旁莫愁却在笑道,岔开了话题:“幸好你没伤了那徐玉徐公子。”

“伤了他又如何?”陆宁傲然冷对。

“伤了他你今天非被他的追随者吃了不可。”莫愁指了指人群。

陆宁看去,见那徐玉在人群中翩然而立,身旁围着众多女弟子尖叫。

“其实我也很帅的。”陆宁酸酸道。

呕萧红衣做了个呕吐的动作,她有些气恼,似乎在怪陆宁不肯告诉她,突然哎呀了一声:“我去找周大哥去,他一会就要上台了,我去给与他加油。”说罢,急急的跑出去。

陆宁见她离去,心中有些失落,却不比前几日那样无法控制心态,想来已经成了习惯。

这时台上已经分出胜负,这两人却都不是用刀剑的,上去一人使拳,一人使掌,两人几十回合不分上下,那使掌的汉子掌势一变,虽然招法不变,仍是武当现传的两套《八卦掌》和《正阳掌》,只是掌力阴沉连绵,显然是练了一门厉害的内家掌法,(在这里本人想解释一点,之前所说的内家拳掌和外家拳掌,如上文所提到陆宁所练得七伤拳,在原著中就说道是一门极其强横的内家拳法,然而在我看完整部小说中,发现金庸老先生对于这一内家拳法并没有做出一招一式的讲解,反而详说了它运行时的法门,由胸中五器,心肝脾肺肾,再加上阴阳二气运行,所以在困扰了我几天后,又找了很多很多书恶补了一下,发现这些又名有数的内家拳掌都是这样,所以自己大着胆子按照自己的理解,在不改变上文的情况下,把内家拳掌的与外家拳掌的分类分别定位为,一个学习后用内力灌注拳掌伤人,如七伤拳,天山六阳掌等,无招式可循,随意出招。一个学习后是以外力掌劲拳劲伤人,按招式出掌,如降龙十八掌,少林般若掌等。)

那使拳的汉子显然无法与其硬碰,只凭着一身内力高于对方进行消耗,然而对方章法有度,掌法不急不缓,显然也存了与对方消耗的心思,一掌一式都迫的那人尽全力躲避,所以不多时那使拳的汉子便内力不支,败下阵来。

两人之后便是周青,此时台下见周青上台也是一片欢呼,全是为他打气,陆宁不常出门确实不知道这周青在武当派中人气这么高,而与他对决的那人却也有一番修养,显然不为所动。

“高师弟,好气度。”那周青在台上赞了一句。

那姓高的也笑着说道:“遇到陆师兄你,怎么敢与你争锋呢。”

“高师弟客气了,谁不知道你早有奇遇,习得郭家的嵩阳铁剑。怕是师兄我也不见得能赢你。”

那你们认输下来吧,陆宁心道两个装模作样的家伙,却也忘了刚才自己的一番做派。

嵩阳铁剑是古龙小说中百晓生兵器谱里第四名郭嵩阳的剑法,只是相继败给排名更低的剑客阿飞和荆无命,并且死在荆无命的剑下,但嵩阳铁剑毕竟名列兵器谱第四,陆宁心中却是奇怪此时所有人都在低端武学上徘徊,这路剑法就已经出世了吗?

那姓高的却没有书中郭嵩阳的傲气,毕竟对面是武当第一弟子周青:“那高不平向大师兄请教了。”说罢向周青施了一礼。

“高师弟请。”周青摆开阵势,手中武当的制式长剑遥指。

高不平手中长剑也不是寻常的武当长剑,而是一柄黑漆漆的宽大铁剑,就如同段天涯的泰山巨剑一般,只是他的剑比起泰山剑来长宽足足小了好几号,虽然外貌一样丑陋,也只是当泰山剑的儿子白了,陆宁看了眼段天涯背上的泰山剑,段天涯也有所感。

高不平迎剑直上,周青也是一柄长剑在握,轻轻化解了这一剑的来势。高不平身随剑到,铁剑化作一道黑色闪电刺向周青,周青又是不慌不忙,提剑格挡,当的一声,铁剑击在了周庆的剑脊上,周青笑道:“看不出高师弟的内力这般深厚,恐怕《武当内功》已经快要突破融汇,进入巅峰的境界了吧。”

言外之意想来他的内力不是高于高不平,便是和他一样。陆宁此时心中一沉,自己内力仍然在融汇后期,却不知周青是否已经达到了巅峰。

高不平却不答话,只是铁剑上下翻飞,虽然迅疾,然而周青每剑必挡,竟将高不平的剑招全接了下来,一时当当声不绝于耳,陆宁看出周青用的只是寻常的七星剑法,却能抱成一团守势,将高不平的每一剑击落,而高不平渐渐骤紧眉头,似乎局势艰难,看他出剑快越闪电,一直攻向周青,而周青依旧轻松应对,只是对下高不平的出剑,紧守自身。陆宁似是看出一些端倪,心中若有所思。

那台上高不平也是心中吃惊,原道自己学了这嵩阳铁剑,即便不是周青的对手,也不至于差这么远,岂知周青的武艺已经远胜自己,仅仅一套七星剑法,就逼住自己的铁剑。这嵩阳剑法是自己下山历练师门任务时无意间学会的,做了一系列的任务那人才传授给自己,本以为自此能够超越周青,却不想依然看不到他的深浅。只道这嵩阳剑法徒有虚名。

其实这嵩阳剑法本就是稳扎稳打的剑法,不求快,只求中正平稳,越练到后期越能显现其威力,而周不平此时只追求出剑速度,违背了这嵩阳剑法的精髓,所以十分也只用出了五分而已,而周青仅用一套七星剑法便抵住了他,也是其在宋远桥的教导下,眼界高于这群普通弟子,和陆宁一样,有一个师傅和他讲解对敌时的攻守之势。高不平此时背离嵩阳剑法的稳,而周青却紧守武当七星剑法的守势,七星剑法本来便是重守不重于攻,从道藏中脱胎而来,虽然只是一本低级功法,远远不及嵩阳铁剑,然而周青应对得当,且他内力已入巅峰,高于高不平,所以能够轻松抵挡高不平的每一剑。

“看来周师兄已经对我这嵩阳剑法了如指掌了呢。”高不平跳出战圈,心中不甘道。

“这倒没有。”周青亦收剑自立:“只是我听师傅说,这嵩阳剑法剑势凌厉却不失方正,以势压人却不求速度,看来师弟入门还浅,所以为兄这一场算是占了便宜。”

“原来如此。”高不平恍然大悟:“我只道这嵩阳剑法只是初学,发挥不出威力,原来是我自己行岔了道。”

“确实如此,高师弟可还有别的高招。”周青言道,像他这般地位已然在弟子中超然绝伦,自然不会有一番盛气凌人的做派,况且他为人面冷心热,虽然不常与门下那么多弟子长相往来,却也彬彬有礼,态度温和。

“有周师兄在,想来我是拿不到这大比中的头名了,还是不再献丑了罢。”高不平笑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罢,便收剑下了擂台。

“周青胜。”待那道士宣布完,擂台下又是一阵欢呼声,周青抱拳向台下还礼,便下台去等候了。

陆宁心中酸溜溜想到:为什么我刚才没有欢呼声?只是他心中杂乱,一会便一阵奇思怪想,这时轮到段天涯登台,他是最后一名,莫愁握着他的双手,两人深情对视。

陆宁看的肉麻,忍不住道:“大哥大姐,又不是生离死别,别这么深情了好吗?当时在拍电视剧吗?”

两人齐齐瞪来,陆宁忍不住肝颤:“你们继续,我走还不成吗。”说罢向远处李凌辉三人走去。

待段天涯上了台,他的对手竟然也是一个女的,那女子身材娇小,体格纤瘦,如同一个小女孩一般,站在段天涯巨大的体阔旁边形成鲜明的对比,惹得台下哄堂大笑,那女子虽然娇小,面目端是极为艳丽,肤若白芷,眉目轻盈,看她手中并没有带着兵器,却是一个使拳掌的。

“这女子名叫黄莺莺。”李凌辉告诉陆宁,“听说也是得过奇遇,使武当掌法,但是会一套掌法,动作极为迅速。”

陆宁望着以往古板的李凌辉,心里有些奇怪,便伸手往他脸上捏:“你是凌辉吗?我看看是不是带了人皮面具。”

“哎呀。”李凌辉伸手拨开他,“别闹。”

陆宁继续道:“你怎么会打听的这么清楚?说,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李凌辉苦着张脸望着陆宁:“我就是被她淘汰的”

咳咳,陆宁当下闭嘴,不再提他的伤心事。

段天涯与黄莺莺抱拳施礼,体形差别再引的下面观众笑场。

“请。”段天涯并未使用背上泰山重剑,毕竟是对一个女孩子。不过幸亏他重炮手的外号在武当门下传开,很多人都知道他有一套铁掌功夫,所以那黄莺莺未觉的对方让着自己,脚下一转,几个纵步跃到段天涯面前,一掌拍向段天涯胸前,段天涯急忙后退,别看他高大粗壮,但脚下灵活的很,陆宁开始练功时便吃过他的亏,以为他身材笨重,在速度上压他,却不想被断天涯好好收拾了一番,从此再也不敢小瞧这头大猩猩了。

段天涯连连闪身避过黄莺莺的掌法,他心中却很奇怪,黄莺莺的掌法虽然是普通的正阳掌,但却带有一丝怪异,此时台下卢宁已经看出,黄莺莺不止步法迅速,且掌法也暗含一股内劲,挥掌间气息涌动,恐怕打在身上不会好受,不过幸亏段天涯学的是铁掌残卷,虽比不上降龙十八掌至刚至猛,却也是一门极其阳刚的掌法,只是那黄莺莺的内力似乎还要高于段天涯,该死,这些人都是怎么练得,各个内力这么高。段天涯近日也染上陆宁的毛病,心中暗暗腹诽。待反手推开黄莺莺的双掌,段天涯向后退开,其实不是别人内力高,只是段天涯一心三用,修习内力,再练习剑法,还要掌握铁砂掌,所以内力进境比别人慢了些,陆宁也是如此。

段天涯不得不拿下背上的泰山重剑,起手一招扭转乾坤,对向黄莺莺。此时他心里不再把黄莺莺当成一个小女孩,而是当成了一个真正的对手,对方内力明显高于自己,所以连掌法也不能硬拼,只要用重剑破开两人距离,慢慢消耗她,自然能够赢下这一场。

想到这里,段天涯挥剑呈守势站中,那黄莺莺见他出剑,面上一笑,似在嘲笑他刚才小看于她,便施展步法上前,一掌拍了过来。段天涯提剑迎去,不料那黄莺莺脚下一滑,仰身避过重剑,一掌击向他的小腹,啪的一声,印在段天涯的腹上,段天涯闪身后退,幸亏自己皮糙肉厚,只是觉得小腹一阵冰寒。

“这是什么掌法?”段天涯问道。

“打完了再告诉你啊。”声音真如黄莺一般悦耳,只是带着一丝嘲弄,那黄莺莺见他在拖延时间疗伤,盈盈一笑道,又是一掌上前,正是是正阳掌中的阳春白雪,直挺挺欺向段天涯身前。

段天涯小腹冰冷,运气不上,幸好自己力气惊人,否则光是拿着这一柄四五十斤的重剑就要累趴下,当下抱剑归一,一片剑影挡在身前,让黄莺莺不得近。然而这是这样自己不用多长时间便会力竭,任黄莺莺宰割,必须得想个法子。段天涯心道。

那黄莺莺也看出来,运着轻步绕在段天涯身旁,不时拍出一掌,段天涯只得挥剑自防,眼见段天涯渐渐气喘,黄莺莺心喜,脚下又快了几分,段天涯大吼一声,一剑劈向黄莺莺,似是不堪忍受这种消耗打法,只是黄莺莺步伐轻巧,围着他左闪右避,戏弄着这只大猩猩,眼见他越来越乏,便忍不住准备结束战斗,段天涯忽的一声,重剑带着风声削向黄莺莺的残影,黄莺莺近前,又是一掌拍在段天涯身上,岂料段天涯不急不缓,伸手拍去,亦是一掌,拍在黄莺莺肩上,只是他这一掌重越百斤力,击的黄莺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段天涯捂着小腹去扶黄莺莺,那黄莺莺肩头肿涨,一只右臂使不上力。

不要你管。黄莺莺怒道,从地上爬起。

额,段天涯略带抱歉的站在一旁望着她。

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黄莺莺冷冷望着他,举手间颇为艰难,台下嘘声一片,责怪段天涯对女孩子下手这么重。陆宁在台下见着乐坏了,跟着人群起哄。

段某下手过重,望姑娘不要介意。段天涯向前讪讪一笑,讨好的望着那黄莺莺。

不敢。黄莺莺心中对这蛮牛怨恨,面上冷冷应道,说完下了擂台。

段天涯胜。

第一轮已经全部比完,剩下的就只剩下六人,陆宁,段天涯,周青,另外三名,分别两男一女,杨九风,赵无言,凌月。

陆宁与段天涯上台抽签,随后下台等候结果。

陆宁对周青。

段天涯对赵无言。

这么快就要到结束的时候了吗?陆宁心中一惊,生出几分感慨。

望向周青,见他也注视着自己,见自己目光寻来,微微一笑后便不再看来。陆宁望着台下萧红衣,见她对着自己扮了个鬼脸,面上便露出一丝微笑,心里也跟着坦然了许多。

周青,陆宁上台。原来比赛已然开始。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