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入门之初试练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接下来几日,七人一同拜入了武当派,几日相处下来,陆宁已然与他们相熟,几人分配在一座小院,在领取入门功法后,终日练武,闲时打闹为乐。

这《江湖》虽说是一款游戏,但实际上已经成为人类生活的第二人生家园,所以在这里的一切都力求真实化,它不像以往的游戏一样需要打怪升级,在这里,如果你想成为江湖有数的高手,那么只能一天天修炼你的武功,武功越高,自然便可以笑傲江湖。便拿这功夫来说,大致分为内功,外功,轻功还有暗器,内功一道以金中最为注重,如少林的易筋经,武当的纯阳功等,练后以内力为基础,与人对决时连绵不绝,势如山岳罡风,内功深厚便可外放,伤人于无形,自身修行时也可温养人体,强健筋骨。而外功便是如丐帮的降龙十八掌,罗汉拳,铁砂掌鹰爪功等,练到极致可开山裂石,重伤人体,而以内功催使,更是无坚不摧,故金派武侠中高手多为内外兼修,业艺惊人。轻功是侠客们行走江湖时保命和追缉敌人时最为实用,如段誉的《凌波微步》,武当的《梯云纵》,再如略为大众一点的便是像蜻蜓点水,踏雪寻梅之类。最后暗器一项,却是很独特的一种,以派别来讲最出名的便是古派中多出现的四川唐门,门派上下全部修行暗器,再如古派中的小李飞刀,艳绝江湖,如此看出,暗器也只是一种兵器,就如同有人一身武艺全在刀剑兵器上一样,只不过暗器多类似外放的外功,只看使用者技艺如何。

《江湖》游戏中实行真实化体验,现在玩家初入游戏,如世界公告等设置还存在,等到日后玩家熟识这里的世界后,将会群补取消这是系统控制功能,让人无法看出这里与外面的世界有什么不同。所以在这里并没有等级系统,所有武学秘籍学会后只分为四个层次,入门,融汇,巅峰,破悟,破悟上面还有更高境界,这就要靠全体玩家一起去发掘。然而低端武学即使练到死也不会让人破悟,所以如那些烂大街的《入门心法》《太祖长拳》之类,练到一定境界就只能止步不前,至于能使出多大的威力,便要看各人的悟性和勤奋了。当然也免不了在奇遇中成长为绝世高手,或食得天材地宝,或拜入隐世的门派高人下,练就一身鬼神莫测的神功,然后扬名江湖。当然这种几率很小,只能看各人运气如何。如今江湖世界刚刚展开,所有门派中开放的武学都大多只是低端武学。

陆宁此时所练得便是武当派的入门心法,名曰《武当心法》,真的是名如其实,言简意赅,据武当七侠中宋远桥所说,此心法乃是掌门三丰祖师根据自己毕生绝学《纯阳功》演减而成。练此心法,只为日后修炼《纯阳功》打下底子,精通此功法后,在日后修炼《纯阳功》时亦能够溶于所学,融会贯通。内功是听起来就没什么深度的《武当内功》,外功自然也不会太厉害,陆宁学的是武当的八卦刀法,源于先天八卦之法,其实就那么几招,陆宁练了几日便已心熟,再不肯努力修习。而其他几人都是学的剑法,就连段天涯学的也是剑法,当然每次看到段天涯巨型的身材挥舞那薄薄的剑身,宛如一条大汉拿着一枚细细的绣花针,便是李凌辉三兄弟看了也忍俊不禁,只是老段一门心思练剑,倒也不以为意。陆宁整日随众人调笑,对于练武十分松懒,不是与萧红衣斗嘴,便是与李凌辉等人打闹,李凌辉三兄弟原与陆宁不熟,待几人熟识起来便露出玩闹本性,莫愁与段天涯看了只是摇头,便日日督促他们练武。

再讲那周青,此时已然成为武当派大弟子,而在拜入门派后陆宁几人也方才知道他还没有成为正式的首席弟子,还需要在首次门派大比上夺得头名,才能够成为掌门的正式亲传弟子,不过此时他由七子中大师兄宋远桥亲自教导,如此条件下只怕也无人能够从他手中抢走首席的位置。而他初时与陆宁等七人倒也亲近,虽然面上冷漠,却与几人来往多日后相熟,态度随和,颇有一派大师兄的气度。常常来院中与段天涯交流武艺,只是渐渐被宋远桥寄予厚望,管教也日渐严厉起来,就再没有多少时间出来与几人相会。

转眼三个月有余,已是到了弟子下山完成师门发出的试练任务的时候,这是所有门派的规矩,是检验门下弟子良秀的方法,若是在一月内没有按时完成试炼任务,则会被逐出山门,只能重新拜师。眼下武当弟子足有近万人,等到都接受任务下山时,又是一片人潮人海,陆宁几人也跟着下了山。

在江湖中并没有打怪升级一说,所以所有人提升功力除了自修便是江湖历练,为了督促弟子历练,所有门派都会发出日常任务供他们完成,奖励虽然少的可怜,只是一些钱币和伤药,却能够在任务中大大提高自己的江湖经验,所以七人里除了懒人陆宁,其他几人也都做过几次。此次门派历练任务发下,可以独自完成,也可团体完成,所以几人便商量合做一个任务。

陆宁前去领取的任务是剿灭盘踞在卧牛山中的劫匪,卧牛山在武陵城外数十里,所以几人先前去武陵城,几人此前便只是从大理城坐车来到武当山,还未曾好好欣赏这江湖中的景色,所以一路游山玩水,好不快活。

不日来到城中,便寻了个茶馆坐下休息,七人分了两座落坐,却见这茶馆中不少多有提刀带剑的江湖中人,不多时反应过来,自己如今不也正是江湖客吗?

段天涯朝着莫愁笑说:“咱们如今踏入江湖,也算是走向扬名立万的第一步了,来来来,小莫,咱们以茶代酒庆祝一下。”

莫愁笑着拍了段天涯一巴掌。旁坐陆宁轻咳一声:“出门在外要注意影响,好歹咱们也是名门正派弟子,莫愁姐你们俩收敛一点。”

“去你的。”莫愁轻笑道。

一旁萧红衣掐了陆宁一把:“就你最不着调,还好意思说别人。”

“疼疼疼”

“看几位装束几位可是武当弟子?”邻座走来一位青年,满面傲气,向着这边几人拱拱手问道。陆宁等人此时身穿武当制式长衫,难怪被别人看出来。

段天涯忙起身还礼,问道:“正是,恕在下眼拙,看不出阁下的派别。”

“我们是青城派的,”对面桌上又走来一人,也是满脸骄横的模样,对陆宁众人不屑道:“都说你们少林武当是武林中泰山北斗,敢出来比试比试吗?”

话说到这里,便没有什么客气可言了,先出来的男子望向段天涯,只等他回话,此时萧红衣站起身来:“比就比,谁怕谁啊。”

“既然如此,我武当门人自当奉陪。”段天涯拿起桌上长剑,回望这群青城派弟子。

两伙人来到茶馆门外,围成一片空地,段天涯此时与那名满面傲气的青城弟子站在圈中,萧红衣站在外面叫道:“哥,好好教训这群不识好歹的青城弟子。”

“这武当派嘴上的功夫倒是让人先领教了一番。”那青城弟子讥笑道:“就是不知手上的功夫怎么样。”

“兄台马上就知道了。”段天涯缓缓拔出长剑。

“哼,装腔作势,倒叫你们知道,我便是青城派小四秀之一,张秀昌。”

青城四秀是笑傲江湖中杰出的弟子,只是青城派日渐没落所以在小说中并没有出彩的地方。

青城派小四秀,一听外号就只道是个跑龙套的名字。陆宁心中腹诽,很无耻的想起那招平沙落雁式。

“武当段天涯,请教了!”说罢,段天涯便一招刺向张秀昌胸前,段天涯学的是武当入门的《七星剑法》,本是古代道家寻常观星时挥舞的剑法,被祖师张三丰修改,共十五式,段天涯此时刺出的这一件唤作披星戴月,看似刺向敌人的胸口,其实在敌人躲避时又可顺势攻向敌人头部,那张秀昌见长剑刺胸,便往旁边闪去,却没有料到段天涯又攻向他的脑袋,往下低头躲闪不及下竟被段天涯削掉一丝头发,这也是段天涯故意落偏,否则必然要削掉这张秀昌的一只耳朵。

“好狠的武当剑法!”张秀昌狠狠地望着段天涯,

“那是你自己技不如人!”萧红衣这姑娘在后面叫道。

“大姐你消停一点,”陆宁拽了一下萧红衣的袖子,小声说道

“干嘛,”萧红衣白了陆宁一眼,“谁让他们刚才那么嚣张。”

“接我这一招,青松送客。”张秀昌提剑向段天涯冲来,

我靠,要不要这样,还要把招式说出来,你以为是报菜名啊。陆宁心中对此人一阵鄙视,真是什么样的龙套就有什么样的台词。

段天涯见其来势不小,连忙闪身,转身便是一剑划向对方,张秀昌听到后背声响,回身反手上撩一剑,将段天涯挡开,此时二人近身,却看段天涯左手一掌,打在对方身上,张秀昌硬扛了这一掌,虽然只是平平无奇的一掌,却让张秀昌顿了一阵,段天涯又是一剑横扫,张秀昌避无可避,就地一滚,躲开段天涯的长剑。

好一招懒驴打滚,陆宁在嘴里喃喃。

“师兄,什么是懒驴打滚啊?”萧红衣这丫头在旁边听的真切,故意看着那张秀昌向陆宁问道。

“咳咳。”眼见那张秀昌趴在地上瞪着自己,陆宁急忙咳嗽几声,正经道:“师妹不要瞎说,我说的是老树盘根。”

眼见那张秀昌气急爬起身来,走回了青城弟子中,段天涯收起长剑,向其说道:“承让了。”

那最先出面的青城弟子走上前,道:“武当剑法果然厉害,却不知这刀法如何,在下学的是青城派的断门刀法,这位兄台还请指点一番。”望着目瞪口呆的陆宁。

我招谁惹谁了陆宁此时内心在哭泣,自己手中提着武当制式的单刀,其他几人无不是拿着长剑,难怪对方要找上自己。

“去啊去啊。”萧红衣在旁边推搡着自己,陆宁心想反正又不是你上,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缓缓走上前对上那人,段天涯走过对自己说道:“加油。”陆宁一拉他的衣衫,悄声说:“要不还是你上?”

段天涯赶紧撒开,与陆宁保持距离。

我靠,没义气的家伙。陆宁暗骂。

对方拱手说道:“在下青城杨秀之。”

陆宁抱刀还礼:“武当陆宁。”

“陆兄请。”杨秀之刀指陆宁,锋利的刀锋,看的陆宁眼晕。

杨秀之直刀向陆宁劈来,陆宁举刀架开,感到对方刀势并不沉稳,似乎比自己也高不到哪去,顿时心中来了信心,一招八卦刀中的倚马问路,斜砍对方,只是杨秀之并未招架,向后退开,便躲了开来,陆宁探身向前,刷刷刷又是三刀,其实陆宁虽然刀法不佳,但是在内功上还算勤奋,已经进入融汇阶段,比之段天涯也不妨多让,只是自己平日太懒,不肯多练习刀法,每天除了打坐练功还能坚持,刀法就只能靠段天涯等人督促了。此时陆宁快刀斩向杨秀之,却被他一一隔开,两人招架几十个回合,都未曾站的什么大便宜,陆宁渐渐双手疲乏,而杨秀之也是如此,陆宁见杨秀之粗喘着气,便收刀说道:“断门刀法果然名不虚传,不如此战算平手如何。”

杨秀之巴不得如此,也提刀附和:“武当不愧是武林泰山北斗”

“刚才你们可不是这么说呜呜”萧红衣又在人群中拆台,莫愁只能捂住她的嘴巴。而青城弟子见自己师兄弟一败一平,心里也不敢小瞧眼前武当弟子,只当没听见萧红衣的话,与段天涯几人又是一番客套。

待青城弟子离去,几人回到茶馆,馆中伙计早已将几人的茶水收起了,几人无语过后,只能离开,毕竟身上钱不多,还是在武当山上好不容易做了几轮日常任务得来的几两银子,这江湖中做什么需要钱,刚才几人坐着喝了几碗茶水便要五十文钱,若想像武侠小说中说的那样随时随地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知要花上多少银两了。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