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情始之初 大比之日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晚间,陆宁躺在床上,想起白天的萧红衣,想起自己与她初识到现在,一片倩影萦绕在脑海,始终不去,直到沉睡,无梦。

“师父,这一次大比,徒儿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大师兄。”陆宁说道。

“周青么?”张翠山手持铁笔,伏案行书,不曾抬头,又说道:“我倒见过几次,此人虽然面上清冷,却如同宋师兄一样老成持重,心胸却也广阔,一身内力可在你们这一代中排为首位,而且剑法超群,你六师叔最为精于剑道,仅凭剑术便夸此人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打击,陆宁深受打击,试探着问道:“师父,您看如果我和大师兄比斗,有几分把握胜他?”

张翠山抬起头,问道:“怎么,宁儿,你想夺这大比的头名?还是不服周青,想与他比试一番?”

陆宁不再答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做什么,是想争夺头名,还是想打败周青,亦或是为了心中那份若有若无的失落感,想起萧红衣微红的面庞。

“宁儿。”张翠山打断陆宁的思绪,略微思索,说道:“恐怕这次大比,你不能打败你周师兄。”

“为什么?”陆宁望着张翠山,心中涌起一阵不甘。

唉,张翠山长叹一声。放下手中的铁笔,见陆宁神色紧张,知道这徒弟心中有所疑问。

“其实是为师的原因。”

见陆宁不解,又说道:“你可知你师公张三丰百年后谁能成为武当掌门?”

“自然是大师伯。”陆宁说道。

张翠山却是苦笑,“不错,我等兄弟七人,数大师兄仁义宽厚,最有一派掌门气度,可是师傅他老人家曾说过,想将衣钵传承与我。”

陆宁若有所悟。

“我兄弟七人,无不义气深重,大师兄宽厚待人,更有恩情与我,我张翠山又有何德何能,做武当的掌门。幸好如今我是武当的罪人,没有执领武当的资格,否则当真没有脸面去见大师兄。”

“那为何师父阻我打败周师兄?”陆宁还有些不解。

“你宋师伯本来有一子”

“青书师兄的事情。”弟子也曾听说过。

“当年青书为情所困,背叛了师门,最后流落江湖,不知所踪,说到底,还是因为我那无忌孩儿。”

“无忌师兄本就没有错,青书师兄也是被人利用了而已。”陆宁到对宋青书充满了同情。

“虽然如此,却是让我无颜面见大师兄。”张翠山心中暗暗长叹,想到宋远桥如今花甲之年,却无一子在身边奉养,心里生出一丝叹息。

“师父是怕我夺了大师伯一门的名头。”陆宁心中也不再思虑其他,询问道。

“不错,你果然聪慧。”张翠山赞许道。“还有,宁儿,你性格看似无忧,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但这却也是一种自傲心理,平日里你心中或许有所不争,但一但相争,便心有猛虎,执着顽扭,不利于修行,这也是为师劝你不要与周青相争的另一个原因。”

不争,陆宁心中黯然,若是不争,自己又如何能够放下心中之情。

张翠山望着这唯一的弟子,心中也有一丝愧疚,因为自己的原因,使他不能够全力发挥,若他自此心中留下心结,却是误他终生了。

“宁儿,为师不知道你为何要与周青相斗,以你的资质,虽然此时不见得是他的对手,但日后必然在他之上,你心思活络,虽然平时惫懒,却聪慧过人,只要你勤于武学,日后江湖中必然有你一席之地。”张翠山安慰他道。

“师父,我能够尽力一试吗?”陆宁却还未死心。

唉,张翠山心道无法,便说道:“你去吧。”

陆宁躬身告退,转身欲走,张翠山忽道:“宁儿,我这里还有一本秘籍,你可以拿去参阅,能否助你成功,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谢师傅。”陆宁回身拜谢。

回到住房,陆宁关上房门,拿出怀中的秘籍:《七伤拳残本》,谢逊于冰火岛口授。

七伤拳本是崆峒派的绝学,却因对内力要求过高,使得崆峒派众人无法发挥其绝学的威力,后来金毛狮王谢逊所得,后传于义子张无忌,想来在传授的时候,张翠山也在身旁,所以心中也曾记下,陆宁如是想到。

一掌拍下,脑中便浮现了几式七伤拳挥动的身影,牢牢印在脑中,陆宁盘膝坐床,调息体内真气,陆宁此时内力堪堪不过融汇中期,以《武当内功》的粗浅,丹田内所存真气不多,而七伤拳发拳暗含内劲,以阴阳而气,汇聚身体五行,一拳击出,打出七种不同的伤害,是以所需内力深厚,陆宁修为浅薄,若想以七伤拳取胜,必须尽快提高内功修为,否则一击不中,再无后力可续,自然无法再与人对决。

陆宁在房中暗暗调息修炼,不知外面天时,这天终于突破融汇中期,达到后期,按照脑海中所记的七伤拳运行路线,汇力于双拳,一拳击向房门,啪的一声,竟将木板打破,透过门外。

啊,门外传来一阵惊吓,陆宁打开房门一看,竟是萧红衣。

“陆宁!”萧红衣大叫,“你又练什么鬼功夫,吓我一跳。”

陆宁心中一紧,却仍做怪状:“哈,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背着双手唱着歌,走到院中。萧红衣见他古怪,又看到那门板宽厚,竟被他一拳击破,心中好奇心大作,追过来问道:“陆哥哥,宁哥哥,告诉我吧,你快告诉我吧。”

陆宁见她摇着自己的手,面若桃花,显出几分可爱,不由心中一软,这些时日的不快也散掉了许多。

“好吧,宁哥哥今日勉强给你涨涨你见识,看看武当新一代高手高手高高手的不凡之处。”

萧红衣一番白眼,又快速恢复原状。

陆宁握紧双拳,来到墙边,却不知自己能否击破墙壁,双拳汇聚,气游双臂,陆宁一拳向墙壁击去。

“哎呀,我擦”陆宁抱拳疼在地上打滚,

“哈哈哈哈。”萧红衣毫不客气的大笑:“还高手,呸!”说罢转身回屋。

身后陆宁趴在地上大叫:“不要走,再给我一次机会”

转眼已经是门派大比的时日。陆宁等人来到紫霄宫前广场,此时已是人山人海,陆宁还在好奇,这么多人该怎么比,却看到广场中央摆下十座擂台,此时山间传来一阵钟声,喧闹的人群渐渐沉静。

“恭请祖师三丰真人。”

陆宁遥望紫霄宫廊下,武当七侠身边走出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老人身穿藏青长袍,满面红光,望下台下,说道:“今日我武当派入门大比,凡艺业出众者,皆可被收入远桥七人门下,研习我武当绝学,现在,比武开始。”

张三丰讲完这些,便转入紫霄宫中,一旁的宋远桥带领七子恭送师傅,又回转身宣布比赛规则。

原来由于人数太多,便在广场中设立了这十座擂台,可任意上人,胜者占据擂台,而败者则算出局,连胜三人不败的,便能晋级。陆宁心道这倒是个好法子,不然眼前万人,一个一个比过,不知要比到何年何月,依这法子,自负武艺出众之人必然上台,而那些武功较弱的人,也能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平,根本不必上台,大大节省了时间。

此时比赛已经开始,各个擂台之上已经有人开始比斗,陆宁少见的沉默,在众人当中,此刻各人心情激荡,自然没有发现他的变化,萧红衣一早跑开,不知影踪,陆宁望向那边擂台,原来那里周青已经登台。

陆宁心中失落,段天涯与莫愁走向其中一座擂台,观看其中的比赛,而李凌辉三兄弟也慢慢向各个擂台走去,陆宁望向人群中,只觉得一片陌生的身影,心中黯然,寂寞神伤。便在这几个擂台下走马观花的看着,却也无暇顾及观察别人的武功,

“陆宁,你怎么还不上台?”萧红衣不多时回来,催促着陆宁。

原来周青已经成功守擂晋级了,陆宁望着萧红衣秀美清丽的面庞,离自己那么近,心里一阵慌乱:“我”

你不是怕了吧,你这个怂包。萧红衣掂起脚捏着陆宁的两腮,真的好似一只包子。

陆宁心头宽慰,向萧红衣做出一副张牙舞爪状,说道:“呵呵,本大高手会怕?笑话,等着我胜利的消息吧。”陆宁拍拍萧红衣的肩膀,作似大气磅礴的样子,走向其中一个擂台,台上一人刚才打败对手,此时正等待下一位,陆宁慢慢从台阶走上去,台下萧红衣突然觉得此时陆宁怪怪的,这家伙从来没有刚才这么正经过,萧红衣只道是陆宁真的很看重这场大比,也不再疑他,去到别的擂台前观看自己一行人的战况。

陆宁在台上望着她离去,而她却始终没有回头感受到他的目光,对面那人向陆宁施了一礼,陆宁赶紧回礼。

“在下顾渝中。”

“陆宁。”陆宁心中慢慢平静下来,本来在台下那么多人注视下还有紧张之意,此刻竟全被心中落寞心情占据。

“陆兄请。”顾渝中抬剑刺来,陆宁挥刀拨开,才看到自己刀都还未出鞘。

那顾渝中本想趁陆宁在拔鞘的慌乱中击败陆宁,没想到却被挡下,随即刷刷刷又是三剑,这一招是七星剑法中的三环套月,一剑击来,能在人身上挽出三个血花,陆宁此时内力在融汇后期,眼里也提高许多,自然看清了这一见的攻势,单刀疾手,迅捷如一条白练,当当当击在股顾渝中的剑花上,顾渝中只感觉到手中一阵大力传来,手掌一阵酸麻,他内力不高,仅仅在融汇中期,却在剑招上颇有天赋,然而此刻被陆宁破了自己剑势最快的三环套月,心中暗道不好,抬手又是一道快剑刺向陆宁面门。

陆宁持刀闪过,此时顾渝中胸门大开,陆宁暗运内力,一掌拍在顾渝中胸前,顾渝中胸闷异常,脚下一乱,又被陆宁一鞘击在背上被,倒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待裁判小道士宣布陆宁获胜,顾渝中也抱拳退下擂台,他被陆宁击中胸口一掌并无大碍,只要好好调息一两天就会没事。

陆宁望下台下,一片陌生面孔,心中不有些烦躁,却仍在脑中告诉自己,不要乱想,不要乱想。

慢慢调息内劲,心中也平静下来,又有一人走上擂台,是一名女子,细柳长腰,显得眉目清秀,竟和自己一样,手提单刀,武当派刀法不显,其实是很少有人选择刀法,而且还是一女子。陆宁见其作一面冷色,似是难以交际,便直接拱手道,“请。”

说完抽出长刀,此刻抽出长刀并不是能看出此人高于顾渝中,只是对方也是使刀之人,想来必然熟悉武当刀法的每一式,陆宁不由认真,毕竟自己的武艺十之.都在刀上。

对方也未答话,拔刀便冲向陆宁,刀声凌冽,噌然作响。

“等一下”陆宁伸手示意暂停。

“什么事?”那女子一愣,问道。

“你这刀也是武陵城扬水铁铺老秦师傅制作的吧。”陆宁探身小声问道。

“是是啊。”那女子额头大汗,原来是为了这个。

“那继续吧。”陆宁说道。

“好”那女子一时无语,刚才拔刀的气势荡然无存,陆宁见目的达到,一招龙游浅底,削向女子的左足。

“卑鄙!”那女子骂道,起身后退,陆宁借势骤然跃起,劈向对方,那女子见刀式凶猛,刀风阵阵,不敢迎接,又向后退了两步,此时她已退到擂台边上,再无可退,陆宁趁机向前,进到她的身前,那女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一掌拍向陆宁,陆宁只得抬刀护在胸前,那女子前掌印在刀上,见势变掌为肘,上击陆宁心口,这一招名叫望月当空,是正阳掌中一式,女人自虽然击中,却无甚力道,陆宁虽有些疼痛,却还忍得住,两人近身,当下学的那女子的掌法,也似模似样打向对方胸前,未曾想掌中传来一阵柔软,正要看去,却见那女子满面通红,恶狠狠望着自己,当即向后退了一步,咳咳。陆宁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心中还道,糟了,这下要没完没了了

岂止是没完没了,那女子气的大骂:“卑鄙小人,龌龊!下流!”

“我哪有”见那女人气的凶狠,似乎眼泪就快流下,陆宁这边弱弱的说道。

那女子只当陆宁耍笑自己,更是急气,一刀斩向陆宁,出手间完全没了章法,如剁肉切菜一般,陆宁再次倒退,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那女子怎会相信,又提刀追去,于是两人便如同东北二人转一般,围着擂台你追我跑转圈,那女子累的气喘唏嘘,台下老爷们看的哇哇乱叫,乐不可支。

咣当,那女子眼见追不上陆宁,竟将单刀扔向陆宁,陆宁急忙闪身,单刀落在擂台下面,砸进人群引起几声惨叫。那女子恶狠狠对陆宁说道,“我记住你了。”说罢,转身走下了擂台,陆宁心道你记住我干嘛,我心里已经有人了,再看人远去的背影,又不由想起了萧红衣。

第三场依然轻松获胜,只是见不到萧红衣等人的身影,陆宁心中除了伤感之外,也多了几分自信,待与众人汇合,段天涯无疑晋级,李凌辉李凌甫也晋级,莫愁第三场就被打败,而李凌御则是遇到一名高手,对方使出一套怪掌,将自己打伤,幸好对方功力不深,否则自己非要回去调息几日不可。当下安慰了李凌御与莫愁两人,待询问了萧红衣,这丫头却不肯说,众人心中顿时了然。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