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入江湖世界

【第八区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2100年,不堪人口重负的人类终于突破地球,向宇宙中其他类似地球的星球殖民,遍布宇宙的人类虽然在科技上可以给自己无限年轻的.,然而大脑的衰老根本无法避免,当再一次的人类战争由此爆发时终于由太平洋联盟国家提出了转换时空观念,将人类送入游戏,并在以游戏时间与显示时间100:1的调整下,使人类的生命在意识上提升了100倍,原本平均年龄100岁的人类在游戏中的寿命增加为1000年,日常居住饮食全在游戏中得到补充,而在游戏中意外死亡的人类,可以在现实中注销掉游戏角色,重新开始却没有生命危险,这一提议在集合各星系的仲裁后得以实施,时空游戏在宇宙间全面施行。

这里有死亡,却没有重生,一旦死亡,立时退出游戏,无法进入!这便是这款游戏的宣传。

陆宁原只是一名终日无所事事,四处游荡的无业游民,科技的发展使得人类的双手彻底得到解放,机械能源代替人工管理地球的角角落落,没有没有贫富差距,除了真正地位上的高低,所有的人统一由政府抚养,人类终于可以不再为一日三餐所迫,没完没了的为生计打工,再将生活的压力转交下一代。陆宁便是这地球上的原住民,再申请到第一批进入游戏的资格后,便进入了游戏:

身份绑定,系统dna认证,现实身份确认,绑定成功。因为是全民实名的进入游戏,所以在游戏中便没有任何隐藏的身份问题,除去.保存在最高系统管理,其他的身份证明便由系统与现实身份捆绑,陆宁所进入的游戏便是整个太平洋联盟推出的《江湖》,由于联盟中百分之八十都是华人,所以在制作上便以华人中最为盛传的武侠文化为基础,传说到最后可以转化为仙侠系统,最后与各个星系退出的游戏系统融合,以便加强与各大星系之间的联系。

江湖

角色:陆宁

进入游戏

眼前由一片黑暗转化为现实,此时自己身处城中高台,身边不时便突然出现一个人,身穿一身粗布麻衣,后背一柄木刀与包袱,不论男女,他们或有惊喜,一进来便四处打量,紧接着解开包裹,陆宁细看,不过是几瓶伤药和两本书,一本基础攻击,一本江湖指南。

陆宁将自己背上的包裹打开,也拿出指南看起来。

游戏背景基于中国古代史改编而成,时为宋代,却又有辽金元明清多国并存,并融合金古二人所有武侠内容,由创作人员改编,在游戏中设置无数门派,玩家在此可根据自己喜欢门派任意选择,或自行寻找隐世的门派拜入。

这个游戏虽然之前宣传了很久,但是除了官方给出的绚丽画面场景,并没有给出具体的介绍,再看了这指南上所写的一堆无营养的内容之后,陆宁心道,看来要想大体了解这个世界的结构,还是要自己去探索。

随人流在城中游走,陆宁倒是不知自己该拜入哪个门派,金古二人的书籍自己确实闲读过几遍,里面的剧情随着电视剧中的播放也被人们烂熟于心,陆宁心道:虽然武侠小说里那些主角从来不是出身于名门大派,每人一入江湖不是神兵秘籍伸手便来,便是美女入怀,风流倜傥,但是自己此时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玩家,若时刻想着出人头地,非那些隐门世家不入,或寻找天材地宝,绝世秘籍,恐怕在时间上就会被江湖上的寻常门派弟子拉下,等自己好不容易能学到绝世秘籍,他们也必然将自己门派的绝学练会了,还是脚踏实地,拜入一个门派认真练习门派武学,将来虽不能和那些高手相比,但说出去也是正派弟子,混个二流好手,再找个师妹谈谈情,闯荡一番江湖,也挺好,嘿嘿。

陆宁想到此处忍不住心满意足:嗯,脚踏实地!

通告:淳于越拜入泰山派,泰山派掌门左冷禅宣布泰山派入世,广收门人弟子。

我擦嘞!这么快?陆宁心中暗叫。

旁边人群也是议论纷纷:嘿,嵩山派入世了,咱们快去拜师吧,

另一人疑惑:这泰山派很牛吗?怎么没听过?

先前人鄙视道:不是吧哥们,嵩山派你都没听过,嵩山派掌门左冷禅可是能和任我行对打的牛人啊。

那人大惭:原来是这样,哥们知道的真多啊,不知道这任我行又是谁?

我去,任我行那可是算了算了,你别挡着我去拜师。

“诶,哥们你别走啊!”两人拉扯走了老远,陆宁在一旁心道:任我行你都不知道,还来玩江湖,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熟知剧情嘛,嘿嘿,这种小白越多,哥越是有机会能够成为高手!陆宁却是不知道,等到进入游戏中的人越来越多,所有的武侠剧情也会被传的广为人知。

拜入哪个门派却又让人为难,在城中打听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是大理城,偏处西南,离这里最近的门派便是大理国的国寺:天龙寺。这天龙寺本是大理皇室段家的族寺,里面僧人多是段家子孙,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前去拜师,只是这些门派在此时还未入世,要想拜师便要先做入门任务,第一个将入门任务完成的人,将会成为此门派中的大弟子,享有亲传弟子的待遇,甚至听说将来有可能成为门派的掌门人,而该派掌门便会宣布该派入世,对所有玩家开放,当然拜过门派的人不可能再拜入第二个门派,否则被判为欺师灭祖,由掌门发布追杀令,门下弟子任何能杀死此人者,可领取师门奖励。

天龙寺?好像在书里被吐蕃国师鸠摩智挑了,六个打一个都没打过,除了一本六脉神剑,还是本高消耗内力的武学,唉,不学也罢,算了,不拜这个。陆宁暗自鄙视道。

其实陆宁心中对武当略有好感,除了武当在武林中泰山北斗的地位,门派中的功夫也是十分出众,武侠小说里大多高手不是出身少林,便是出身武当,虽然多是跑龙套的路人高手,但起码人家的教学实力雄厚,不像其他的小门小派,出来的人物连个名字都没有,不是路人甲就是小兵已,稍有出名的还要被当作主角的垫脚石,被男女主各种造型虐杀,惨不忍睹。

唉,就武当吧,陆宁心想此处,忍不住为那些横死的龙套群众叹息,只希望自己的下场不会也是如此。

武当作为名门大派,所处中原腹地湖北武当山,《江湖》这款游戏为了给人更逼真的的真实效果,将现实中的名山大川,历史名城全部带入其中,且刻画的更加巍峨雄壮,单说现在身处的大理城,便与现实中的北京城也不妨多让,城中古道宽阔,宅居古色古色,大理皇宫更是富丽堂皇,依山而建,站在城中一眼得见,不时传来厚重的钟声,随风远扬,那便是天龙寺的撞钟。

不多说,陆宁直接往驿站走去,城与城之间的交通联系便是城门外的驿站。游戏里没有传送,一切就和现实中一样,付钱坐驿站的马车,或者自己有交通用具(多为马车,马匹,骄子),没有钱的,便是自己开11路,走过去。反正1000年的寿命,慢慢走吧。

陆宁此时心里痛骂系统一百遍啊一百遍,坐一趟驿站的马车竟然要二两银子,作为身无分文的新手,哪里有这么多钱。

“有没有钱啊?没钱就去打工,城里有的是活。”驿站的老车夫虽然看不上这些刚“出生”的穷光蛋,但作为npc还是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的,很快为陆宁提供了一条出路。

“看你身上背着武器,想来也是会两手功夫的,”赵老头一边扣着鼻屎,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只要你去帮我砍十捆马草过来,我就让你免费搭车。”

“会功夫和砍马草有什么联系么?”陆宁疑惑道。

赵老头道,“这马草多长在城外五里的十里坡上,那里不知何时来了一群白猿,很是凶厉,不少砍柴的农户都被它们抓伤,看你这小身板,抓死也说不定。”

“离城五里,为什么叫十里坡?”陆宁数着手指,大为奇怪。

“蠢货,出去五里,回来五里,可不是十里坡吗!”赵老头比划着双手骂道,“还不快去!”

我勒个擦!陆宁躲避着赵老头刚才挖鼻屎的手,心中暗自对这古人的智慧感到无语。

来到十里坡,果然在草丛间蹦跳着几只白色的猿侯,竟有山羊般大小,龇牙咧嘴的叫嚷着,看掌上的利爪有寸长,好在只有寥寥几只。陆宁拿出包裹中的基础攻击,双手一拍,此书变化作一段流光飞入陆宁脑海,一连串招式浮现在脑海里,耳边传来叮的一声:习得基础攻击。

“我靠!这就完了?”陆宁看自己周身依旧和来之前无两样,如少年般瘦弱的胳膊,就是拿起木刀也有些许吃力。

突然一阵吱吱声传来,眼前一道白影晃过,“啪”陆宁捂着脸看去,手上还有丝丝血痕。显然是察觉到自己一张俊脸已被划破了。

我擦,不能忍啊,竟然被只畜生扇了一耳光!

旋即扛起手上木刀,陆宁大叫:“丫的不要跑!”便冲向那只白猿,只见那只白猿闪过身躯,躲开了陆宁自上而下的一劈,向陆宁身后又是一爪,陆宁慌忙躲开,“嗤”的一声,陆宁望向腿侧,只见布衣从腰间裂至股部,露出白花花的一块,那白猿竟捧腹做大笑状,将陆宁羞得面红耳赤,啊啊啊大叫了一声,木刀向前横劈,将那来不及躲闪的白猿打倒在地,正是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就怕这种不要脸的,陆宁露着屁股,上前便是一顿毒打,打的那白猿左右翻滚,只被打的三魂不在,一息不存,最后哀鸣一声,化作一阵白光,留下几个铜板和一块布条。

嘿,难道这畜生还掉装备?陆宁心里一乐,连忙伸手捡起那块灰布条,赵二婶的裹脚布。呕陆宁指天大骂,系统****大爷

“也许是什么任务物品?”陆宁心里想道。

哭丧着脸将那臭的丧尽天良的裹脚布塞进包裹,又向那几只白猿走去

直到天黑,陆宁才将十捆马草运到赵老头的驿站,期间道路上玩家三三两两,看到陆宁露着白花花的屁股忍不住哈哈大笑,便是赵老头也不例外,连眼泪都笑了出来,陆宁大,路上再遇到人便并着腿往前慢慢挪,一下午的时间多是浪费于此。

好在赵老头并未食言,道:“明日一早启程,你过来便是了。”

陆宁心想还有件事,便打开包裹,捏着鼻子把那赵二婶的裹脚布塞给赵老头,问道:“赵大叔,我在杀白猿的时候在她身上发现了这个,您给看看这是什么。”

赵老头回过头,竟然一把抓住了那裹脚布,老泪纵横。

陆宁见那赵老头竟然将裹脚布在手上摩挲,腹中又是一阵反胃,

“这是我那老伴的裹脚布啊,呜呜呜可怜我那老伴,我还当是失了踪,竟不想是被那些畜生给害了啊呜呜。”

陆宁眼见那依旧散发着恶臭的裹脚布,想起自己和它的接触,也是泪眼汪汪。

“唉,人死不能复生,小伙子,既然你杀了那几只白猿,也算是为我老伴报了仇。赵大叔抬手擦了擦鼻涕眼泪纵横的老脸,”喂,你刚摸得裹脚布啊!陆宁心中腹诽惊叫。

“我要奖励你!”赵大叔郑重道。

耶!总算得到回报了,总算得到回报了,哈哈哈。

陆宁心中大喜,却见赵老头手捧一件衣裳,对他说道:“我见你衣裳破漏,想来是和那白猿打斗所致,我这里有一件我儿子穿过的外衣,就送给你了。”说着,不顾陆宁惊掉的下巴,便转身抱着裹脚布往里屋哭丧。

你大爷啊!就送我一件旧衣服啊!陆宁捧着衣服欲哭无泪,唉,算了算了,了胜于无,总比光着屁股要好。

待换上外衫,倒是比那新手的粗布衣利落了许多,陆宁朝着那屋中的老头,狠狠地比了个中指,便向城中走去。

【第八区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