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相遇相识之宜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翌日清晨,陆宁早早来到赵老头的驿站,只见门前站了六个人,一身新手打扮,见到陆宁一席长衫,每人脸上倒是多了几分惊奇。

“这位兄弟,”站在最前面的一名大汉上前探身问道,“你也是要去拜师的吗?”此人远比一般人雄壮,身高竟有接近两米,肤色古铜,一副标准的健美身材。

陆宁见其一身扎实的肌肉,好像要从布衫中炸开似得,吓了一跳:“我靠,哥们你这一身怎么练得?”

壮汉哈哈一笑,“我现实里便经常健身锻炼,到了这游戏里反而更加扎实了。”陆宁心想自己整日不是看小说便是玩游戏,难怪进来便是一副单薄的小身板。心道此处,便说:“你们也是准备要去拜入武当派的吗?”

壮汉道:“我们几个是现实中的朋友,这是我妹妹,指了其中一位女孩说道,我们商量了好久,决定拜进武当派,毕竟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想来绝学武功不会少”

“那怎么不去少林?”陆宁忍不住抬杠。

“那少林派臭规矩太多。”壮汉口中的妹妹恨恨道。

“什么规矩?”陆宁不由好奇道。

“因为那寺里全是和尚,所以拜入少林派还要剃成光头,否则是不收的。”壮汉笑着回答道。

原来如此。陆宁心想。

“我叫萧红衣,你叫什么?”那说话的女子向陆宁走来打了声招呼。

陆宁倒是不太受得了这么直接的女孩子,赶紧说了声,“陆宁。”便伸出手向各位问好,心中却还料想:萧红衣,怎么不叫萧红帽?然而这种话是不能说的,说不定这女孩性子太直,一言不合会抽出木刀来教育自己。

紧接着七人便上了赵老头的马车,路上各有闲聊,那壮汉名叫段天涯,陆宁心想这壮汉不论以后功夫如何,只凭那身肌肉,也配得上这名字。而其余五人,萧红衣身为段天涯同母异父的妹妹,却长得清色秀丽,身段窈窕,与段天涯大相竟异,除了一张嘴不饶人。另外一名女子名叫莫愁,似与那段天涯勾勾搭搭,关系很是不纯洁,那三个男的态度冷冷,互相沉默,不多话,分别是李凌辉,李凌御还有李凌甫三兄弟,却像是不善与人交道,陆宁看在眼里,也不以为意。

从段天涯口中得知,武当派至今没有入世,便是说此时还没有人完成入门任务,陆宁心道这才是名门大派的风范,那么简单就个拜入师门,哪能显得出大派的威严呢,自然是越晚开启才表示师门不凡嘛。哪像那个什么嵩山派,还有昨天那个什么华山之类的,亏那个左冷禅还能与任我行对打,看来这任我行也不怎么地。只是陆宁忘了,既然武当还未入世,那么他们几人现在也是无法拜入山门之中的。

来到武当山脚下,一派壮丽山色,主峰凌立,傲世群山。循着石阶上山,山门前已经有几百人林立,熙熙攘攘直令他们走不开道。拍了前面那人的肩膀,陆宁问道,“哥们,你们站在这干嘛?”

那人回头见陆宁衣着不凡,(其实也只是比他们的新手布衫好一点),便说道:“我们在等着别人完成任务啊。”

此话说的理所当然,猛然间竟让陆宁没了反应,虽然觉得这话怪怪的,却因为挑不出什么毛病,直到那萧红衣问道:“那你们怎么不去做那入门任务呢?”陆宁心中这才反应过来。

那哥们却道:“嗨!那不费老鼻子事儿嘛,有能耐的都去做任务了,咱们跟着后面捡捡便宜得了,大师兄只有一个,这么多人哪里抢的过来,要是去了别人却把任务完成了,咱也不是白忙活了嘛!”

陆宁不由赞此人心态真好,心中大有结交一番的意思。

“怂包。”萧红衣翻了翻白眼,不客气的说道。

“嘿,这小丫头片子。”那哥们登时不乐意了,扯起袖子望向陆宁萧红衣二人。

我靠,我招你惹你了,陆宁心中郁幽怨,忙给那哥们使眼色,暗示道:我不认识这姑奶奶啊。

“怎么回事?”那边段天涯随手拨开身旁一人走过来,巨大的身躯霎时盖住了这位头顶的阳光,

“没事没事。”这哥们讪讪一笑,转身装作与旁人看前面的热闹。

段天涯朝二人说道:“我打听过了,这武当派的入门任务是寻找被山中野猴偷走的经书。”

陆宁心想这游戏里怎么那么多猴子,又想起自己被猴子抓破的裤子,想起昨日夕阳下的奔跑

“咳咳,陆兄弟?”段天涯在陆宁眼前摆了摆手,陆宁这才晃过神来,“嗯?什么事?”无视了萧红衣那一对白眼,陆宁正色而道。

段天涯一时无语,又跟着说道:“这武当山方圆百里,想来要找经书极为困难,不如咱们结伙去寻找,想必机会也大一点,你觉得呢?”

“我觉得咱们也等别人”旁边又传来一声,“怂包。”

“啊,对,其实去找找也是好的,段兄如此人物,身边又有萧妹妹这样的能人辅助,想来很快就能找到,小弟跟在后面为你们摇旗呐喊,真是锦上添花,走吧走吧,快去做任务”陆宁满嘴跑着火车,其实心里也不知自己说了什么,只是觉得别再与那萧红衣对立起来,惹得一番鄙视。

萧红衣却还不依不饶:“马屁精,谁是你萧妹妹!”声音娇嗔却好似两人打情骂俏,陆宁只是无视,当作没有听到。惹得段天涯暗暗发笑,心想道这陆宁倒也有趣。

三人与人群外的莫愁等人会合,便向武当山中走去,陆宁与段天涯落在后面,期间萧红衣仍叽叽喳喳与前面那四人说话,不时看向后面两人,陆宁心想别是爱上哥们了吧,我擦我这一点魅力还未施展开来就拿下了一个,看来这长得帅也是一种实力啊,嘿嘿嘿

只不过再仔细听时,却依稀听到贼眉鼠眼,不是好人这些词语,心中顿时不再开朗,待抬头望向身旁的段天涯,也就释然,正想安慰段天涯几句,不料老段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道:“我这妹妹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心地还算不错,你不要往心里去。”

陆宁嘴上嗯嗯,心里却想,还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不要脸遇到不要脸了。其实又怎会不知萧红衣说的就是他。

七人奔走在林间,林中人影无数,奔走晃荡,且不时传来猴子的惨叫声,一声接过一声悲惨,前面莫愁忧虑道:“这么多人,不知道能不能轮到咱们抢到经书。”

段天涯接道:“便在在山门前也是干等,左右无事,还不如出来碰碰运气。”他心中坦然,其实全然不在意能否拿到经书,人生平淡,何必那么拼呢。

“可是这里人太多了,咱们连一只猴子也抢不到。”萧红衣道。

“再往前走走看吧。”段天涯说道。

只是七人转遍山中,除了趁乱打死了几只猴子,便再也没有抢到过一只,山上黑压压的人群在林中见到刷新的猴子便如同恶狗一般冲过去,陆宁见状心中也是不由感慨:当猴就本本分分的当猴,偷什么经书啊,被群殴了吧。唉!

猴子自然是听不到陆大善人的心声,否则必然过来抱头痛哭。七人辗转来到一片断崖前,这里并没有野猴的踪影,只是天色转黑,晴空上一轮皓月照在山间,而对面山崖惊瀑奔腾,映在月下,引亮寒溪径流,又有山间清风微徐,引得崖前古松沙沙作响。明月渐渐高升,掩在松间婆娑冷质,照在山间别有一番秀丽,七人在这断崖前见到这番美景,心中赞叹,一时无话。

夜风徐徐,丛林间忽然传来一阵骚动,打破了这里的清静。

“拦住它!拦住他!快点!”一只巨大的野猴突然从林中窜来,直向断崖下露出的古松扑去,灰黄的身影划过陆宁脸庞,陆宁吓了一跳,却见一只巨大的手掌伸来,一把抓住那只猴子,原来是段天涯。野猴在段天涯手中不断挣扎撕咬,段天涯却是牢牢不放手,蒲团般手掌紧攥,直疼得那野猴吱吱乱叫。几人细看那只野猴,竟发现此猴比起白日里杀死的普通猴子足足大了一圈,皆心中惊喜,难道这就是哪只偷了经书的猴子?

七人大喜,正要动手送它归西,却见到刚才林中喊叫的几人已然跑了过来,其中一人打量了陆宁等人一番,便回头叫后面的同伴:“周大哥,猴子在这。”

月下又有几人,簇着一人前来,先前那些人也纷纷望向他。见他同是一身新手麻衣打扮,却明显与周围簇拥的人气质不同,苍白的面庞在月色下显得清冷神俊,看来便是眼前这群人的领头。见此人上前一步,对捉到猴子的段天涯说道:“在下周青,这只猴子刚才被我兄弟几个打伤逃到这里,不知几位能否把它还给我们。”

此话不卑不亢,并不因段天涯手中拿着他们想要的饰物而谄媚,也没有因为人多势众而蛮横,段天涯几人对望了一眼,心中猜测手中这只猴子肯定便是这群猴子的猴王,经书十有.便在它的身上。萧红衣不服气道:“你说是你的便是你的?凭什么?被我们捉到那就是我们的!”

那周青面色却是一冷,周围一群人也是怒目相视,正欲说话,段天涯却说道:“红衣不要胡言乱语,”又望着周青:“既然这是你们先看到的,就是你们的,我段天涯虽然是个粗人,却也不会贪图这些身外之物,还给你们。”说罢不顾身旁萧红衣拉扯着自己的衣衫,将手中猴王递与周青。

周青却未想到如此这般容易便将这猴子要了回来,细看一眼,对段天涯深施一礼,便将猴子递给后面的弟兄,说道:“想不到段兄如此磊落,不要怪小弟刚才作小人之心,对段兄妄加揣测。”

“没事,今日便是交个朋友,大家以后便是同门师兄弟,只要不落下什么误会便好。”段天涯口中说道。

“周大哥,经书真的在这!”先前那最先过来的人手中拿着一本经书,惊喜道。

那周青见状又向众人施了一礼,面上平静,却掩不住心中的欣喜,说道:“今日周某成功全靠几位朋友,来日大家同门相聚必当重谢。”又向段天涯言道:“段兄义气过人,今日我等几位兄弟谢过了。”

段天涯摆手道声无妨。

眼见周青一行人走远,萧红衣拉着段天涯的衣衫说道:“哥,干嘛把猴子让给他们?明明是你捉到的!”段天涯望她满脸不情愿,不在意道:“本来就是人家先看到的。”

“可是”

“好了红衣。”段天涯劝道,“不过就是一个大师兄的位子,这个江湖最重要的还是武功,没有武功就没有地位,我们几人不是说好了,凭自己的实力出人头地吗?”段天涯如是说,那边莫愁也是眼含深情的望着他,看的陆宁一阵肉麻。见萧红衣不再反驳,段天涯又对陆宁说道:“陆兄弟,我看你也是不愿争先的性子,必然也不会在意这种的事情。”

陆宁心说你倒是看的挺准,便说道:“随意啦,看你们酸了那么半天文我都快吐了。”

众人心中一阵无语。

陆宁心中倒真不会在意这武当大师兄的地位,他本就是淡然随意的性子,多年的宅居只让他性格平淡,鲜少对事情提起兴趣。本来还以为段天涯等人会将这猴王昧下了,却不想这段天涯二话不说便将猴王还给了对方,而见其他几人也并没有反对段天涯此举,想来这几人也都是深知段天涯的性格。陆宁心里觉得这几人性格倒真是不错,与人无争,与世无争,有事情就坐下来慢慢谈,何必打打杀杀呢。唉!想想便看了看那萧红衣一眼。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