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卧牛山剿匪记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一行七人来到卧牛山下中,此刻正是春日,林间花红柳绿,一派盎然生机,实在看不出与现实的两样。几人心中感慨,却仍想郊游一般玩耍。这卧牛山山势偏低,状如一头卧倒在地上的老牛,环绕几十里地,虽没有武当山的沧桑巍峨,也别有一番山岭景致,由于是通往武陵城的唯一道路,所以大路直通山中,萧红衣莫愁两人毕竟是女子,山间各处指点观赏,想武当山上虽然景致秀丽,然而多处都是师门重地,没有允许却是不能乱闯。

“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眼见几人舍弃了大路,愈往山顶,突然山石间跳出两个张牙舞爪的恶汉,手持单刀,向众人叫道。

段天涯等人相视无语,没想到自己过来剿匪,竟然要被土匪打劫了。

“喂,你们就是这卧牛山的劫匪?”萧红衣道。

“嘿嘿,竟然还有两个小娘们。”那两劫匪相视淫笑,提刀向几人走来:“小娘子长得倒是娇俏可人,今日我俩不如先劫个色?”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淫笑。

“这劫匪是不是没脑子?”李凌御说道:“没看到我们好几人站在这吗?”

“而且我们还拿着武器”陆宁补充。

“小娘子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那俩山匪边伸手摸向莫愁,探身向前对莫愁说道。莫愁面容清纯,风姿绰约,比起萧红衣干巴巴的洗衣板身材来,要是我我也劫莫愁的色。陆宁心中想到,嗨,什么跟什么呀~

啪的一声,见段天涯一巴掌拍在探身身前的劫匪脸上,竟将这名劫匪打到在地,抱着脸鬼叫。“找死!”段天涯喝到,后面一名劫匪眼见不对,一刀向段天涯劈来,段天涯闪身便是一掌,又将那名劫匪打倒,一脚踹出去。

“啊啊,饶命,大侠饶命啊”

两名劫匪很没有节操的跪了,磕头向几人讨饶,段天涯将刀伸在两人两人的脖子上,问道:“你们老老实实回答我,这山上有多少土匪,你们的首领是谁?”

“山上有五十多人,都是跟着齐老大从铁掌峰上下来的。”这俩劫匪倒真挺老实,一五一十招出来。

“铁掌峰?那是哪里?”萧红衣惊讶问道。

“大姐你哪个次元的?”陆宁对其一顿鄙视,“铁掌峰就是铁掌帮的驻地,《射雕英雄传》里有讲的嘛!”

“我们本来是铁掌帮的帮众,后来裘帮主突然失踪,帮里人都跑光了,我们也跟着齐老大离开了铁掌峰,一路打家劫舍,来到卧牛山扎寨。”

“那个齐老大是什么人?”李凌御问。

“齐老大原本是帮主身边的小头领,名叫齐勇。帮主失踪后,被乌长老诬陷偷取本帮的秘籍,便带着我们逃离了铁掌峰。各位大侠,我们只是两个小喽罗,放过我们吧。”两人边说便向众人叩头求饶。

“既然如此,饶你们一条命,再让我在这卧牛山上看到你们,小心你们的脑袋。”段天涯将手中长刀抛掉,对着二人说道。

“我们再也不敢了,谢谢大侠,谢谢大侠。”二人手忙脚乱往山下跑去。莫愁问道,“干嘛不杀了他们?”

“只是两个小喽,算了。”

“这只是个游戏,你至于这么仁慈吗?”萧红衣说道。

是啊,陆宁也突然想到,这只是游戏,而那两个人却好像活生生两个现实人类一样。

“这已经不是游戏,而是我们的第二个家园了。”段天涯拍拍陆宁的肩膀,又招呼李凌辉三人:“走吧,咱们去为民除害。”

来到山顶,面前出现一座大寨,干掉寨前守卫,七人直接冲进去。

几人一路杀来,刀剑相甲,寨中喽多是武功平平,偶尔出现几个也被多人合伙干掉,卧牛寨土匪死伤一片,死者横尸到倒地,却不像其他游戏一样刷新,眼见他们死状,两个女孩心中一时不忍。陆宁却在心中暗骂:这帮穷鬼,好歹在山上打劫那么长时间,怎么身上一点油水都没有,活该做一辈子土匪!

“你们是何人,竟敢擅闯我卧牛寨!”

突然演出闪过两名劲衫大汉,对七人面色不善叫道。

“小心,这两人怕不是善茬。”段天涯暗自对几人说道。“我们是武当弟子,今日便是来”“来个屁,杀了再说吧。”陆宁打断段天涯的话,一招力劈华山,劈向其中一人,身后李凌御紧跟,向另外一人刺去。

此时山寨中缓缓走出一个身影,巨大的身躯几乎可与段天涯一拼,黝黑的面上划过一条粗俐的疤痕,斜过整个面部,双眼带着煞气,缓缓走来。

看来这便是那位名叫弃用的土匪头子了。

“武当弟子,哼哼,就凭你们几个,不过学了几手三脚猫的功夫,便想来灭我卧牛寨!真是不知死活!”说罢起手一掌便向旁边陆宁拍去。

“我勒个擦,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每次都先打我。后面明明那么多人!”陆宁跳出战圈大叫。

众人无语。

“你离我最近。”那壮汉齐勇倒是憨直。

众人接着无语。

段天涯拔出长剑相助陆宁,却发现这齐勇掌风阵阵,便是刮在脸上也难忍受,旁边陆宁虽然攻势不如段天涯,却熟知段天涯出手的每一招,便跟在段天涯深身后,待他势尽便接着又是一刀向齐勇砍来,齐勇虽然来势凶猛,却被陆宁如此无赖的打法缠住,无法全心对付段天涯,段天涯手中长剑翻飞,不多时便将齐勇身上挑出多个伤口,而莫愁与萧红衣二人缠住一名土匪,李凌辉与李凌御二人也缠住一人,剩下李凌甫在战圈外,不时杀掉几名想要过来帮忙的喽。

“啊啊啊!!!”那齐勇渐渐被陆宁二人逼得用尽了全力,见二人攻守结合紧密,竟无法突破其中一人,而自己气喘如牛,身上鲜血横流,气的拍胸大叫,双臂青筋暴起,双掌竟然逐渐乌黑,硬撼段天涯的铁剑,段天涯剑势低落,招式也变得散乱,陆宁见段天涯不支,起身一势泰山压顶,直劈这齐勇的头顶,不料此时齐勇探身转向陆宁,硬抗了段天涯一剑,一张印在了陆宁的肩上。

“我擦,真尼玛疼”陆宁此时心想,重重的摔在地上。

“陆宁!”几人都望向陆宁的身影。

“我还撑得住,小心你们自己!”陆宁大叫。

齐勇见段天涯不备又是一掌拍向段天涯,段天涯急忙闪身,却仍被打中左臂。,眼见左手已不能动弹。

“段大哥我来帮你!”李凌甫持剑护住段天涯,齐勇急喘着气息,冷笑道:“哼哼,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也想杀老子,还嫩了点。”

段天涯站起身来,运劲传向左臂,疼得大颗汗珠坠在面上。

“你若长齐了毛不妨脱光了让爷爷涨涨见识。”陆宁倚在后面,半死不活的鬼叫。

“小兔崽子嘴倒是挺硬!”齐勇气急骂道,“老子先结果了你!”便向陆宁冲来。

“我靠,顶住啊!”陆宁往身后爬了爬,扯到肩上伤势,疼得龇牙咧嘴。

“放心,要想杀你就先踏过我的尸体。”段天涯挥剑迎上齐勇的双掌。

“就算踏过你的尸体也别让他过来”陆宁有气无力道。

靠!段天涯一个踉跄,差点被齐勇掌力拍到。

李凌甫四边循着机会便跟着刺向齐勇,然而此时齐勇打伤一人,气势大增,硬抗李凌甫的剑招,欲将受伤的段天涯先解决掉。

“小心,凌甫,攻他的下盘!”陆宁在旁观看,却发现这齐勇虽然掌势不凡,下盘却稀松平常,只靠着一双肉掌压人。

李凌甫听后便是一招随风落叶,横扫齐勇的双脚。

“啊!可恶!”齐勇不及躲闪,被李凌甫一招击中,一掌拍开段天涯的长剑,退后大叫。

“有门!”段天涯大喊:“凌甫,再来!”说完就地一滚,唰唰唰刺向齐勇大腿,齐勇急忙闪身,李凌甫不甘落后,又是一招随风落叶削中齐勇小腿。

“又是这招,有点新意好吗?”陆宁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观众。

李凌甫大叫:“我靠,作者自己想不出来剑招,能怪我吗!”

陆宁大汗

那边齐勇似被李凌甫斩到要害,一脚不稳单膝跪在地上,段天涯又是一剑削在齐勇肩头,此时齐勇身上血流如注,而那边莫愁李凌辉四人也已解决了战斗,走到陆宁身边查看他的伤势,齐勇被段天涯一剑刺穿了喉咙,满脸不甘的倒在了地上。

段天涯上前,在他的身上摸出一本书与几张银票。

拿到众人身前一看,《铁砂掌残本》,源于铁掌帮裘千仞绝学铁砂掌,后铁掌帮分裂秘籍散落。

几人相视,莫愁开口道;这本恐怕就是山下那两个喽说的,被齐勇盗取的铁掌帮的秘籍。

“谁想要?”段天涯问道。

我还是看看银票吧,陆宁抢过段天涯手中的银票。

李凌辉三人望了望,也摇了摇头,李凌辉说道,大哥,还是你学吧,我们兄弟三个准备专攻剑道。

萧红衣倒还想说什么,却被众人无视。

段天涯轻拍秘籍,那铁掌残本便化作一道白光涌入段天涯身上,段天涯按心中线路运起双掌劲力,只见手掌变得赤红,拍向身后的一棵树上,啪的一声,竟陷进去一两厘米厚。

“好厉害!”萧红衣叫道,众人接着无视,实际上已经被段天涯这一掌惊得没话说了,这一掌若是打在人身上真是有的受了。

段天涯哈哈大笑:“好了,剩下的我就不要了,你们分吧。”

“五张一百两的银票。”陆宁递给莫愁等人看到。

“七个人怎么分?”萧红衣愤愤,为显示自己那微弱的话语权。

“一人八十两,剩下二十两给段老大。”陆宁鄙视了萧红衣一眼说道。

“我没话说。”李凌甫道,“我也同意。”莫愁几人纷纷赞同。

“那好,钱先放在莫愁这里,到了山下武陵城咱们再分。”段天涯提议,众人商量完便又去山寨中大堂扫到了一番,一无所获后,便下了山。

又回到武陵城,几人身上却不似来时那般窘迫,银两分发给众人后,莫愁便与萧红衣两人去城中买些女儿家用的东西,不让段天涯几人跟着,陆宁随手在路边买了柄折扇,装模作样道:“看我现在像不像一位少侠?”

李凌甫笑道:“我看像强抢民女的恶少。”

几人取笑一会,在城中慢慢逛着,段天涯突然说道:“不如趁着我们现在身上有钱,去看看有没有自己趁手的兵器?我老觉得这柄长剑不适合我。”

不是吧,你才觉得?陆宁心道。也觉得自己手中的单刀太过单薄,他们手中都是武当派发下的寻常兵器,寻常切磋时还不觉得难用,刚刚经历了一场真正的战斗后,才发现这些刀剑的劣处。

五人边走边看城中哪里有卖兵器的地方,不多时来到一家铁匠铺。

“您好,几位客官是要买几件兵器?”一进铺子迎来一个一个伙计,见几人带着兵器,便看出几人是江湖中人。

“先看一看。”陆宁背着手往里走。

“您请看,这是本店秦师傅近几天刚刚打造好的一批兵器,单剑,短剑,子母剑。”

陆宁扬扬手中的单刀:“我用刀的”

“刀我们这里也有。”这伙计倒丝毫不尴尬:“客官您请看,你手中的单刀,环刀,鬼头大刀,朴刀腰刀一应俱全。”

陆宁拿起架上的一柄单刀,抽出刀身,细致的刀身发出森冷的寒光,刀口十分锋利,虽然达不到什么吹毛即断,削铁如泥,但从刀身的钢花也看得出是精炼的好刀。

陆宁放下自己那柄单刀,胡咧咧道:“小哥我问你你们这有没有什么以旧换新的活动?”

那伙计楞了一下,似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慢慢说道:“客官不要开玩笑,哪里会有这样的规矩。”

陆宁见这伙计不上道,自己呵呵干笑了两声,便不再说话。

“伙计,你们这里能现定做武器吗?”段天涯忽然说道,

陆宁望去,断天涯似乎对这屋中剑器并不满意,李凌御三人倒是已经挑好了三把一模一样的汉式龙泉剑,剑身稍长,密布钢纹。

陆宁拿起刚才看好的单刀,走过去。

“怎么了老段,没有满意的?”

段天涯皱皱眉头,说道:“你也知道寻常长剑在我手里太过轻便,实在使不出我预想中的剑势。”

那伙计在一旁计算着,答道,“定做的话一把剑多出三两的手工费,要是客官你觉得可以的话我便去后头把我们师傅叫来,听听你们的要求。”

“去吧去吧。”几人刚刚发了笔横财,怎么会在意这区区三两银子。

待那伙计回来,身后跟了位光着臂膀,筋肉虬结的老人:“这便是我们扬水铁铺的大师傅秦师傅,满武陵城没有比他老人家技艺更精湛的匠师了。”

“不知道几位客官想要什么样的武器?”那秦师傅一身的烟火气,说话倒清静平和,想来定是练过内家气功。

“我想求老师傅为我打造一柄重剑。”段天涯说道。

秦师傅打量了段天涯一眼:“看你这身躯确实使不惯那寻常宝剑,不知你想用多少斤的重量?”

“四十斤足够。”段天涯伸出四根手指。

秦师傅看了他一会,道:“加上手续费十八两,明天正午过来取剑,去把定金付了吧。”说吧,转身返回了后院。

定金便是总价的一半,交了定金,陆宁四人也付了自己的的钱,五人见天色不早,便找到莫愁两人,寻了一家客栈住下。

第二日,几人收拾了行李,便来到铁铺取剑,待付了剩下的银两,细看那重剑,剑身黝黑宽阔,有一人小腿粗细,长度可离地到陆宁前胸,段天涯单手拿在手中挥舞,毫不吃力,四边剑风呼呼作响,势如山岳。

几人踏上了返回师门的路途,一路上段天涯多次挥动着自己命名泰山的大剑,洋洋自得,吓得过往路人以为遇到了打劫的,更有甚者扔掉行李便跑,看的陆宁目瞪口呆。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